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2章 小屋藏宝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那夫人是做什么生意的?”周轩问道。

“讨厌,叫晋芬!”晋芬又笑了,距离近,周轩看到有粉从眼角的沟壑掉下,落在了腿平面上。

“好吧,晋芬女士……”

“晋芬啦!”

鸡皮疙瘩又是一层,但周轩何许人也,经历过狂风恶浪,还是能镇定自作的,“晋芬,我二叔弄坏了什么东西?”

“我是卖瓷器的,那段生意不好,找周德宽算。他说什么,财运主南,意思是往南边走有财运。其实当时我是想运到印尼南部去的,结果刚出海就遇到大风,一船瓷器全都给晃碎了,损失可不小。”

想起往事,晋芬还在生气,硕大的胸脯每次起伏都要压过来似的。

周德宽嘿嘿赔笑,“芬儿,别生气,咱俩结婚我不也给你带来财运了嘛!”

“哼,也就是沾轩的光,你最近才抵上过去的债,否则啊,按现在的速度,再有五年也还不完!”

晋芬眼睛瞪着,转头看向周轩,又换上笑脸,碍于管清从中间坐着,歪头看着周轩,真是越看越喜欢,裂开的嘴冒出口水,就要聚滴流下,管清推了她一把,才坐直身体。

“轩,外面小花园不错,出去看看吧?”虞江舟都要被憋坏了,提议道。

“好,进来时看了一眼,风景很别致。”

周轩含糊一句,还没说完就起身了。晋芬也要起身,可是坐的太久,连忙招呼周德宽,“快扶我起来。”

“自己起来就是呗!”周德宽仗着侄子在,壮胆说道。

晋芬脸色阴沉下来,突然往前一扑,沙发都往后滑动了一米,而周德宽已经被晋芬骑在身下,挥拳头就是一通猛打。

毕竟是自己的叔叔,周轩不悦去拉架,对方体重成为制约身手的重大障碍,撕扯好半天,周轩四人才合力把晋芬给推到一旁。

“晋芬,守着我就这样欺负二叔,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。”周轩沉声问道。

“大侄子,二叔,二叔不行了!哎呦,疼死我了,真疼啊!”

周德宽半真半假的吆喝,不过刚才那几下打在身上,一般人也受不了。为了躲避濮梅跑到马来西亚,却又遇到这样的悍妻,让周轩对这个叔叔有了一丝同情心。

“不就是欠你点钱吗,多少,说个数,我替二叔还!”周轩冷下脸来,周德宽激动的哭了,拍打着地面哀嚎,“大侄子啊,一家人,绝对是一家人!”

晋芬看到这种情形,有点慌了,用脚踢了周德宽一下,小声提醒道:“又不是第一次挨揍,你别装了,快起来!”

见周德宽赖在地上不起来,周轩又是板着一副严肃的面孔,晋芬把周轩拉到一旁,叹口气道:“轩,周德宽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,有点成绩就翘尾巴,无论给他多少钱都能花完。唉,马来西亚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当初看中他也不全是还债,还是你们国家的男人好,只有一个妻子。”

这些是肺腑之言,但周轩强调道:“可以理解,但打骂是不对的,时间长了,他的心也跟你疏远。”

“是啊,尤其最近,他赚的比我多,真怕他哪天不要我了!”

呵呵,周轩笑了,晋芬能说出这样的话,说明还是很在乎自己这个叔叔的,不便多说。说完话,周轩转身,晋芬又盯着他的背影猛瞧,伸手就朝着屁股摸去。

啪!

管清一巴掌将这个咸猪手给打开,“喂,知道你脸皮厚,也得看看俺师父是谁啊!”

“嘻嘻,小轩这个小迷人的!”晋芬并不以为然,周轩遭人喜爱,她也是理论上的婶婶,亲密一下也没什么的。

这个家待不下去了,周德宽和晋芬两口子苦苦哀求,绝对是发自内心想留下他吃饭。周德宽为的是家庭问题还没解决,而晋芬巴不得周轩永远留下才好呢。

周轩以急着返回国内为由拒绝了二人,周德宽将他送了出来,一出大门就埋怨道:“小轩,你跟那老娘们说了什么啊?”

“什么也没说啊。二叔,你也会看相,就没看出来她有什么问题吗?”周轩反问。

“有福啊,要不是看中这点,当初我还不卖给她呢,呸呸,娶了她!”周德宽说道。

“何止是有福,还是福寿双全,看来,你们白头偕老的可能性很大。二叔,听我一句劝,已经这样了,想想当初落魄时人家对你的好,正经跟人家过日子吧!”周轩劝说道。

“我也没找别的女人啊!”周德宽眼神闪烁,明显在说谎,知道瞒不过,叹口气说道:“好吧,我的私房钱租了套小房子,很小的那种。”

“金屋藏娇?”虞江舟问道。

“藏宝!对了小轩,我带你过去看看,那都是我淘来的宝贝,喜欢就拿走几件!”周德宽说道。

“藏宝干什么?”周轩问。

“钱不多,博彩从来都是赔多赚少,存钱会被发现。我就想着从网上买些古董什么的,万一哪个增值了,我后半辈子就不愁了。”周德宽嘿嘿笑。

说是顺路就能到,周德宽坚持让周轩过去一趟,送他宝贝是借口,还是想让大侄子过去鉴别下宝贝,把把关。最好能有两件值钱的,直接出手换票子。

这是一个普通的居民区,住在这里的都是普通居民,周德宽选在这样的地方藏宝,一是租金便宜,另外也不会被小偷惦记。

一排平房前,周德宽在其中一间停下,将屋门打开。有些好事儿的人围在外面,还有个孩子扒在窗口往里看,都被周德宽赶走,随手将厚厚的窗帘拉上,室内光线有点暗。

唰。

突然有道光芒闪过,可是等周轩再去追逐时,已经不见了。

灯被打开后,周德宽又扯开窗帘缝往外看,担心有人知道他这里有宝贝。管清嘲讽道:“俺两位漂亮阿姨,一看就是有钱人,俺们一来,你这个地方早就暴露了。”

“是啊,该转移了。”周德宽一本正经道,思索下一个藏宝地点。

周轩却在架子前观看,心里还是很震撼的,这些年周德宽真的收藏了不少东西。可惜啊,都跟当初起名馆挂的那副非字非画的符一样,都是忽悠人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