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6章 净往寺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而如今,周轩能为奋不顾身离去的未婚妻所做的,只有到这个陌生的国度为她超度亡灵。想到这里,他的心头不由泛起酸涩,尼泊尔旅游,更像是一场苦行。

接近鲁潘德希,立刻感受到浓郁的宗教气息,来来往往的人们带着专注的虔诚。佛教徒都知道佛在心中,然而朝圣的步伐却没有停止,在那里有着广为流传的神圣传说。

一个安静的美丽花园,水池中所有莲花开放,树枝低垂,祥瑞千条,一株无忧树下,佛祖从母亲右肋出生,发下了惟我独尊的宏愿。

两千多年来,这个地方成为佛教徒的终极目标,很多高僧大德也不远万里来这里拜求真经。周轩来这里,却有着另外一个目的,为苗霖的亡魂超度。

来到蓝毗尼花园,便看到各色长长的经幡将天空遮挡,道路两旁也有很多静坐的修行者,来往的教徒居士还有游客川流不息,却都是静悄悄的,没人大声喧哗。

“请问,这里是要举行什么活动吗?”周轩拦住一位在家人打扮的老妇问道。

老妇点点头,哽咽道:“蓝毗尼花园中的净往寺来了几位高僧,这三天轮流不间断专门做法事超度亡魂。而且,不收取任何费用。”

周轩心头一喜,说道:“太好了,现在已经开始了吗?”

“嗯,今天已经开始了,是为未成年的婴孩超度,明天的法事是为老人超度,后天是为遭遇不幸的年轻人超度,也是场面最为弘大的。”老妇耐心说道。

虞江舟叹口气,走过去说道:“轩,那咱们就找地方住两天再过来。”

“老人家,谢谢你!”周轩双手合十,真诚道谢。

“没什么,只有在这里,才不会感到孤独。”老妇颤抖着手,从怀里取出一张照片,是个年轻男子,周轩打听道:“老人家,冒昧问一句,这位是您的?”

“儿子,唯一的儿子。”老人眼泪瞬间掉下来,闭上眼睛不忍再看,又放回怀中。

“老人家,不如跟我们去旅店住两天再过来。”相见是缘,周轩邀请道。

老妇却摆摆手,“不行,我还得去排队。”

“怎么还排队?”周轩愕然问道。

“唉,那天得多少人来净往寺啊,法事会场是有限的,牌位也放不了那么多,不排队怎么行?”老妇人说道。

周轩惊醒过来,扶着老妇说道:“老人家,我跟您一起去排队吧。”

“好,一起排队。年轻人,你是为了谁超度啊?”老妇人打听道。

“未婚妻。”

“哦,那你带着另外两个来气她可不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跟在后面的艾米,听到过一些关于苗霖的事情,有的认说她出国了,但周轩却在世界各地发放她的照片寻找,今天可以证实,她已经不在人世了。

“周董很爱她吗?”艾米问道。

“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!”

虞江舟内心五味杂陈,从好朋友角度,她是盼着苗霖灵魂安息的,但从个人感情方面,她更希望周轩能重新开始。

艾米唏嘘不已,将跟周轩接触后的前前后后仔细回忆一遍,一些答案开始明朗起来。

净往寺外观看起来跟国内的寺庙很相像,这源于两国文化交流密切,果不其然,寺院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,看人数得在三百之上,除去下午和明天的法事,至少还有一百人是为第三天的法事来的。

老妇有些着急,步伐都乱了,踉踉跄跄走不稳,周轩扶住她,排在队伍最后面,劝说道:“老人家,看着脚下,路有点不平。”

“唉,谢谢你啊。这里可真好,每次来都能得到帮助,如果死后也能在这里被超度,就解脱了。”老妇人感慨道。

高僧所做的法事不属于通超,需要报上被超度人的姓名,对人数有限制,而且每场又得在两个小时之间,半天过去了,前面也只进去五十多个。

所有人都很着急,周轩最为焦虑,中午连饭都吃不下去。

“师父,俺替你一会儿吧!”管清拿着一瓶水过来,周轩喝了两小口,看着前面的队伍,说道:“管清,你替这位老奶奶排一会儿吧。”

“好啊!”

老妇人感动不已,却躬身谢绝了周轩的好意,“我能为儿子做的只有这些啦,就让我坐在这里等着吧。”

周轩也是这个心思,管清耷拉着脑袋回去报告,还是劝不动。

虞江舟有些着急,这么干等着,还不得把人给靠出毛病来,但是,里面的进度却不看活着的人辛苦与否,还是有条不紊的进行。

“虞总,你别愁了,周董挨两天没问题的。”艾米说道。

“我知道他身体好,但在公司他也没有假期,总是这么劳累,铁打的人也熬不住。”虞江舟眼圈发红了。

“可以给周董找来毯子躺下睡觉,有出来的就叫醒他,或者,把他往前抬也行。”艾米嘻嘻笑。

“呵呵,这个办法好。”

只是,等毯子拿过来,周轩也不用,而是让那名老妇人坐在上面,累了也可以躺下休息。毕竟,年岁大了,扛不住折腾。

死者不宁,生者劳苦,如果佛祖看到世间人还是生活在苦水之中,也会大发慈悲,让这个队伍快点前行吧!

一天过去后,看前面的队伍似乎也没缩短,因为后面为婴孩超度的人进去了。

“会不会第三天时,到了咱们却进不去?”又累又担心,老妇人的手一直在颤抖。

“应该不会,老人家,如果进不去,我也可以出钱请其他的高僧来给您的儿子做法事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年轻人,你是佛祖派来的吧?”老妇人感激道。

“我,是来找佛祖的。”周轩幽幽道。

第二天格外难熬,昨天夜里只是打了几个小盹,现在困意上来,闭上眼睛却睡不着,总是回想起苗霖的音容笑貌,似乎耳边她还在喊,“轩,我在这里,在这里!”

“轩,醒醒,下一组就该是咱们了!”

虞江舟的声音将周轩惊醒,此时已经是第三天上午,前方排队的只有十几个,再等一会儿,一定可以进去的。

前面的老妇人还在毯子上睡觉,双手捂在胸口位置,那里有儿子的照片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