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4章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回到临海后,周轩又和张磊会面。周轩失联好几天,把他吓得也够呛。山上那几名受伤的都是魅影组织的基层成员,被卡在冰缝里的人命大活了下来,却难逃截肢的命运。

“周轩,这次收获也是很大的,魅影在尼泊尔的临时据点被捣毁,三十名成员有五名在逃,其余都已抓获。”张磊兴奋道。

“是,他们活动越频繁,露出的马脚越多,总有一天,老巢也会暴露出来。”周轩淡淡道。

“我就说你是个大鱼饵,还不信!”张磊哈哈大笑。

“张组长,我差点死了!”周轩不满抗议。

张磊将办公室门关上,小声笑道:“我是不信邪的,但你徒弟是金口,俺师父长命百岁,逢凶化吉!”

张磊学着管清的腔调,猛一听还很像,周轩苦笑摇头,可以兼职去做配音演员了。

每个国家都在严控非法组织的发展,尤其是魅影组织的蠢蠢欲动,令国际警方高度警惕。临海自然不用说,美国、澳大利亚、欧洲诸国纷纷展开自查活动,顺藤摸瓜,一些潜伏在各个行业的基层成员被揪了出来,随后供出一大批,不乏中层管理者。

谈不到重创,但也敲响了警钟,魅影组织安静下来,周轩的生活再度恢复平静。

艾米几次救了周轩,她的嫌疑也被解除,被周轩重用,由旁听会议到有了发言权,都意味着周轩对她的信任度不断提高。

这天,天沐养老院的谭尚文来到了创富大厦,穿着还是那么朴实,年纪虽然更大了,但精神头却格外得好。

“谭院长,好久不见了。工作太忙,也没顾上去看您和院里的老人们,千万体谅。”周轩连忙让艾米倒茶。

“嘿嘿,这话该我说,你那么忙,能记得我就不错了。其实啊,我来市区办事,路过这里很多次,就是不好意思前来打扰。”谭尚文吸溜的喝着香茶,笑容憨厚。

“养老院那边的情况还好吧?”周轩问。

“多亏了你的捐助,大家倒是衣食无忧,老有所乐。岁月不饶人,走了两个,但都挺平静的。又进来五个,也能和大家谈得来。”谭尚文道。

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,出现这种情况也是正常,周轩又问:“谭院长,过来找我有事儿吗?”

“没!也没什么,大家都惦记你的好,都挺惦记你的!”

“呵呵,谢谢老人家们的牵挂。”

“唉,人老了,嘴可碎了,都想看看你,天天跟我念叨。”

谭尚文搓着手,觉得这些话不好开口,周轩是个大忙人,也没时间去看望他们这些闲散的老人。可那些老头老太太听不进去,这个耳朵听了,那个耳朵冒出来,过后再问,周轩怎么还不来啊?

“真是抱歉了,我在外航海近一年,回来后,正赶上集团发展,实在没抽出时间来,改天一定过去看望大家。具体时间不好说,但不会超过一周的。”周轩真诚说道。

“我就是这么一说,不是非要去,打扰你了。”谭尚文并没有逗留太久,取出像素不好的手机,给周轩拍了几张照片,说是要带回去给老人们看,也算是给他们一个交代,省得天天跟自己念叨。

谭尚文走后,艾米笑着赞道:“周董,你的人格魅力了不起,连老人都想着你。”

“每个人都有老去的那一天,他们就是我们未来的样子,应该给予足够的尊重。我们现在不尊重他们,将来谁来尊重我们?”

“呵呵,自愧不如!”艾米学着周轩的样子抱抱拳,倒有几分可爱。

“通知大家开个会吧,我有个想法。”周轩道。

艾米立刻去下达通知,很快,董事会人员就聚集在会议室里,周轩道:“就在刚才,天沐养老院的谭院长来过了。”

“我记得那老头,醉心于慈善,甘于奉献。”姜靓正好也在,笑着说道。

“赛貂蝉姑娘还好吧?”丁卫噗嗤笑了,他不是董事会成员,却每次都赖皮的跟着姜靓参加会议,姜靓瞪了他一眼,“不要嘲笑老人。”

“不是,她真的很好笑。”

“喊你小丁丁啊?”

“不是,她说我跟姜氏能凑合。嘿,你说这老太太是不是神了?”

虞江舟敲敲桌子,皱眉道:“说话注意场合,闲扯散会下班后再说。”

“在思想境界上,我们还跟他差很远。”周轩感慨一句,又说:“我记得,之前曾宇说过,投资养老院也是个不错的项目。”

“是我说的,但是从咱们集团目前的发展情况看,养老院的收益还是不如高科技项目。”曾宇点头,暗自赞叹周轩的记忆力真好。

“做企业不能只想着经济效益,还要顾及社会效益,我想投资养老项目,收入并不重要,有道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要做一些公益事业。”周轩道。

“我赞同!”欧强立刻举手。

“嘿嘿,欧强早就惦记把他妈送进去了。”丁卫跟大家混熟了,调侃道。

“他妈还得看孩子呢。”姜靓咧嘴乐,看到虞江舟瞪眼睛,连忙也举手,换上严肃表情,“我支持!”

“你俩真是闲的。”欧强嘟囔一句。

其余人也举起手来,这个项目虽然看起来比较传统,一时间也难以创造很高的利润,但如果运营得当,也能有广泛的市场前景。

“在现状看来,养老院是什么地方?第一感觉就是没人管的老人居住的地方,大家刚才的玩笑也说明了这个问题。所以,如果咱们要建养老院,那就要营造家的气氛,老人之间有伴,也不能脱离与子女的互动。”周轩说道。

呱唧呱唧!丁卫鼓鼓掌,认真道:“周轩,我不是给你泼冷水,老人也不好伺候,涉及的问题很多,我有一个哥们儿,就是干这个的,赔的倾家荡产。”

“说说看,问题都在哪些方面?”周轩问。

“孤寡老人不说了,有吃有住就行。而那些有子女的,总觉得养老院对他们父母照顾的不好,摔倒了受伤了,养老机构要赔偿,还有治病,更是一笔很大的开资。我那个朋友,就是因为一名老人突然死亡,被人告上了法庭,赔了不少钱。开养老院跟开幼儿园是一样的,出发点值得表扬,但风险值很高,闹不好还会出丑闻。”丁卫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