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9章 凤栖梧桐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周轩呵呵一笑,使了个眼色,其实当师父的也不是什么都精通。

在汉朝,佛教开始传播,但并未兴盛,管辂信天信地信自己,带着这帮徒弟也没什么信仰,研究佛经更是无从谈起。

来到这里后,周轩读过些佛学书籍,但并未深入研究,只是从个人感受来劝说两位公子,引用的也都是当下的例子,将佛学与现实融合,倒也能打动人心。

晚宴非常丰盛,元耀星强烈邀请周轩坐在主位上,被婉拒。这是家宴,客随主便。

给周轩倒上酒,让元耀星非常开心的是,两个儿子也各自斟了一杯素酒,这可是近五年来从未有过的事情。

“爸,妈,二妈小妈,这些年让你们操心了。”

元生举起酒杯,一句话就让元耀星落泪了,直摇头说不话来。母爱伟大,父爱何曾又少了一分,不过是表现形式不同。

“我也跟着!”元起也举起酒杯,呵呵笑着摸了摸元安的小脑袋,“老三,快点。”

元安嘿嘿笑了,又看看自己妈妈,三房太太点头同意了,元安也举起盛着果汁的杯子,“大哥,二哥,你们说还要教我骑马呢!”

“记得,哥哥们都记得!”元生说道。

一家人开开心心共饮了一杯,元耀星开心之余,还是埋怨儿子们不懂规矩,“今天家里请的是周轩,你们该敬他才是!”

“好,再敬周轩,希望以后能常联系。”

元氏兄弟俩又举起酒杯,不,是仨,元安也笑嘻嘻跟着凑热闹,露出孩子该有的顽皮。

元耀星是聪明人,知道在家是他影响了气氛,缺少些人情味儿,也使得三房之间的关系变得冷漠起来。

只是,富贵之家的明争暗斗从来都不会停止,元耀星寄希望三个儿子和睦相处,逐渐成才,也能在商业上替代妻子们的位置。

虞江舟还在酒店等着,饭后聊了片刻,周轩就准备告辞,元耀星带着两个儿子亲自去送。

“周老弟,这次多亏了你啊!我看那两个小子有改变,说不定能回心转意。”元耀星高兴道。

“元会长,恕我直言,本性是很难改变的。两位公子有悲悯之心,纵然投身商海,但心肠柔软,难当主位。父子殊途,还是珍惜眼下时光吧。”周轩暗示道。

元耀星脸色又黯淡下来,问道:“老弟,你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?”

“两位公子虽不是一个母亲生的,但相貌有相似之处,串骨凸起,额头明净,这是遁入空门的相貌,不过却可以成为当代高僧,受人敬仰。”周轩如实说道。

“唉!”元耀星仰头长叹,心里的后悔说不出来,总觉得儿子们走到今天这步,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幽幽道:“不会是眼下就出家吧?”

“不会,受到祖茔更改风水的影响,二十年以后吧!”

“那就好。对了,周老弟,元安这小子呢?”元耀星又问。

“元安面上五岳均衡,也有不争之心,富贵无边,是个福相。”

元耀星苦笑几声,周轩的话说的很含蓄,元安也是个扶不起来的普通孩子。三岁看到老,何况元安今年已经六岁了,元耀星对这个儿子非常了解,厚道却又带着些懦弱,不成大器。

“这就是命吧,拼搏了大半辈子,也该知足了,比起祖辈吃喝都愁的日子,岂不是好太多?百年之后,眼一闭腿一瞪,管他什么儿子孙子呢!”元耀星自我安慰,自然是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的。

“元会长大可不必如此悲观,自古巾帼不让须眉,有个女孩正在赶来,凤栖梧桐梳俊羽,一朝展翅舞九天。”周轩暗示道。

哦?元耀星眼前一亮,乐得猛拍大腿,准了一半儿,他已经得知三房肚子里是个女孩儿,三房还特别失望,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!

“哈哈,周老弟,你要这么说,我可是什么遗憾都没有了。不过,这话可别传出去,我那三个媳妇的心思我都清楚,都盼着三个小子接我的班。”元耀星说道。

周轩一笑,自己不是长舌妇,而且很快就要离开,自然不会多说什么。

嘿嘿,元耀星路上笑了好几次,这是天意,三个媳妇为了三个儿子打破头,谁都想不到还有个千金正在茁壮成长,那才是真正的接班人。

下车后,周轩和元耀星告别后,又走到后面车上的元氏兄弟俩跟前。

“周轩,相见恨晚,保持联系!”元生说道。

“嘿嘿,周轩,你是不是很鄙视我们哥俩,将来要为亡灵服务?”元起问道。

“当然不会!如果我有亲人离世,也希望她能放下世间恩怨,得享宁静。”周轩黯然道。

等元耀星的车队离开,周轩还在原地出神,超度亡灵!究竟是对死者的眷顾,还是生者的自我安慰。

“师父,走吧?”管清碰了碰周轩。

“回去吧。”周轩有些发蔫,工作人员全都认识他,毕恭毕敬打招呼,也只是随口应一声,情绪非常低落。

管清回了自己的房间,周轩的房间门虚掩,虞江舟正看书等待,看到他失魂落魄的样子,连忙过来,关切问道:“轩,怎么,聊得不愉快吗?”

“挺好的,就是喝酒喝多了,发困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你啊,酒量一直都不太好,还不如我爸呢,没唱歌吧?”虞江舟呵呵笑问。

“那倒没有。”

“去给你放热水,泡个澡会好很多。”

放好水,虞江舟将浴袍放在旁边,然后便退了出去,在外面继续看书。舒适的圆形大浴缸,水温正合适,周轩闭上了眼睛。

倦意上来,不知何时歪着头睡着了。水温开始变低,周轩身体正在往下滑,突然感觉到有水进入鼻腔和耳朵,猛然睁开眼睛,却由着自己沉了下去。

那一刻,苗霖也该承受过这种痛苦吧。

看完书,虞江舟伸了个懒腰,看时间居然已经过去一个小时,周轩还没出来。

“轩,怎么洗那么久?”虞江舟喊道,却没有回音,心里发慌又喊了一遍,还是没有动静,她立刻推开门,奔到浴池前,却看到周轩安静的躺在底部,一动不动。

轩!虞江舟毫不犹豫哭喊着也跳了进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