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4章 温迪的主人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过,温迪跟周轩的感情也很深厚,把这里也当做了家。温迪原来的主人抛弃了它,或许想起来心里也是难过的。

手机响了,看号码像是远洋电话,周轩接通后,是个沧桑的老年女性声音,使用英文问道:“早上好先生,请问是周轩先生吗?”

现在已经是夜晚,这位美国老人对于两国时差并不敏感。

“我就是,请问您哪位?”周轩问道。

“太好了,我终于找到你了!”老妇人哭了起来,先是感谢了上帝,继而说出一件事来!

她是一位可怜的母亲,有个儿子是生物学家,叫做布莱克。布莱克随美国科考队伍进驻南极,要在那里住两年之久。

通常情况下,科考队伍在那里最多停留半年,因为其余时光天气恶劣,不适合生活。但是,听说那里发现了地下水中新的远古菌种,儿子义无反顾报了名。

怀揣着美好的理想,儿子和母亲告别,被送往南极。

可是,在那里坚持了一年多,气象设备检测到了最大的风暴,无法预料后果,便指示他们全部撤离。

接到通知时,布莱克正在南极深处考察,便被飞机接走了。登上了飞机才知道,他们现在就要回国,半年后才会回来。

“您的儿子非常了不起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可是他也非常的不幸,因为在南极,他抚养了一只雪橇犬,叫做温迪!他们的感情非常好!”老妇人哭诉道。

周轩非常吃惊,但又有些不满,自己将温迪带在身边很久了,它更是在媒体面前频频露面,却一直没有主人认领的消息。

“夫人,为何不是您的儿子打电话呢?”周轩不悦问道。

“他,已经不能开口了!”

老妇人哭起来,断断续续讲,因为突然撤离,雪橇犬全部留在了南极,也包括刚刚长大的温迪。

布莱克情绪非常激动,一再申请能将雪橇犬也接回来,但考虑天气原因,科考队没有答应。没有食物供应,温迪无法在南极坚持太久,布莱克将所有积蓄拿出,雇了一架直升飞机去寻找温迪的下落。

遍寻无果后,布莱克只好回来,但心神恍惚的他到底在降落时出现意外,被甩了出来,造成全身性骨折,大脑也受到了损伤,每天躺在医院里,人事不省。

“原来这样!”

哪怕是个故事,周轩也十分感动,老妇人又说道:“布莱克出了事,出于同情,雇用的直升机并没有要求索赔。可是,令人生气的是,他所在生物公司却拒绝赔偿任何医疗费用,说布莱克这是私人行为,跟公司没有任何关系。我告了一年,也都是这个结果,只能是卖掉自己的房子去救他。”

“想必现在的生活非常拮据吧?”周轩关切问。

“我已经申请了救济金,但那并不能维持什么,布莱克大约再也醒不过来了。”电话里是老妇人的啜泣声。

“老人家,我可以在经济上提供资助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不,布莱克已经没救了,我也打算放弃。只是,还心存幻想,希望他最后还能见到他的天使,温迪。假如不会发生什么奇迹,他也可以安心的升入天堂。”

老妇人这才说出打电话的目的,希望儿子能见到温迪,不,是听到温迪的声音。

周轩留下了对方的联系方式以及住院地址,没有给予准确答复。仅凭一个电话,他无法确认信息的真实性。

温迪!

周轩将正在看电视的温迪叫到身边,抚摸它的头,说道:“布莱克?”

温迪双耳立刻竖起来,嘴里哈着气,使劲摇着尾巴,这下周轩可以确认,温迪的前主人就是一个叫做布莱克的人。

直接往南宫新月账户里打了一千美金的费用,周轩又将地址和联系方式发过去,要求证实是否存在这样一个生病的生物学家。

“轩,谁的电话?”虞江舟打听道。

周轩将整件事说了一遍,虞江舟也非常感动,摸着温迪光亮的皮毛道:“小家伙,你可真幸运,那么多人爱你。”

说着话,南宫新月回复信息了,属实!

“呵呵,新月姐的效率可真高。”周轩赞叹道,也就是十分钟的时间,她已经把事情搞清楚了。

“赚钱效率也高,几分钟就一千美元。这么算起来,新月姐很快就能聚集大笔财富。”

虞江舟不乏羡慕,现在的南宫新月已经摆脱了怨妇的称号,摇身一变,成为自由幸福人。有老公宠,上赶着分半生获得的股份收益,还可以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活得任性又洒脱。

“江舟,我打算带着温迪去一趟美国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就知道你会去。”虞江舟有些不舍,但也没拦着,富有爱心也是周轩的优点之一。

布莱克已经病倒了很久,生命垂危,美国之行要尽早安排。虞江舟对此非常遗憾,欧强度蜜月,集团走不开,无法陪周轩一同前往。

姜靓得知消息也很懊恼,现在她不仅要操持影业公司的工作,还要坐镇服务公司,是近期最不可能陪周轩一起去美国的。

刘浪要跟着,虞江舟也极力推荐,周轩答应了,这天晚上来到裴胜男家楼下。

“喂,找我干嘛?”裴胜男接通电话,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“呵呵,这么消极,带你出趟远门啊?”周轩笑道。

“多远?”

“地球另一面。”

“打死都不出海。”裴胜男恼羞道,航海之行为她带来荣誉和财富,但却成为心里阴影,躺在床上就梦见自己还在漆黑的大海之上,又补充道:“你也不许去!”

“管的也太宽了吧,如果我执意要去呢?”周轩笑问。

“那我就死给你看!”裴胜男正窝着一肚子邪火,真就把窗户拉开,一条腿跨上去,威胁道:“现在我就骑在自家窗户上,你真要航海,我立刻就跳下去。”

“跳吧!”

“你,周轩,你卑鄙无耻,你当真以为我不敢哪?”裴胜男悲伤道:“你根本不在乎我的死活。”

“谁说的,你要是跳下来,我就在下面接住你。”

“少说骗鬼的话,我,我……”

裴胜男低头一看,惊讶的瞪大眼睛,手一软,手机居然滑落下去,从小节俭成习惯的她怎么会轻易放弃,脚尖一抬,手机被弹回,安全落在手里。

漂亮!

周轩赞道,然后招手,下来说话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