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8章 丢失的基因图谱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位总经理深吸一口气,十个手指张开又紧握,反复几次,显示他内心非常的烦躁。到底忍住没发火,闷声道:“周轩先生,你可是替源生公司来的,咱们最好还是谈谈生物方面的合作。”

你!南宫新月就要发作,周轩按住她,说道:“也好,源生公司董事长袁宏,是我的同门师兄,为人正派,也是我的学习榜样。”

总经理呵呵笑了,点头道:“还能成为你的榜样?周轩先生,如果你没有刻意抬高他的话,这位袁宏董事长一定非常优秀。”

周轩谈了一些关于源生公司目前的情况,这位总经理只是认真倾听,并没有表现出浓厚的合作意愿。原因很简单,虽然都是生物公司,但是研究方向不同,合作的意义也不大。

不可避免的,又谈到了海上趣闻,每个男人都有一个英雄梦,总经理听得十分入迷,眼睛看着远方,脸上挂着微笑,好像他正在经历大海上的惊涛骇浪。

聊了一个多小时,又带周轩参观公司,分手告别时,总经理让手下们退场,似乎有话要说。

听到总经理咳嗽示意,南宫新月却杵着不动,只是摆手让保镖们也退到一旁。

“我跟南宫女士情同姐弟。”看她没有想走的意思,回去后也会好奇驱使追根刨底,周轩只能这么说。

“那好,是关于布莱克。”

提起这件事,这位总经理额头又皱成一个大疙瘩。布莱克进驻南极,是为了采集地下深层的远古菌种,这是世界科考队的重要目标之一,英国的科考船之所以被困,也是为了寻找此物。

因为天气原因,科考队提前撤回,后来便是布莱克执意要去接他的爱犬。

“不可否认,这些爱狗人士总有些令人感动的疯狂举动,但是布莱克出发前却带走了一份资料,这本该在公司保密的,他为什么要带走?我们估计,他早有离职的打算!”总经理气愤道。

“后来呢?”南宫新月追问道。

“我们当然要追回这份资料,结果他在飞机降落时出了意外,不知怎么的就被甩了出来,差点死去。可恶的是,我们并没有找到那份资料。”总经理恼羞道。

“至于嘛,这么大一个公司,丢点东西也正常。”南宫新月插嘴道。

“当然不正常,这是我们公司近年来最大的商业秘密,也会给我们带来十亿美元的订单。所以,布莱克死不足惜,我们没有追究他的法律责任已经是便宜他了!”

“可以告知关于哪方面的资料吗?”周轩也有些奇怪。

“其实就是一份鉴定报告,但这个东方人的基因真的太特殊了。为了这份订单,我们准备用三年的时间,布莱克出事前,只是鉴定出一部分基因图谱,却随着飞机的降落全完了!算了,都过去了,不提也罢!”总经理抚着胸口,尽量用平稳的口气说话,“我个人非常喜欢周轩先生,说这些是不想你们误以为我们生物公司不近人情,实在是布莱克太过分了!”

鉴定报告,三年,基因!

这些敏感词汇汇集在一处,周轩突然惊住了,莫不是他被抽走的那管血,就是在这里做的鉴定?

有心想要打听下,是哪家公司在此做了鉴定,周轩还是忍住了,其实问了,对方也不会说的。

告辞离去,回去的路上,周轩寡言少语在想着心事,南宫新月也琢磨着下午的对话。究竟什么样的基因可以让这么大一家生物公司激动不已,而且还能带来十亿美金的订单?

“弟,这个什么东方人,指的是中国吗?”南宫新月百思不得其解,也更加好奇。

“回去再说。”周轩大有深意道。

南宫新月一惊,指了指周轩没再说话,心里却激情澎湃,激动到无法呼吸。太刺激了,这个东方人很有可能说的就是周轩!

回到住处,周轩这才说出另外一件事来,那就是自己曾被抽走一管血,检查结果是他的新陈代谢非常旺盛,堪比孩童。

“这意味着什么呢?”南宫新月没有想到长寿这块,却恍然大悟的样子,“哦,说明你身体抵抗力非常强,身体非常健康。”

“大概这个意思吧。”周轩说道,也没有过多解释,毕竟长寿之人都是健康的。

“那你可就值钱了,弟,你是不是就是西游记里的唐僧啊,快让我吃一口!”南宫新月哈哈笑着扑过来,周轩连忙躲到一旁。

此事需要严格保密,且不论南宫新月跟周轩的关系,就是出于职业规范,她也不会对外说的。

这天晚上,周轩想了许多,布莱克为何要在去南极时带走那份资料,他想要去投奔谁?又为什么在降落时出现了意外,最后时刻他到底经历了什么?如果布莱克不想留在原来的公司,为什么还要选择回来?

这些,都得拜托南宫新月的侦探公司去调查。

但是,布莱克却是知情最多的人,此时却躺在医院里沉睡不醒。

第二天上午,周轩又去医院看望了布莱克,还是对外界没有感知,但布莱克的母亲坚持说儿子的气色好了很多。

周轩又为布莱克实施了针灸,等到离开时,发现布莱克流泪了,把他的母亲激动到无以复加。

在医学上讲,植物人流泪并不一定源自于情感,周轩安慰过后准备离开。

走到病房门口,温迪过来蹭着周轩的腿,恋恋不舍的样子,送行的布莱克母亲说道:“温迪一直在跟布莱克互动,我相信布莱克是可以感受到的。”

“温迪真棒!”周轩开心摸摸它的头。

布莱克母亲又试探道,“我觉得,我的儿子离不开温迪。”

看着温迪无辜的表情,周轩没有当即给出答复,无论是管清还是自己,都把温迪当做是家庭一分子,现在把它单独留下,温迪也会伤心极了。

“周轩先生……”

“夫人,现在不要考虑那么多,我还有事,明天再来看布莱克。”周轩轻声道。

布莱克母亲连忙点头,她知道自己这么说很自私,也为自己的话感到羞愧。但是,做这些都是为了儿子,如果非得有一个人下地狱,那就是做母亲的吧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