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8章 勤能补拙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以批判的眼光看,这部电视剧就是垃圾,一分钟都忍受不了。但以学习的态度来看,虞江舟真的有些吃惊。

先说主题曲还有插曲,旋律和歌词都是没得挑的,这样的作品,获得国内大奖都是有可能的。

另外,取景很到位,有些镜头剪辑堪比航拍,可见姜靓变相宣传影视城的苦心。对白也是精心斟酌过的,既符合古人对话习惯,又能很好被现代人接受。作为历史生的姜靓,这方面一定是下了苦功夫。

现在想想,姜靓最近都是素面朝天,头发也随意扎成一个辫子,人瘦了足有十斤。

这是一集失败的电视剧,但不得不说,从无到有,姜靓幕后付出的心血难以核算。按照目前的进步速度,姜靓也一定会成为专业人才。

更为可贵的是,她对周轩的一片忠心,这也是其他经理人无法比拟的。

虞江舟默默流下眼泪,鼓起勇气还是上楼敲周轩的屋门,没有反应,用手一拧,居然没锁,周轩正在里面写着东西。

“轩,我知道自己错了。”虞江舟像个做错事的孩子,来到周轩身边。

“江舟,如果说你错了,那就是心太急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嗯。我刚才又看了一遍,姜靓的努力让人刮目相看,换做是我,这么短时间是无法做到的。还是以前,太自以为是了。”

“呵呵,没那么夸张,来,坐到我身边。”

周轩伸出手,虞江舟更觉委屈,扭了下身子,周轩又拍了拍自己的大腿,她俏脸一红,背过身还是坐下去,心里瞬间甜化了。

两人相拥,周轩说道:“那年暑假,我被打了个七荤八素,但人也被打清醒了,想要改变自己,却遇到很多的难题。靓妹,是我第一个朋友,如果没有她的帮助还有必要的保密,我也不会有今天。”

“你,是在报答她吗?”虞江舟问。

“可以这么说,但也不完全是。没有哪个人从生下来就是精英,你也看得出,靓妹的进步神速,连我都很惊讶她的改变。或许靓妹缺乏创造力,但勤能补拙,她也能将手头工作做得非常好。”

虞江舟呵呵笑了,翻了一记白眼,“是,是,姜靓非常优秀,否则丁卫也不会看上她。”

“不错,江舟,你是我身边人,也是集团总裁,担子更重。切记,团结为主,集团规模越大,越是经不起风吹草动。”周轩语重心长道。

“我都记下啦,其实也是着急,也有点狭隘。”

“难得虞大小姐认错。”

“还说,你就是大男子主义,要是不听就会被赶出家门!”想起周轩的冷淡表情,虞江舟眼中又泛出泪花,周轩笑道:“好,都是我的错,今天陪你夜观天象。”

“这里又不是高层,只能看天!我,要你补偿我!”虞江舟抿着小嘴撒娇,看增添女人妩媚。

“如何补偿?”

话音刚落,红唇主动贴近,温暖的香气笼罩四周,周轩也闭上了眼睛,搂紧了她。虞江舟俏脸绯红,身体柔软无比,周轩将她抱起,轻轻放在床上。

虞江舟幸福地闭上眼睛,然而周轩只是将一条薄毯盖在她身上,又去写东西了,那两本书的整理工作已经接近尾声。

有些小小遗憾,虞江舟翻个身还是甜甜睡着了,还是妈妈陈晓玲说得对,对待男人要有尺度,盯得紧手要松,一点点走进他的心里去。

第二天,周轩叫来姜靓,让她把丁卫请到临海。

“轩哥,找他干什么啊!”姜靓一脸不情愿。

“丁卫的父亲前几天和我打过招呼了,浩宇集团是咱们国内最大的房地产公司,贤士伯塔就交给他们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哦,那我可得叮嘱丁卫,不能赚咱们贤士的钱!”姜靓立刻去办。

丁昌松也是这么跟周轩说的,只收成本价,不赚贤士的钱。但能盖贤士伯塔酒店,这个名号已经不得了,浩宇长期看是盈利的。

施工不是小工程,听到消息的很多建筑公司都发来了申请邮件,还有不少打电话咨询的,希望能得到这次机会。

同理,承接这次工程,也等于是提高建筑公司的知名度。

将规模最大的几家公司挑选出来,周轩正在考虑该选用哪家,办公室来了一位不速之客,省第一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冷岩。

六十岁左右,还穿着工地服装,上面占有灰尘,猛地看上去还以为是个民工,最多就是包工头。冷岩在衣服上搓了搓手,肉眼可见的落下来不少灰,正在犹豫,周轩还是和他相握,“冷总,稀客啊,快请坐。”

“谢谢周董,我来的目的你可能已经猜到了,九泉山的挖掘工作可以交付给我们。”冷岩屁股还没坐下,就已经说出来历,是个雷厉风行的人物。

“冷总,暗物质实验室的建造你们公司帮了大忙,到现在唐教授提起你来都赞不绝口,说是在施工现场时常能看到你的影子。”周轩让管清上茶,由衷说道。

“不说暗物质实验室的重要性,其他工程我也会监督的,保证质量也要确保施工队伍的安全。唉,说起来,责任很大,我是盼着退休,但又离不开,自相矛盾啊。”

周轩呵呵笑起来,“冷总早就把公司当家了吧。”

冷岩也笑了,“还真是,我家人都这么说。周董,我们公司虽不是全国最好的,但距离九泉山却是最近的,成本也是集团需要考虑的嘛。另外,咱们之前合作过,磨合期会更短。周董,我真心希望你能考虑下。谢谢了!”

“我和大家伙商量下,然后再给冷总答复。”周轩也对这家建筑公司很满意。

“周董,我知道你有钱,什么也不缺,送礼也是违法的。这样,还是跟观象山打洞一样,我们核算成本,不赚你的钱。”

“冷总,你显得有点着急啊?是不是快退休的缘故?”

唉,冷岩摇摇头,有些郁闷道:“这不,查体查出好几样毛病来,眼睛和肺都不是太好。年纪大了,谁都不能保证能活到明天。我也希望在出现意外之前,把公司搞活,也算是给自己的人生画个圆满的句号吧。”

冷岩直来直去,说出自己的心声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