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9章 事业转型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管清才不管这些恩怨纠纷,师父人品这么好,怎么身边的女人还会不放心。

这边,周轩还费力的观察菲尔塔丽脸部的骨骼起伏,也暗自惊叹当前的化妆技术之高超。类似油画的明暗对比,通过不同色泽的脂粉可以打出阴影和高光,让宽大的部分变窄小,让平坦的地方变高耸。

“菲尔塔丽,你能不能去洗洗脸?”周轩看得眼睛酸胀,皱眉商量道。

“那可不行,我从未以素颜示人。”菲尔塔丽坚决不同意。

“你总不能将来对面丈夫,也要这样吧?”

“那当然咯!”

周轩无语,根据目光所能见,说道:“面相是一流的,五官比例协调,耳高过目,额头宽阔,鼻梁挺直无痕,眼神澄净,这都是出人头地的标志。但是,人中稍有变形,代表事业有所滞缓,但口型绝佳,会柳暗花明,遇到新的贵人,开启更大的事业空间。”

“新的贵人?谁啊?世界上所有知名经纪公司,我都有联系方式,没看出哪家能有这么大实力。”菲尔塔丽微微蹙眉。

“这我可看不出来,但该来的总会来,你也会借助这位贵人的力量,登上更大的舞台。从你的下巴看,名气会延续至老年,一生富贵夺目。”周轩肯定道。

“哦。”菲尔塔丽点点头,看来,转型是必不可少的环节,但她还没想好要去做什么,并为此苦恼不堪。相师也给不出具体方案,还要自己慢慢寻找发展机遇。

“如果没有其他事,我先回去了,还有人等着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等等,你们相师都得有卦资,我没带钱,这枚戒指送给你吧。”

菲尔塔丽大大方方从修长的左手食指取下一枚群镶彩宝戒指,造型新颖时尚,又绚烂多彩如她本人,很是相配。

现在的周轩,已经对戒指有了抵触心理,曾将大部分积蓄购买一枚送给罗雨凝,她落地后便变了心。

又煞费苦心送给苗霖一个独一无二的戒指,刚刚带上还没有焐热,直到现在却是生死未卜。

戒指,只要与周轩有关,不祥。

唉,微微叹息,周轩摆摆手,“今天不算看相,我也没有完全发挥自己的看相水平,当是朋友间的聊天吧。”

哦,菲尔塔丽有些失望,将戒指又套回自己的食指上,心里却把周轩鄙夷了一百次,不懂风情,枉为才子!

宴会结束,周轩与众人惜惜相别,然后被送到领事馆。

仍然有十几家记者等在外面,昆洋挠头道:“照现在这个热度,一个月也没法出去。”

“一个月太久,昆洋,戴维,还是辛苦你们二人,按照留下的地址去找找吧。”周轩拱手道。

“我太乐意效劳了,收到了岳父祝贺信息,邀请我去家里做客,就需要不去的借口呢。”戴维立刻拍着胸脯保证。

“还是抽空去见见老人吧。”周轩劝说道。

“可是,我妻子和他的父亲长得实在是太像了。我该怎么说呢,道歉还是怎样?”

经历了风浪生死,航海队伍的灵魂都得到了升华,戴维过不去的坎,不是害怕面对岳父的指责,而是对妻子深深的内疚。

时间冲淡不了哀伤,反而令其发酵,融入心里,终生随行。

然而,昆洋和戴维刚在大门露头,所有的记者便盯上了他们,同样作为航海英雄,他们也是媒体重点关注的对象。

“昆洋先生,英国是否为此次航海的最后一站?”

“戴维先生,你更喜欢独自驾船航行,还是团队?”

“周轩先生回国的日期是否已经定下来了?”

“裴小姐是不是周轩的女朋友?”

“管清少年神童,是否已经取得了某所大学的入取通知书?”

“温迪为南极站点雪橇犬,为何过去了那么久,它的主人从未现身?”

……

记者们七嘴八舌,问题一个接着一个,昆洋不擅应对,将戴维推到了前面,但是戴维一张嘴也回答不了这么多问题,两人斗败的公鸡似的,耷拉着脑袋又回来了。

“怎么办,根本出不去啊,到哪里都有人盯着。”昆洋使劲抓头发,他崇尚自由,现在可以理解周轩的难处,名人不好当啊!

“我刚才在窗口已经看到了。”周轩皱紧眉头,苗霖失踪源于魅影组织,尤其她现在身体精神状况都不好,不便被打扰。

“要不,就化妆出门。”裴胜男想到一个主意,但立刻被管清否了,“除非隐身,否则骗不过那些记者的。”

“那怎么办?要不雇人去啊?”裴胜男试探道。

“别说,这个法子可能不错。”昆洋点头道。

“是的,但现在出不去,一时找不到可靠的人选。”周轩有些发愁。

就在此时,周轩手机响了,是个熟悉的号码,伦敦警方!

“您好,伦敦警局,请问是周轩先生吗?”对方问道。

“是我,请问有什么事儿吗?”周轩问道。

“哦,我们特意为上一次的袭警事件道歉,目前事实清楚,警察队伍出了叛徒,但那名警察也咎由自取,落得很不好的下场。”对方开口道歉。

“这些在国内时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周轩说道。

对方呵呵笑了,“但无论怎样,我们都希望能得到您的当面原谅。如果您方便的话,我们打算去领事馆拜访,或者在其附近。”

周轩灵光一闪,说道:“还是我去警局吧,但我出入非常不方便,希望能有警车接送下。”

“没问题!请问,何时方便呢?”

“现在!”

半个小时后,三辆警车出现在领事馆门前,在胖警察们的护送下,周轩等人分别上了警车。记者们不甘心的拦住警车,话筒从正要关闭的车窗伸进来,“周轩先生,为何要去警局?”

“袭警案水落石出,伦敦警局非常负责,请我过去交流下。”周轩面带笑意。

“我们都记得那件事,对此,伦敦警局是否会做出赔偿?”记者又问。

“这个,等我过去后问问。”周轩笑着将话筒轻轻推出去,随后车窗关闭。

警车速度由慢变快,最后消失在记者们的视线当中,记者无比遗憾,然后又一窝蜂涌向警局。

只是,周轩早就料到这点,提前将见面位置选在一处分居,距离布兰登登记的街道地址非常接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