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6章 新的希望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老人家,带我们去看看布莱克吧。”周轩轻声道。

“好,他就在里面。”老妇人还是挤出一丝顽强的笑容,礼貌的带着周轩进入病房。

这是一个几平米的小小病房,可以容纳一张床一张小桌子和一个板凳,几个人进来,便把这里塞得满满当当,带着呼吸罩的布莱克胸脯肉眼可见的起伏了一下,好似呼吸依然困难。

布莱克看上去四十多岁了,面容苍白而且消瘦,老妇人替他整理被子时,周轩看到胳膊般细的大腿,大有油尽灯枯之感。

汪!

温迪突然叫了一声,嘴里哈着气凑到了病房前,盯着病床上这张消瘦的脸看了一会儿,终于认出来这就是它原来的主人。

汪汪汪!

温迪叫的更加响亮,伸出舌头舔着布莱克的脸,还将头往他怀里拱。布莱克没有回应,温迪则有些焦躁,一跃而上跳到了病床上,垂直横在他的身上来回打滚,还回头看着布莱克的反应。

大家看懂了,这是布莱克和温迪在无聊的南极经常玩的游戏。

在场之人不由都眼圈红了,意识到主人生病了,温迪情绪非常低落,眼泪也滚落下来,把裴胜男快要心疼死,连忙将它抱到一旁,抚摸安慰。

这个过程中,布莱克的母亲一直没有说话,她期待着儿子对此能有所反应,然而,并没有。不忘旧主的温迪,还是没能唤醒他,布莱克直直的躺着,对外界毫无察觉。

布莱克母亲最后一丝幻想破灭,捂着嘴巴转过身轻轻抽泣,命运的坎坷让她快流尽了泪水,无论什么样的结果,她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
“夫人,大夫对布莱克的康复情况怎么说?”周轩问道。

“不是太好,布莱克是外伤所致,即使是醒过来,也有可能损害了部分记忆,或许连我都不认识。”布莱克母亲叹息道。

“到现在,布莱克工作效力的生物公司都不肯出医疗费吗?”周轩问。

提到这个,布莱克母亲有些气愤,“是这样的,布莱克在这家公司工作了十几年时间,为他们创造了不少财富,甚至都没有时间去谈恋爱。可是,这家公司对他做了什么?布莱克不醒来也好,否则一定要伤心死!”

一个注重维权的国家,生物学家受伤,所在公司却是这个态度,着实让人费解。

“更可恶的是,从布莱克出事,他们公司的人只来过两次,还叮嘱我说,等布莱克醒来,还要遵守保密协议,不要透漏公司秘密。”布莱克母亲气的全身颤抖,高声道:“没有这样不通人性的公司,我儿子和死了有什么区别,他们还只想着自己。”

是够过分的,听起来很像是毫无人性。

既然来到了夏威夷,周轩也不急着立刻离开,给布莱克母亲留下了二百万美金,布莱克母亲受宠若惊,连忙摆手,“周轩先生,这笔钱不该你来出。你能来美国看望他,我已经非常感激了。”

“夫人,布莱克培养出一只优秀的犬,在南极,温迪救了很多人,这笔钱是布莱克应得的。不要轻言放弃他的生命,除非是到了最后一刻。如果钱不够,可以跟我联系,我会准备好的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不,不,我的儿子其实已经死了,在这里躺着的只是他的身体。周轩先生,如果可以的话,只给我五万美金就好,我想给他办一场体面的葬礼,然后购置一块墓地。”布莱克母亲难为情说道,提出这样的要求,已经让她无地自容。

“夫人,布莱克还没有死。你看,这里是普通病房,他还可以呼吸,我和你一样,都期待着他能早点醒来。”周轩坚持道,又说:“我还会在美国住上几天,温迪就暂时拜托你来照顾,它非常乖巧的。”

“太感谢了,十分感谢!”

布莱克母亲双手合拢在口鼻上,又是摇头又是点头,脸上却有了笑容,眼睛里重新恢复了神采,她又看到了新的希望。

“夫人,我也懂些医术,如果你信得过我,可以给布莱克针灸吗?”周轩问道。

“当然可以!”

布莱克母亲也了解到周轩懂医术,何况儿子已经这样了,死马当作是活马医。管清将针灸包拿过来,周轩依次入针,这是东方独有的神奇医疗术。

南宫新月正打哈欠,却被周轩的医治手法吸引了,小声道:“这么多针,管用吗?”

裴胜男用手挡住嘴巴悄声道:“新月姐,轩的医术可高明了,什么不孕不育牛皮癣,增高减肥加祛斑,全都能行。”

咳咳,周轩瞪了裴胜男一眼,她笑嘻嘻耸耸肩,可南宫新月却听心里去了,忍不住又问:“我这个岁数,针灸后还能给菲勒生孩子吗?”

“有周轩,想生就生!”

两个女人嘻嘻哈哈,影响施针,也是无视病人家属心情,管清将她们两个请出病房,还是在外面讨论吧。

拔针后,布莱克也是一动不动,但也没有出现不良反应。周轩又教了一套按摩手法,有助于这样长期卧床的病人保持身体机能。

布莱克母亲学得非常认真,记录下每一个步骤,只要是对儿子有益,他都愿意去尝试。

离开病房时,难为坏了温迪,看到大家走,也想跟着走,却又惦记病床上的布莱克,挡在门口可怜巴巴的看着周轩。

“温迪,我还会回来的,在这等着。”

周轩指指外面,就像是平时上班那样的告别,温迪这才让开,蹲在走廊看着周轩离开,等到不见了,滋溜又钻到病房里,跳到病床上躺在布莱克身边。

“布莱克,难怪你为了温迪可以不怕死,它真的讨人喜欢。”布莱克母亲一边给儿子按摩,一边喃喃道。

“咦,不是说美国人孩子十八岁独立后,父母都不管了吗?”上车后,裴胜男纳闷问道。

“怎么会呢,天底下的父母都一样,为了子女可以付出全部。”周轩说道。

南宫新月点点头,“不管是法律意义上的,不是断绝关系。我就非常溺爱孩子,小儿子吃奶吃到五岁呢,每天都带着上班。”

看着大家诧异的眼光,南宫新月认真道,“这有一点点夸张,但在这里,宠爱孩子的父母比比皆是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