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0章 面子不够大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周轩当然不会有问题,他在濒死的体验中去弥补对苗霖的歉疚,但也不足万分之一。

池水融化了汹涌的泪水,感受到一具躯体在拥抱自己,闭着眼睛的周轩毫不犹豫抱紧了她,在水里翻起巨大的浪花。

过后,虞江舟俏脸绯红,久久不能平息,指尖戳着周轩的胸口抱怨道:“坏蛋,骗我下水,衣服都湿了。”

周轩拥得更紧,却没说话。

第二天,是贤士投资盛大的剪彩仪式,玉树临风的周轩又吸引了不少眼球。马来西亚各媒体记者悉数到场,快门闪动声连接成雨,从周轩一出现就没有停止过。

元耀星还邀请了不少机关客人,还有明星大腕到现场助阵,场面非常轰动。

“师父,该把菲尔塔丽也一块儿带来!”管清刚说完,腰就被拧了一把,回头看,是虞江舟那张酸溜溜的脸,撇撇嘴,小声嘟囔:“俺是从商业角度考虑的。”

“你个小屁孩懂个屁商业!”虞江舟保持优雅姿态,牙缝里还是挤出一句话。

“嗯,欠缺点儿。”

管清一语双关,玫瑰有刺,牡丹不香,百花都有缺点,这个师娘就是太强势了,偶尔温柔那也不是本性。

“嘿嘿,那是我的大侄子!”

下方一名穿着正装的男人得意炫耀,天气炎热,脸上一直冒着汗,都忘记了擦一把。

听到这话的人立刻看向他,大部分失去兴趣,又踮着脚尖看台上的周轩,只有挤不到前面的记者会把话筒放在他跟前。

“先生,周轩真的是您的侄子吗?”

“那当然咯,亲侄子,我大哥大嫂家的,嘿嘿!”

说话的男人是周德宽,因为周轩的关系,元耀星对他比较照顾,其他企业家也都高看一眼,又拉了几笔生意赚了不少钱。

“请问,周轩小时候也是这么优秀吗?”记者问道。

“说实话,我打小就看出这孩子不一般,同样站在墙头撒尿,他尿得最远!”周德宽挺着胯比划,让采访的记者很为难,这种报道也没什么价值啊,反而会被抨击诋毁名人形象。

“那么,周轩从小就该表现出过人的天赋吧?”

“不聪明能考上临海大学吗,那可是直属高校,当时把我高兴的,做梦都笑醒!”

说这话时,周德宽表情不太自然,他是真的高兴,但没笑出声,那时候不务正业,房租都交不起,侄子上大学也没帮过什么。再看看现在的好日子,心里也挺后悔的。

“你们别说话了,周轩说的话,我一句都没听到!”旁边一名年轻人不满抗议,周德宽还不服气,“不爱听一边儿去,有本事你也在台上亮相啊!”

“你肯定不是周轩的亲叔叔!”

“臭小子,待会让你瞧瞧!”

伴随着掌声,剪彩仪式宣布圆满结束,在大家的簇拥下,周轩步入大厦,周德宽还傻愣愣等着大侄子过来给他行礼问安。

“周叔叔,面子不够大啊?”身旁年轻人坏笑。

“他不知道我来,平时我也很低调的!”周德宽讪笑,但还是挤过人群,大声喊道:“大侄子,等等我啊!”

周德宽被拦住,周轩也听到了喊声,回头看了眼,没说话。元耀星认识周德宽,还是做了个手势,让他进来吧,但现在不能靠近。

周德宽被放行,兴奋的转身面向围观的人,“嗨,我就说吧,我能进的!”

鄙夷声一片,是亲叔叔又怎样,大家又不是奔着你来的,散了吧。

各种合影寒暄,周轩等一行人被围在楼下的大厅里,周德宽还是挤不过去,也不敢硬挤,怕引起元耀星的反感。

好容易等到嘉宾都离开了,周德宽迫不及待去见大侄子,身上的手机钥匙等金属物品都被除掉后才允许进入周轩的房间。

“大侄子,见你一面可真难啊!我那条金项链被没收了,以后还会还回来的吧?”周德宽担心问道。

出于客气,虞江舟还是给周德宽端来一杯饮料,埋怨道:“二叔,你还差那条金链子吗,说出去给轩丢人!”

“嘿嘿,谢谢侄儿媳妇!”

周德宽接过来,斜眼儿打量,非常满意,虽然不是上次那个,但谁跟着就叫谁侄儿媳妇,肯定错不了。这不,虞江舟脸色阴转多云,开心得不得了,要不说,女人都是用来哄的。

“二叔,我听元会长说了,对你生意很照顾,现在的收入不低吧?”周轩问道。

“嘿嘿,是不少,这段赚的比以前加起来都多。等我的收入超过你婶子,我的零花也会多点。”

看周德宽这么没出息的样子,周轩内心鄙夷,“二叔,还那么怕媳妇呢?”

“说不过打不过,什么都在她那里扣着,凑合着过吧。”周德宽摇摇头。

“这样的生活有什么幸福可言?”虞江舟问道。

“要不说呢,每天都很压抑,出去做生意累个臭死,回家连个笑脸也看不到。”周德宽撇撇嘴,也终于说出他此行的目的,“大侄子,我是这么想的,你看,都来了两次了,还没到家里坐坐。上次跟大哥大嫂通电话,他们还把我给埋怨了,说是没招待好你。”

“不用了,我们很快就要离开了。”周轩说道,父亲对这个弟弟有感情,但母亲可对他没什么好感,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。

周德宽急了,站起身说道:“别啊,大侄子,打断骨头连着筋,咱们可都是周家的后人,怎么,有钱有势了,就瞧不起二叔了?”

“二叔,当然不是。”周轩皱眉摆摆手,说道:“你那个家又不是你做主,我去了又能怎样,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。哦,我也可以给你安排个住处,为了你多留一天。”

“大侄子,你就去家里一趟吧,二叔求你了!”周德宽腿一软,做出要下跪的姿态,看没人拦着,也就自己起来了,“小轩,二叔的后半生幸福全靠你了。”

管清听不下去了,鄙夷道:“师父,他是想让你去家里撑腰,最后把他媳妇教育一顿,再给他娶两房媳妇!”

“瞎说,我什么时候说过?”周德宽瞪着眼睛质问。

“哦,那就不是这个意思,师父,咱不去!”

“管清,你可不能这么对待二爷爷。嘿嘿,我想着吧,一房也行!”周德宽坏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