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0章 纯度九个九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管清大有上当受骗之感,抱怨几声还是研究菜谱去了,这可不是轻巧差事,得先挑好食材,然后再做尝试,找到最佳的火候。

最后嘛,师父拿来主义直接显摆讨好师娘去了。

“唉,要是离开这么差劲的师父,上哪里去找这么好的师娘!”

管清嘟囔着翻开书,单看菜名就剔除一部分,师娘不喜甜食,口味也不是太清淡。

和苗霖商量下这个日子,她也很喜欢,双十一被校园文化冠以单身节的称号,这天结婚代表脱单,直夸管清选得好。

令周轩暗自惊喜的是,结婚日期前后,管辂祠也会修葺一新,或许就是冥冥之中的定数,这个日子好得不能再好。

周轩毫不犹豫将日期告知刘浪,就按着这个来。

“三弟,婚车从哪里出发?”刘浪问。

“我从租房出发,去苗苗那里接她。”周轩张口就来。

“又不是你的房子,你乐意,房东还不见得同意呢。我跟大哥都可以给你提供房源,再就是从酒店出发。”刘浪又说。

“怎么都行!”

“这话才是最坑人的,全靠俺自己琢磨。”刘浪学着管清的乡音,哈哈笑着去婚庆公司。

周轩亲手设计的婚纱也已经定图,短款薄纱螺旋款式,采取层层叠叠的花朵造型,却又看不透其中的神秘,简练又不失唯美轻盈,想必穿上这款婚纱的苗霖十分惊艳。

时间仓促,手工串珠和刺绣都要免除,退而求其次可采用成品材料,一个月时间就可以制作出来。

而周轩要做的,便是出其不意的求婚,然而他还没有想好有什么点子。

那就先完成老师交代的作业,打开邮箱,周轩内心满满感动,他曾经发过去的资料被闫平川逐字逐句批阅过,有很多细节的补充,还有注解。

都是力求完美的人,周轩用了一周时间反复修正,最后正式向闫平川提交了定稿,经过两人商议,这本书籍的名字定为,《增补论语》。

“老师,这个名字太吸睛,或许有人会认为我们哗众取宠。”周轩不无担心。

“哪怕是全是负面抨击,但如果能引起人们对古文化的兴趣,也不枉身为教育人。”闫平川对此不以为然。

“老师,我可以保证,这些增添的内容真实有效。”

“只是,这一回,风口浪尖上的人,还是你。周轩,会不会觉得老师在利用你?”闫平川担心道。

“不,跟老师的名誉比起来,我不值一提。”

闫平川重重拍着周轩肩膀,面色凝重,有心疼也有骄傲。这将是一场学术风暴,同样会造成惨烈的冲击,他希望学生能够挺得住。

《增补论语》,顾名思义,是对现有论语存文的补充和修正。哪怕是只有一句话被证实,也将会引起学术地震,何况周轩增加的不只一条。

有些篇章只知道有名字,但里面的具体内容无从得知,专家给出的定论是,早已失传。周轩对此作了补充,还对当代论语的断句和字眼的修正,也让闫平川震惊无比,这将是不一样的论语,只怕教科书都要随之修改。

经过两千五百年的传承,论语被改动修正,流传至今,便有了很多的争议,许多专家学者认为有些句子不像是孔圣人的作风,但却是无从考证。

“唉,有时真想回到古代,亲自问问孔老夫子。”闫平川苦笑。

“老师,我也曾有过这个念头。”周轩笑道,在他读到三国时流传的论语时,师父管辂就常批判有些人把论语改动的面目全非。

“出版的事情我来联系,对了,婚礼的事情准备的如何?”闫平川问道。

“总觉得有疏漏,现在是想起什么做什么。”周轩自嘲。

无法掩饰的幸福,闫平川沉吟片刻,开口道:“说实话,你比我强,没有留下太多遗憾。喜欢的就去追,去爱,也去承诺一生。”

“老师,我会照顾好裴阿姨和胜男的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你裴阿姨好说,胜男嘛,总该经历些风雨,但我想,她最终会战胜自己的。”闫平川语气坚定道。

一代大儒要出书,还是因为书名遇到点阻碍,出版社反复咨询,是否使用这个名字,闫平川都给予了肯定答复。

与婚庆公司核对婚礼当天流程,以及婚房的重新布置,周轩忙的每天晚上倒头就睡,迷糊糊感觉一只手在轻轻抚摸他的头发,趴在床上含糊道:“苗苗,我怎么感觉房子在晃动?”

“呵呵,是你累晕了。”苗霖又好气又心疼。

“不,是房子飞起来了。”周轩翻过身,仍旧是闭着眼睛,将苗霖小手拉在胸前,“苗苗,跟我一起飞,咱们去寻找天堂瀑布。”

“好,一起去探险。”苗霖轻轻靠在他的肩头。

“嘿嘿,我做好了!”周轩笑道。

“做好什么?”

没有回答,周轩已经发出鼾声,苗霖笑着摇头,替他盖好毛毯,幸福的闭上眼睛。

这是个暂时还不能公开的秘密,周轩梦中做好的是一对戒指,等醒来时记忆犹新,上班后便给邹小康发过去信息,得知他要的东西已经弄好了。

九个九纯度的锗!

“邹哥,我给你发张设计图,麻烦你把这些锗做成一对婚戒。”周轩发过去信息,又附带一张设计图。

拿着手机的邹小康真没看懂,男款戒指上面有些纹路,不乏艺术气息,但非常奇怪,从没见过。女款戒指有个浑然一体的凸起,状如宝石,但却不规则。

“这是什么造型?”邹小康问。

“看着眼熟吗?”周轩发过去一个坏笑表情。

“是啊,但想不起来是什么。”

“这是对戒,女款的戒指和男款纹路相贴合。难度很大,不惜工费,拜托了!”

“这么多钱都花了,不在乎工费。只是,我都不知道这个造型什么含义,该怎么描述?”邹小康忍不住又问。

“哈哈,问宝霞姐,她肯定知道。”

周轩卖了个关子,邹小康还不信,自己读的书比陶宝霞多,他都不明白的,妻子怎么会懂?

然而,陶宝霞只是扫了一眼这对戒指,便大笑起来,还说周轩有创意,这个都想得到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