第534章 寻找老人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周轩心头一沉,连忙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因为要在原址重新修改宿舍,谭尚文暂时将这些老人转移到别处安顿。其中两位腿脚利落,谭尚文便将他们安排在自己家中,反正离养老院不远,每天可以走路来回。

只是,其中一名叫做付庆顺的老人突然不见了!等到谭尚文发现时已经是接近中午,找了一下午,还没有见到人,心里着急,这才想到了周轩。

“谭院长,别着急,你不说这位老人神志清晰吗?也许只是在不远处走走。”周轩安慰道。

“唉,怪我心存侥幸。付庆顺老人已经快九十岁了,前几天就有些忘事,老是一个人嘀嘀咕咕,可能已经出现了老年痴呆症状。怪我,心存侥幸,把他弄家里去不管!”谭尚文懊恼道。

“报警了吗?”周轩又问。

“报了!警方已经在查,可是这里偏僻,连个监控都没有,得慢慢排除。”

“谭院长,你们继续找,我这就赶过去。”

“真是对不住,老人这么大岁数了,走远可就回不来了。说不定,说不定,唉!”谭尚文唉声叹气,不敢往下想。

“二哥,你把卫哥先送租房去吧,我跟苗苗去看看什么情况。”周轩对刘浪说道。

“轩哥,我要跟你一起去!”姜靓立刻说道。

“养老院有个老人走丢了,我可是去找人。”周轩摆摆手。

“人多力量大,我跟着你一起去找。”姜靓苦苦哀求。

看她跟丁卫水火不容,周轩点头同意了,没想到丁卫也举起手来,“算我一个!”

“卫哥,这可不是去玩儿!”周轩皱眉。

“念大学时,我可是寻人志愿者,但凡有这种事儿,我都会去的。”丁卫显摆道。

“轩,就让他们一起去吧。”苗霖说道,夜色已经深了,多一个人就会多双眼睛。

开上房车,一路直奔天沐养老院,谭院长并不在那里,又去别处找了,只有一名新聘用的工作人员在那里焦急等候。

“是周董吧?”

“我是周轩,现在有什么线索吗?”周轩问道。

“没有啊!真是怪了,快九十岁的老人了,怎么跑得没边没影的!”

工作人员一头大汗,时间过去越久,对于老人越不利,而且,也会影响养老院的名声,给谭尚文扣上一顶沉重的帽子。

只怕是老人找不到,谭尚文就要垮了。

看到一名警察正在做笔录,周轩上前询问:“警官,警方这边有什么突破吗?”

“很奇怪,我们调取了附近有监控的地方,都没有发现老人的影子。”警察直摇头,“目前两种可能,一种是监控覆盖不到的盲区,就是向阳路和安育路岔路口,还有就是花园路。这么算起来可能出走的方向有五个,需要逐一排查。另外一种可能,就是老人并没有走那么远,就在附近,但是上百人找过一圈了,就像是凭空消失!”

“我怎么听迷糊了?”丁卫嘟囔道,姜靓白了他一眼,指向远处,“那里,还有那里,就是老人有可能走失的方向,因为监控里没看到他。”

“哦,门童神探!”

丁卫嬉皮笑脸,引来众人侧目,十万火急之时,怎么还有人说笑?姜靓站的离他远点,跟这种人在一起,丢人!

“警官,指条最有可能的路线吧,我带着房车呢,找到老人也有个好的休息环境。”为了证明自己也有爱心,高高挺起胸脯的丁卫自告奋勇。

“说实话,我们无法确定。从此处到监控盲区,需要绕行,不得不说,老人走失具有极大的巧合性。”警察客观道。

“是否发现了可疑车辆和人员?”周轩又问。

“重点排查了并没有。老人只有一个儿子,是个渔民,身体一直不好,这才把他托付给谭院长,每月缴付几百块钱,有时也会停。去年老人儿子去世了,对他的打击很大。除此以外,没有发现与谁有仇。”警察说道。

说完,警察又去附近居民区,或许走累了,被哪家好心人收留也未可知。

“我觉得是朝向阳路方向走了。”丁卫分析道。

“为什么?”姜靓问。

“你想啊,九十岁了,可能还参加过战争。向阳路嘛,听起来很有号召力的名字嘛!”丁卫嘿嘿笑。

“想当然吧你!老人走丢,难道是你指使的?警官,这里有个可疑人员,他知道老人走丢的方向!”

姜靓嚷嚷起来,丁卫连忙捂住她的嘴,“姑奶奶,我就是那么一说,跟我可没关系,今天才到的临海好不好?”

“靓妹,你别吵嚷,卫哥,你松开她,都听我说。”周轩摆摆手,皱着眉头说道。

哼,姜靓推开丁卫,站到周轩身旁。

周轩认为,老人只是普通家庭出身,平时生活又节俭,加上年龄大,如果走出这片区域,很可能是朝着另外一个盲区,花园路走去,这点和丁卫的估计截然相反。

理由是,向阳路和安育路岔路口相对繁华,车流较多,一般这个年纪的老人不敢独自上街,即使有轻微的头脑不清晰状况,潜意识里也会排斥那个地方。

丁卫分析也靠谱,那就是名字对于老人的吸引,花园路。听起来悦耳,想象中也是繁花似锦,天沐养老院正处于新旧替换的时期,老人或许厌倦了叮叮当当的声响,想要找个安静地方休息下。

“花园路上有个公园,规模挺大,原来是面向市民收费,之后却没搞起来,折腾几次就荒废了。这也是花园路名字的由来。”苗霖解释道。

“附近人手不少,咱们就去那个公园看看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走,都上车吧。”丁卫张罗。

“我也去!”

一个声音突然冒出来,吓了众人一跳,却看到一个小脚老太太,满头银丝,左右摇摆着点着小脚走向他们。

“老人家,您是?”

“赛貂蝉!我还是小付的好朋友!”老人说话漏风,嗓门却不小。

“老人家,您还是在家里等着吧。看,已经很晚了,该休息了。”周轩劝说道。

“哪里睡得着,小付这人倔啊,就听我的话。其实啊,有件事我没跟警察说,上个月他发神经,要跟我领证结婚,我没瞧上他,肯定是因为这个闹情绪了!”

赛貂蝉语出惊人,丁卫没撑住,到底笑出声来,老人却白了他一眼,撇嘴道:“怎么了,就兴你们小年轻谈情说爱,我们老头老太太就该等死?口口声声说关爱老年人,知道我们想要什么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