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5章 双胞胎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不会要审讯我吧?”艾米笑道。

“保罗交代的有问题。”张磊摆摆手,他根本不相信,艾米会主动过来自投罗网。

“张组长,我是一名心理学家,在我看来,保罗交代的没问题,那一刻他依然在被催眠状态。只是,我也不明白,他为什么最后指向了我。”艾米道。

“艾米,不要出境。”张磊发出了警告。

“我当然不走,以后都要给周轩当秘书。”艾米似乎并不在意。

跟保罗的一次谈话,竟然让艾米暴露了,可是,周轩隐隐觉得,事情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。

艾米如果真跟保罗是同党,她绝不会愚蠢到让保罗点破自己。可是,如果保罗之前招供的都是真的,那么,点破艾米的做法又无法解释。

“艾米,说实话,最后时刻,是不是对保罗催眠的时间过了?”车上,周轩平静的问道。

“难得周董开始袒护我了。”艾米开心的笑了,继而认真的说道:“我对张组长说的话真实有效。以我的经验,催眠的时间没过。”

周轩在艾米的目光中,沉默了好半天,点头道:“艾米,不管怎么说,我相信你。”

“周董,你让我很有安全感,不说了,以后看我的表现吧!”艾米道。

晚上回到家里,虞江舟问起了今天的事情,简单描述了一遍,她当真被吓了一跳。

“轩,必须要辞退艾米,她太危险了。”

“不,她不像是撒谎,也没必要往自己身上泼脏水。”周轩摆手道。

“她也许想用这种方法,故意来洗白自己。”

“有这种可能,但仅凭保罗的一句话,就把艾米撵走,会显得我很不仗义,毕竟艾米之前救过我,今天又让保罗无法脱身。”周轩道。

“同样作为女人,艾米太厉害了,这智商太高了。”虞江舟也服了。

“她说自己IQ二百。”管清插口道。

“你呢?”

“二百五!”

虞江舟被逗得大笑,看看钟爱的男人,点了点头,她相信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周轩,能够处理好艾米的事情。

周轩低头吃着饭,又想起了苗霖,如果有苗霖在身边,一定能看破艾米的真实意图。

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他拿起电话,打给了南宫新月,“姐,起床了吗?”

“上班呢!”

“你再帮我调查一个人,之前浣熊公司的艾米。”

“我记得这个女人,长得挺漂亮,四处替驯龙下棋。”南宫新月道。

“她主动过来给我当秘书。”

“弟,你这胆子也没谁了,小心点,我这就派人帮你查她。”

对于艾米,周轩当然不会一点疑心也没有,毕竟这女人掩饰的本领是一流的,而且还绝顶聪明,难说她不是用了一招丢车保帅。

晚上,虞江舟并没有跟周轩同住,她早就理解了,不宣布恋爱关系,正是一种对彼此的保护。

直到半夜,南宫新月才打来电话,她动用了大量关系,对艾米进行了极为细致的调查。

艾米,二十五岁,自幼父母双双死于车祸,她是从福利院长大的,凭借聪明的头脑,十五岁就考入斯坦福大学,是心理学、医学双博士,曾经开设过一年的心理诊所,后加入浣熊公司,成为执棋手。

机器人驯龙临海失利,艾米回国后就辞职了,一直失业在家,期间曾多次投注参与博彩,目前资产一个亿左右。

“弟,实话说,没查出来艾米有什么问题,她在博彩过程中,也是有输有赢,总体说来,赢的多,所以才有了一点点积蓄。”南宫新月道。

一点点积蓄?

这话传出去,还以为南宫新月多么轻狂,一亿美元的积蓄,在她看来,当然不算什么。可是,如果没有邪恶势力的支持,艾米仅凭头脑就能赚这么多钱,这已经很了不起了。

“新月姐,有没有忽略到某个细节?”周轩问。

“别说,还真有一个,艾米是双胞胎,只不过,医院的档案显示,她那个早十分钟出生的姐姐,因为缺氧死亡了。”南宫新月道。

周轩不禁眼前一亮,问道:“先出生的反而缺氧?”

“呵呵,是不是又想到了什么?”

“嗯,新月姐,再好好查一查,会不会那个没死,被人给抱走了。”

“二十多年的事情,难度有些大,不能着急。”南宫新月道。

“嗯,辛苦姐姐了。”

“哈哈,不辛苦,我现在充满了活力,有一种拥有权力的感觉,跟新闻记者一样,无冕之王。”南宫新月大笑。

这话说的不假,确实有许多人害怕今天的南宫新月,她的手里掌握了太多见不得光的秘密。

接下来的两天里,艾米平静如常,不见丝毫情绪波动,而张磊那边,已经正式对保罗和船长下达拘捕令,展开立案调查。

“周董,有人闹事儿,非要见您。”楼下门卫打来电话。

“是谁?”周轩问。

“一个外国人,却说叫潘益斌。”

“让他上来吧!”

很快,潘益斌就出现在周轩的办公室里,脸色通红,额角鼓起青筋,看起来非常的愤怒。

“周董,你的办公室屋门什么时候这么难进了?”潘益斌恼羞问道。

“坐下,有话好好说。”周轩面沉似水,声音中透出不容侵犯的霸气。

“周董,到底什么意思,为什么不让我进入研发基地?”潘益斌拉过一把椅子,气哼哼的问道。

“你不是基地人员,当然不能进。”

“我这次特意赶来,就是希望你能对毁约一事做出说明!你必须得说出原因,否则我会告到底!”

由于气氛,潘益斌都坐不住,站起身好几次,对着座椅垫发狠,真想搬起来把这个办公室砸个稀巴烂。

周轩没说话,让他先冷静冷静,可这种态度让潘益斌更怒不可遏,吵嚷贤士欺负外资企业,周轩傲慢无礼!

管清快烦死了,从里间屋走出来,坐到潘益斌对面,鄙夷道:“俺师父差点被保罗害死,你还想证明个屁啊!”

“小孩子别插嘴。”潘益斌恼道。

“俺看你这张脸才来气,净向着外国人说话。”管清鼻子中哼出一股冷气。

“记住,我只有四分之一是这里的血统,我就是你眼中的外国人!而且,我拿着智心的薪水,当然不能向着你们说话。”潘益斌不悦道。

“潘经理,我先告诉你一个消息吧,保罗招了。”周轩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