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7章 利益的驱使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在一定条件下,会变成细小的颗粒。”艾弗里道,心里却在嘀咕,这算是什么问题。

“沙子会不会被风吹走?”管清又问。

“当然会,沙漠是变化的。”

“什么专家,别看俺年纪小,都知道这个理。你根本没法确定,那两个狮身人面像有没有,是不是风化后被吹走了。”管清得意道。

一片哄笑声,艾弗里竟然被说的哑口无言,不得不佩服管清的这种诡辩术。

“周轩,我认为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况,仅凭所谓的风水,就妄断有其余两个狮身人面像是不妥当的。”安德鲁的语气有些缓和。

“如果你把我当成个游客,大概就不会这么说了吧!”周轩道。

“你不是游客,是名人,曾经写过《天象鉴》,推断出小行星,在英国天文学界引起极大的轰动。”安德鲁道。

“这么说,我的话很有分量了?”

“周轩,我尊重你的学识,但在座的各位,有人甚至在金字塔的研究上,付出了毕生的心血,你不能仅凭主观推测,就站在了大家的头顶上。”又有一人说话了。

这才说出了真心话,不少人点头附和,考古讲究证据,科研需要理论和成果支撑,绝不是随口一说。

“诸位,我本无心抬高自己,贬低大家,是你们想多了。更何况,我从来就没想过研究金字塔,只不过想在我的《全息风水学》一书上,填上一段内容而已。因此,我来此地是带着敬畏和研究的心态。”周轩道。

“好吧,如果没有切实的证据,我们希望,你能就此事道歉。”安德鲁道。

“我有证据!”

周轩将那张地图拿出来,摊开在桌面上,上面已经画着许多线,将金字塔连接起来,其中也包括狮身人面像。

“我想,诸位应该都数学上的专家,金字塔跟星象是配合的,看见了吧,这些金字塔形成的角度,正好朝向了猎犬座。”周轩指点道。

“是最核心的七座金字塔。”艾弗里抢话道。

“对,猎犬座在我们古星象上称作常陈,也叫常陈七星,风水学上则叫玄空七星,用来定位。”周轩道。

场上一片安静,似乎都能听到大家的呼吸声,周轩的解释,似乎有理有据,绝不能单纯理解成巧合,只是,专家学者们之前怎么就没发现呢?

“狮身人面像在这里,正对的是天狼星,而天狼星是我国古星象上的井宿,是有三颗星的,因此我才推断,这里应该有三座狮身人面像。”周轩道。

沉默继续,大家都想思考,怎么样来反驳周轩的推论,安德鲁最终说话了。

“周轩,我还是认为,应该以考古为依据,不能单纯靠星象来推断。”

管清听到很过瘾,长了不少知识,被安德罗打断,很不高兴的说道:“老头,那就你慢慢的挖沙子找证明吧!”

“好,如果用星象来解释,周轩,你说说,其他的金字塔又是怎么回事儿,还有,你这条线扯那么远,又是什么意思?”安德鲁被管清说生气了,以他的学识,走到哪里都备受尊重,岂能容一个孩子奚落。

“既然你问到了,那我就说了,根据推断,从这里向西北一千多公里的地方,还有一座最大的金字塔。”周轩道。

“胡说,那里是海洋!”安德鲁终于抓到了把柄。

“对,那座金字塔沉了,它就是这些金字塔的参照物。”周轩掷地有声的说道。

“信口开河,周轩,你,你是个骗子。”安德鲁指点着周轩道。

场面有些混乱,安德鲁身边的两人,急忙拉住了他,一把年纪,万一气坏了身体,那就失去了个重量级人才。

环顾四周的记者,周轩猛然拍了一下桌子,冷冷道:“诸位,就算我乱说话,但是,这个国家并没有表示不满,我在这里感受到了质朴的温暖。反而是你们急着跳出来,说什么文明凌驾,挑起事端,你们这么做,到底是什么目的?”

“我不觉得周轩说错了什么,关于金字塔的预言每天都有。每个国家都有未探知的秘密,所以才更显得神秘有魅力。”菲尔塔丽的俏脸微微斜向一边浅笑道。

菲尔塔丽作为本地人,站在了周轩这一边,这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“我们尊重历史。”安德鲁的脖子都红了。

“我希望你们能做个纯粹的学者,而不是被利益所驱使,每一种文明都值得尊重,而无论用什么方法,解析这种文明,转化为知识和经验,都对整个世界有益处。”

周轩说完这些,带着大家起身就走,将这一行专家学者晾在了当场,记者们好像是明白了什么,并没有追赶周轩,反而围住了这些人。

为什么来?收了谁的钱?替谁说话?

不好解释,安德鲁等人不远万里前来,挑起事端,却是为另一个国家争面子,这种动机非常值得怀疑。

“菲尔塔丽,谢谢你!”周轩道。

“希望我们有缘再见,对了,这是我联系方式。”菲尔塔丽递过来一张精致的名片,却被裴胜男一把抢了过去。

“哈哈,我可是认识很多模特帅哥呢!”菲尔塔丽朝着气哼哼的裴胜男挤挤眼睛,上车离开了。

老娘缺帅哥吗?裴胜男愣了一下,忽然扯住了周轩的胳膊。

“名片就是形式,她要想找俺师父,简单得很!”管清呲牙坏笑。

坐车返回领事馆继续歇着,更加轰动性的新闻又被广泛传播,周轩再次推断,地中海里有个遗落的金字塔。

这个消息立刻勾起了许多人的兴趣,也吸引了许多国家的关注。

“周轩,马上出发吧!”徐领事过来催促道。

“天快黑了!”裴胜男道。

“不怕,我们也经常在夜间行船。”周轩起身,再次向徐领事表示感谢。

还是领事馆派车,直接将周轩等一行人送上了帆船,就在帆船在夜色中,穿行在苏伊士运河上之时,张磊的电话终于打了进来。

“怎么才接我的电话?”上来便是抱怨。

“还不是为了金字塔的事儿。张组长,徐领事已经把我教育了。”周轩笑道。

“周轩,你可真会自找麻烦啊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