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1章 婶子无敌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周轩很无语,他是为国外分公司剪彩来的,现在居然要去解决别人的家庭地位问题,又不真是我二叔!

心里嘀咕,但架不住周德宽软磨硬泡,也是一把岁数的人了,能安稳过日子,将来也省得自己父亲为他操心。

“好吧,那就去家里坐坐,但清官难断家务事,今后的事情我可管不了。另外,二房的事也别考虑了,一是户口问题,再一个,你夫人会闹翻天的。”

“嘿嘿,她比我大不少呢!”

周德宽撸起袖子故意露出不大的肌肉块,言外之意,媳妇年纪大多半先死,大不了熬,总有熬出头的一天。

大家嗤之以鼻,周德宽首先就是动机不纯,而对方又是个女富婆,当然要对他严防死守。

“轩,我跟你去。”虞江舟说道。

“那好,一起去吧。”周轩又说道,也包括管清和艾米。

艾米很开心,立刻去收拾东西,嘴里还哼着国外的小曲。周德宽给侄子竖起大拇指,“小轩,这么做就对了,让那老娘们看看,男人就该妻妾成群!”

“艾米是我的女秘书!”周轩纠正。

“嘿嘿,江舟还有胜男不都是女朋友吗?”周德宽坏笑。

跟叔叔议论这种话题,让周轩很不舒服,也没搭理他,坐车前往周德宽在西马来西亚的新家。

是个欧式风格建筑的富人区,但跟元耀星所居住的条件还是不能相提并论的。

来到大门前,周德宽脸色也有点变了,下车按了下门铃,这个举动让周轩大感诧异,探头问:“二叔,这不是你家吗?”

“是啊!”

“你都进不去吗?”

“进得去啊!”

周轩愣住了,这不是自相矛盾吗,正在疑惑,只听门铃响了,里面传来一个粗浑的声音,“还知道回来,进来吧!”

大门这才打开,周德宽直摇头,后来解释道,自己这个媳妇有个毛病,睡觉的时候最讨厌有猛不丁的动静,会受到惊吓,心慌,半个小时也恢复不了。

“那你按门铃不就是动静了吗?”周轩又问。

“唉,两套门铃呢,我按的那个动静小,吓不着那个老不死的!”周德宽咬牙道。

管清吃吃笑了,问道:“你对她还不错,有感情,否则吓死她一百回了!”

“嘿嘿,吓过,但都只是心脏病发作死不了啊,还得花我的钱,回头还挨揍。”周德宽说道。

“管清,你过来!”

周轩冷下脸来,将管清叫到自己身后,跟着这样的叔公,什么好也学不到。傍女大款,然后又盼着人家死,人品有大问题。

是啊,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叔叔!

打开门,周德宽又小声叮嘱,“进去脱鞋,这里有清水,可以先洗一洗……”

周德宽没说完,虞江舟翻着白眼踩着高跟凉鞋进去了,艾米紧接着进去,周德宽叫了两声不管用,对管清说道:“要不你洗……”

嗖,管清已经进去了,周轩抱歉道:“二叔,他们都爱干净,觉得光脚不文明也不卫生。”

“对,习惯不同嘛。小轩,你……”

周轩也进去了,周德宽突然有了底气,妈的,婆家人来了,老子不怕了!说归说,还是洗脚后光着走了进去。

客厅里空荡荡的,管清转了一圈,扯开嗓子大喊一声,“有人吗?”

哎呀!

周德宽急的就要去堵管清的嘴,可不得了了,这要吓坏人的。

“谁啊!”

又是那个粗浑的声音,从楼上传来,这回周轩听清了,基本是个女人的嗓门,够粗,中气十足。

蹬蹬蹬,一个捂着胸口的女人身穿白色到大腿根的吊带睡裙,甩动着一身白花花的肥肉跑了下来。头上戴着块花头巾,个头一米七,体重二百七,睡觉也不卸妆,挤在一起的五官在浓妆下看不出本来面目,也看不出实际年龄。

总之,她的出现让人莫名感到了压力,像是一座大山移动过来。

“小轩,你婶子长得怎样?”周德宽问道。

“这个,皮肤白皙,体态丰满,不愁钱花吧。”周轩拣好的说,也就这条了,周德宽直撇嘴,听出来了,除了有钱什么都没有!

啊!

女人看到了周轩,眼睛里放光了,步伐也变得小了,脸上堆笑的拽着腰走下来,嘻嘻,娇羞一笑,女人捂住了脸,又腾出一只手捶了周德宽一拳,“宽,你这回总算让我高兴一次。”

哎呦,这回轮到周德宽犯心脏病了,捂着胸部蹲在了地上,女人也不看他,热情的拉着周轩坐下,“啧啧,真帅,嘻嘻,怎么这么帅呢!”

做出女孩子的经典妩媚动作咬嘴唇,却让人鸡皮疙瘩直掉,女人又低头笑了,可惜咬反了,咬的是上嘴唇!

“夫人,你好。”周轩想要抽回手,却被死死按住,礼貌打招呼。

“轩,你好,叫我晋芬好了。”女人眨眨眼睛,一只手快速在周轩脸上摸了把,嘻嘻又捂嘴笑了。

虞江舟差点就翻脸了,走过去黑着脸坐在周轩身边,可惜晋芬根本不看她,眼睛里只有周轩,“这么俊俏的小模样啊,看见就忘不掉。”

激动不已的晋芬突然张开双臂,噘起红艳艳的嘴巴就要亲过去,看位置还是周轩的嘴巴。

周轩惊出一身冷汗,于情于理,这都不对,连忙往后仰,关键时刻,还是管清够机灵,一下子坐在周轩腿上,“师父,抱抱!”

“好,抱抱,呵呵,长不大。”周轩尴尬的笑道,顺势又将管清塞到两人中间,不得已,晋芬才往旁边挪了挪,皱眉道:“哎呦,瞧这孩子长得,真够吓人的。”

“怎么也比你好看!”管清不屑反击。

晋芬沉下脸来,周轩没忘来这里的正事,笑道:“夫人,感谢这些年对我二叔的照顾。”

“别提了,当年啊,死皮赖脸的跟着我过来打工,笨手笨脚弄坏不少东西,还赔不起。说是结婚,其实就是卖给我了!”

晋芬语出惊人,周轩看向周德宽,他已经把脸别向一旁,直擦脑门上的汗,应该是真的,这是两人私底下的约定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