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6章 测姻缘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应该不用报警。

等核心人物走近些,高大魁梧的外籍男人周轩不认识,但是向他展露笑颜的女人却认出来了,南宫新月!

“新月姐,真的太意外了!”周轩连忙迎了出去。

见是熟人,姜靓再次爬出来,好奇打听来的到底是谁。刚才她跟丁卫生闷气,下楼放风,却看到一队黑衣人走过来。能这么大阵势来到创富大厦的,肯定与贤士有关,所以姜靓第一时间回来报告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虞江舟摇摇头。

“我知道了,是南宫新月,逸驰集团老总的妻子,哦,前妻!”

丁卫和南宫新月见过,此时也觉很诧异,没想到她与周轩关系这么铁,居然找上门来,肯定不是打架的。

逸驰集团,赫赫有名,哪怕是前妻,也会有响当当的名头,虞江舟暗自吃惊,也倍感庆幸,这个女人保养极佳,但已是中年,不会构成威胁。

“哦,我的宝贝儿,快让姐姐抱抱。”

南宫新月心情非常好,走过来跟周轩来了个大大的拥抱,然后做出个惊呆众人的举动,毫无征兆的捧起周轩的脸,在他嘴唇上狠命吸了一口。

啵!

发出个响亮的声音,周轩的嘴唇印上了尴尬的口红色。

姜靓倒吸一口凉气,扭头看虞江舟,她的脸色变得很难看,但还是忍住了,来者是客,不能拖贤士的后腿。

“小可爱,真是迷人。”南宫新月还与周轩面对面,噘起嘴巴又要亲,她身旁那位高大俊朗的男人伸手拉住她,英文说道:“亲爱的,我有点累,可以进去坐下聊吗?”

“有专机还有随行专车,你累什么?”南宫新月不以为然,吧唧又亲了一口,多亏周轩躲得快,只是亲到脸上。

“哈哈哈,欢迎欢迎,热烈欢迎!”

姜靓大笑着上前,将南宫新月从周轩身边拉开,“阿姨,一看您就是气度不凡,快,里屋坐。”

“你是谁啊?”突然冒出来个女孩儿,南宫新月纳闷问道。

“嘿嘿,轩哥家的小门童!”姜靓笑道。

哈哈,丁卫被逗笑了,事实上,只有他觉得好笑,南宫新月哦了一声,扭动着腰肢来到办公室,旋转一圈,皱眉道:“太小了啊!”

“嘿嘿,周轩小气,我那办公室比他大两倍呢。”丁卫连忙说道。

“那也不大啊,还不够我一个会客厅大呢。”

南宫新月耸耸肩膀。丁卫闭上嘴巴,这才是有钱人,张狂是常态,还不觉自己过分,比不起。

保镖们在门口停下,眼神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,保护着南宫新月,更是保护那个同行的男人。

“新月姐,还没介绍,这位?”周轩问道。

“哦,我男朋友,菲勒。”南宫新月还在观赏办公室,这里瞧瞧,那里翻翻。

“亲爱的,是未婚夫。”菲勒强调,又带着几分无奈。

“可是美国王冠博彩集团的菲勒?”虞江舟错愕不已。

“你好。”菲勒微微点头,算是承认了。

丁卫暗中擦了擦汗,没说的,资产不在一个重量级上。周轩并不知道王冠博彩,但从虞江舟和丁卫的表情也明白,这是个大集团的老总,笑着握手道:“菲勒先生,很荣幸见到你!”

“你好。”

菲勒还是淡淡一笑,显然没把这种小地方的小公司放在眼里。

“新月姐,时来运转啊。”周轩笑着说道。

“这是你的功劳,要不是你,我还守在迈克尔那个老不死的身旁呢!”南宫新月提到前夫,依然是满肚子火气,至于家暴一说,就没有被证实的依据了。

菲勒有问才答,漫不经心的样子,让气氛有点尴尬,周轩用中文小声问道:“新月姐,你来我这里到底是干什么,看你未婚夫兴趣不大啊。”

“管他呢!”南宫新月小声说道:“他已经向我求婚了,我也答应了,但是心里总是不踏实,姐这颗脆弱的心不能再承受第二次伤害了。”

“离过婚便更懂得珍惜,我可以理解。”周轩点头。

“所以,我想让你给看看相,测测八字什么的,这叫什么,对,测姻缘。”南宫新月说道。

周轩狂晕,明摆着就是一段好姻缘,菲勒年富力强,资产雄厚,还肯受南宫新月摆弄来临海见他,是真爱。

“新月姐,菲勒是爱你的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但是他这么年轻,这么有钱,还很帅气,那方面也非常强大,哦,常常让我欲罢不能。”南宫新月跑题了,仰着脸自我陶醉,周轩咳嗽两声才回过神来,“说到哪里了,哦,弟,你说,他为什么看上我,或者凭什么?”

“你可是个有魅力的女人,才华与美貌并存,而且还有不俗的商业业绩,菲勒和所有男人一样,决定娶一个女人的时候,一定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可是,那么那么多的女人爱慕他。唉,所以一说要结婚,我就害怕了,心里非常恐惧。弟,我现在就想哭了。”

南宫新月像个孩子,情绪变化很快,周轩这边安慰,姜靓却盯着她的手指看,忍不住提醒,“阿姨,你的手表怎么带到手指上?”

“什么手表,这是戒指,鸽子蛋,没见过吧?”南宫新月鄙夷道,姜靓直吐小舌头,真没见过,带这么大戒指,不碍事儿吗?

“小门童,不用羡慕,我送你个比这更大的!”看着姜靓被抢白,丁卫莫名心疼,立刻做出保证。

“你爹不骂你败家子啊?”姜靓嗤之以鼻,她才不是羡慕,是好奇。

菲勒听不懂中文,看着未婚妻跟另外一名年轻帅哥嘀嘀咕咕,又说又笑的,醋意大发,不悦道:“亲爱的,你这样把未婚夫晾在一边,很没有礼貌的。”

“正要说你呢,坐好,让周轩给你看看相。”南宫新月命令道。

“天,亲爱的,你不觉这样很幼稚吗?我愿与你共享集团股份,踏入婚姻的殿堂,并不计较过往,你该高兴才是,担心的人其实是我啊。”菲勒无奈道。

“看,他对我不放心,没有信任基础的婚姻怎么会长久呢?”南宫新月钻了牛角尖,捂着胸口做出痛心状。

被前一段婚姻吓怕了,都说女人越离胆越大,事实证明,并不准确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