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8章 可喜的进步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针灸完毕,布莱克又不动了,但已经让他的母亲无比开心,一再亲吻着他的额头,还说着感谢温迪之类的话。

“轩,昨天我来的时候,还看见布莱克的手指在动,很像是在按手机。”裴胜男是这里的常客,因为布莱克,她可以经常跟周轩见面,有时候,周轩还会跟她在走廊里的椅子上,坐着聊会天。

“布莱克这孩子,平时都是抱着手机入睡的,眼睛就这样近视了。我还说让他去看心理医生,他实在是太过依赖手机了。”布莱克母亲说道,她对儿子的这个习惯,非常的不满。

“胜男,那就准备一个手机,放在布莱克的手里。”周轩道。

“呵呵,没问题,布莱克喜欢什么牌子的?”裴胜男笑着答应,又去问布莱克母亲。

“我也不知道什么牌子,他换过很多手机,但都是屏幕很大的那种,他也常用手机替代电脑查阅资料呢。”

“嗯,明天我就去买一个拿来。”

说着话,主治医生进来了,他叫李道亨,快六十了,鬓角已经有了少许白发,带着一副眼镜,平日里不苟言笑,无论是头发还是衣服,总是一丝不乱。

李道亨在病人肢体康复领域颇有建树,他不但是一名医生,也是一名行业内领跑的学者。

“太好了,他这个动作,是自主意识恢复的表现。”李道亨看见布莱克环抱温迪的动作,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
“李医生,在您看来,布莱克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醒来?”周轩问道。

“布莱克已经睁开眼睛了啊。”布莱克母亲强调。

“睁开眼睛不代表什么,现在的举动也不能保证醒来,但已经开始朝着好的方向发展。但是很大概率上,即便布莱克醒来,也可能存在智力问题,或者肢体无法协调。”李道亨和布莱克母亲沟通过多次,也没必要回避什么。

“只要他活着,我每天看到他就好。”布莱克母亲眼圈又红了,这是一个母亲最低的要求。

将周轩叫到病房外,李道亨问道:“周轩,我一直想问你,这套针灸手法,非常与众不同,是从哪里学来的?”

“是在华佗的《灸刺经》上看的。”周轩道。

“我也研究过一段中医,但不记得,华佗还有针灸学流传于世。”李道亨惊讶之余也有些意外,毕竟华佗留给后世的东西很少。

周轩没接这个话茬,他所掌握的知识,很多都来自于师父的藏书,这本《灸刺经》为华佗所写,他死后,大部分著作已经失传,是由他的徒弟整理私藏。

管辂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,私底下沟通好多次,才得到一本,还花了大价钱。当年,师父日子过的一般,却爱书如命,很多钱都用来买书了。以至于琴棋书画都亲自教徒弟,主要为省家庭教师费。

“华佗认为,万病之源,都来自于身体五行的紊乱,经络和五脏六腑之间,是一种呼应关系,这套针灸的手法,就是通过刺激重点穴位,重新激发脏腑的活力。”周轩道。

“五禽戏也有这方面的含义吧?”李道亨问。

“那是一种导引术,也是建立在五行生克的理论基础上。”周轩点头,又说:“五禽戏多加练习,可以平衡脏腑,畅通血脉,对病人愈后身体康复,也有一定的效果。”

“周轩,你的治疗方法很有独特性,如果能救醒布莱克,不能说是医学上的奇迹,也有极大的参考性。植物人的数量不少,从物质还有精神,他们拖累了家庭,不是所有人都有布莱克这样的幸运,能够有钱长期治疗。”李道亨感慨道。

“李医生,如果有天布莱克醒来了,一定要保守这个秘密,有人问起,就说布莱克根本治不好。”周轩郑重的说道。

“我明白,在这个医院里,布莱克算是最受优待的病人,张组长也说了,他的身份很不一般。”李道亨点头,又强调道:“布莱克很难恢复成原来的样子,最好的结果也无非是简单沟通。要知道,他的头颅受到了严重外伤,这是不可逆的。”

“他可是个生物学家。”周轩不无遗憾。

“他还是个病人。”

又进病房检查了布莱克身体的各项指标后,李道亨又喊来了护士,仔细替布莱克擦洗身体,并且进行康复按摩。

布莱克母亲内心充满了感动,当初一个人照顾儿子,其中的辛苦是无法想象的,以至于作为母亲的她,都曾经有过放弃的念头。现在不同了,儿子的医疗费用不用担心,而且还有了希望。

“夫人,温迪是好样的,但是以后也要让它少来,更不要有亲密的举动。”李道亨劝说道。

“可是,布莱克非常爱它。”

“我理解,温迪也起到了关键作用。但是,现在您的儿子体质非常虚弱,抵抗力也很差,如果感染了什么疾病,风险是别人的十倍还要多。”

“哦,我懂了。”

医生和护士走后,周轩也带着温迪离开,在医院走廊里,他对裴胜男说道:“胜男,布莱克的事情,辛苦你了。”

“轩,我觉得很有意义。”裴胜男认真道。

“什么意义?”

“布莱克让人知道,拥有健康的身体是多么可贵,一旦倒下了,只剩下别人的可怜。在这方面,我妈还真有先见之明,从小就让我锻炼身体。”

“呵呵,现在还经常长跑吗?”周轩笑问。

“当然,我要把身体锻炼得棒棒的,总有一天,等你身边的那些女人都没了,我还活着!哈哈,机会就来了。”裴胜男大笑,先一步跑开了。

这也能想的出来,周轩无语,在裴胜男的笑声里,总能听出一些无奈的味道。

“经常去看看闫校长。”周轩喊道。

“别唠叨了,他很过分的,常来我家吃饭,装模作样的点评一番,好像美食家似的,却从来不带礼物。”裴胜男回头道。

“温迪,去吧,让她闭嘴,这大嗓门,非得把老师名声败坏臭不可。”周轩拍拍温迪的脑袋,它撒腿追过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