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5章 年轮养老院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卫哥提醒的不错,但我们不能因为存在问题就不去做,在管理上建立规范,尽量避免这些争端。另外,各种服务公开透明,出现问题第一时间解决并积极提供帮助。”周轩道。

“你境界高,我服!”丁卫竖起大拇指。

“我们必须有专业的管理人才,这里面还牵涉合同的规范和严谨。谭尚文可不行,正规的养老院只打感情牌是没用的。”虞江舟道。

“我跟江舟意见一致。”丁卫老毛病犯了,一脸贱笑看着虞江舟,姜靓在桌下踢了一脚才反应过来,回头嬉皮笑脸小声问道:“你是不是吃醋了?是不是?”

“滚!”姜靓低吼。

“就按虞总的意思来,那就打听一下,哪个私营的养老机构办的最好,把负责人找来商议下。”周轩道。

这只是开会的一件事儿,周轩接着又说,想要成立贤士公益基金,募集全社会的力量,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群。

大家对此非常赞同,全票通过,丁卫首先拍板,他会捐资一百万到公益基金中,随后得意的冲着姜靓笑了。

姜靓还是冲他直翻白眼,区区一百万,算个毛啊!但在丁卫看来,这眼神里带着感情,对,是敬仰,嘿嘿咧嘴傻笑。

经过商议,贤士集团出资十亿,成立贤士公益基金,具体的手续问题,由虞江舟亲自去办理,同时建立网站,每一笔钱的进出,都要毫不隐瞒的呈现在公众面前,接受监督。

两天后,周轩让刘浪开车去了天沐养老院,老人们一看到周轩,立刻围拢过来,就像是看见儿子一样的亲切。

周轩询问了大家的身体状况,又查看了养老院的具体设施,还陪一位老人下了盘围棋,为了哄老人开心,他竟然输了。

“哈哈,我厉害不,周轩都不如我。”老人开心的手舞足蹈,像是个孩子,另一位老人不服气道:“你连我都下不过,怎么可能赢过周轩呢,一定是他让着你!”

“你技不如人还乱讲话,难怪遭报应嘴都歪了,整天流口水!”老人不满道。

“你也没好哪里去,昨天又尿床了吧?”另一位老人反驳。

大家哄笑,两个老人也只是拌嘴,没发生肢体冲突,周轩笑着抱拳道:“诸位,可别因为我吵架,周轩担待不起啊!”

“哈哈,我们就是解闷,高兴都来不及。周轩,来,再下一盘,这回拿出真本事来,不能让着我啦!”老人兴致颇高道。

谭尚文摆手道:“赵叔,周轩工作忙,还是让柳叔陪你下吧。我跟周轩还有点事儿谈,你们玩着啊。”

养老院有了钱,基本设施也都得到了改善,实木床和桌椅,被褥也都是品牌供应。跟着谭尚文参观了厨房,有了正规的食堂,消毒清洗都很到位。

“谭院长,怎么工作人员都没穿工装?”出门时,周轩不解问道。

“有那钱能给这些老人多吃半个月的肉!”

谭尚文振振有词,周轩呵呵笑了,也没再多说什么,观念改变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成功的,可以慢慢来。

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四点多,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来访,正是虞江舟约来的,名叫年华宁。

此人正是临海最大私营养老院的负责人,身上的光环很多,优秀青年、慈善家、感动临海等等,即便是很多领导出席的场合,也能看到他的影子,在临海算是个风云人物。

“周董,听到您的邀约,我马上就赶来了。”年华宁客气地跟周轩握手。

“年院长,你是我敬佩的人之一。”周轩道。

“周董客气了,我只有一个理想,那就是做一名好人,其实也没做什么大事儿。”年华宁呵呵笑道。

“水滴石穿,小事儿汇集起来,那就是伟大。”

“周董,请问叫我过来,有什么事情?”年华宁问道。

“贤士集团想要投资养老领域,争取让老人们都能老有所依。”周轩道。

“太好了!”年华宁立刻竖起了大拇指,“就拿我们临海来说,老人的数量不比孩子少,可是养老院的数量,还不如幼儿园数量的百分之一。与此同时,养老院存在的问题也很多,引不起社会关注。”

“还是有区别吧,对于孝顺的孩子来说,更喜欢让父母在家中养老。”周轩道。

“这是很重要的一方面,但有些老人不想麻烦子女,也不想一个人呆在家里,毕竟人是群体动物,到老了更加明显。但带来的新问题是,很多小区居民不太喜欢靠近养老院。年华宁摇头道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怎么说呢,一个很现实的问题,老人们多灾多难,养老院里经常有救护车和殡仪车出入,他们会觉得不吉利。”年华宁说道。

“解决了老人的问题,但也不能让居民有心理压力,这就牵扯一个选址问题,争取解决吧。人老了,不意味着心甘情愿的等待死亡,我刚从养老院回来,依然可以感受到他们身上不灭的生活热情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这就是我要说的,开办养老院十年了,我很了解老人的心理,他们同样不甘寂寞,希望老有所为。”年华宁道。

“年院长,能说说你们年轮养老院的情况吗?”周轩问。

“没什么隐瞒的,三个字,不盈利。”

“只是好人的动力,支撑你做这一切?”周轩又问。

“大家对养老的问题认识不足,养老院收费也太低,限制了发展。”年华宁叹了口气,“这些年,我们的养老院搬了三次家。”

说起搬家的原因,年华宁也颇有几分无奈,年轮养老院一直采用租房子的形式,地点都是档次不高的小区,而老人们喜欢唱戏,出现了扰民的现象。还有就是刚才提到的问题,有人认为紧邻养老院不吉利。

“诚实讲,政府还有社区对这件事都是非常支持的。小区物业一开始也很支持,但经不住居民的投诉,虽然不好意思明着撵,但明敲暗点的就是希望养老院搬走。更有甚者,有人说,挨着养老院自己就会得抑郁症,搞得我们非常被动。”

从见到年华宁,他就一直在叹气,看来这件事真正操作起来,非常困难,也很复杂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