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7章 风雨夜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个中间人的角色不好当,裴德曼和罗雨凝是真心相爱,而罗吉野夫妇也绝不会松口。

周轩重新坐在裴德曼的对面,摆手道:“裴德曼先生,可能是习俗不同吧,阿姨不想要你这笔钱。”

裴德曼耸耸肩,表示很遗憾,将卡放进了包里,其实,他也能感受到这个家对他的排斥,一直保持着绅士风度,心情也不太好。

“先去我那边坐坐吧!”周轩发出了邀请。

“还没有见到雨凝的父亲。”裴德曼道。

“别急啊,我尽量帮你沟通吧!”

裴德曼只好起身,又想跟林美华拥抱,林美华却躲得远远的,简直都被吓着了。裴德曼很尴尬,其实在他的生活习惯中,是不喜欢和人近距离接触的,除非是亲人和最好的朋友。

直到从窗口看着周轩带着裴德曼坐上了车,林美华这才松了口气,仿佛送走了瘟神,接着又给罗吉野打电话一通发火。

裴德曼理应受到尊重,只是因为跟罗家的这层特殊关系,才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冷遇。坐在车上,裴德曼才收起林美华口中描述的傻笑,神色非常凝重,任务没完成好。

周轩不禁微微摇头,罗雨凝啊罗雨凝,芳华褪色,泯然众人,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没有考虑周全。自己的父母性格,她应该最清楚,还连累丈夫到这里受气。

风度翩翩的裴德曼一进入创富大厦,立刻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,有人觉得眼熟,知道是个大名人,但一下子叫不出名字来。周轩并不想招来新闻记者,还是吩咐下去,任何人不许对外透露此事。

进入办公室,艾米一眼就看出是裴德曼,非常惊喜,连忙殷勤的给他倒茶,裴德曼喝完一口就再填上热水,半蹲在跟前仰脸看着。

管清看不下去了,太给贤士集团丢人,将活揽了过来,艾米还不忘顺道合影留念,离开的时候动了女孩的坏心思,对裴德曼眨眨眼睛,但裴德曼心事重重的样子,没有看到。

“周轩,你变了很多。”裴德曼道。

“上次与先生相遇之时,我身上大海的颜色还没有褪去,现在倒是胖了不少。”周轩笑道。

“呵呵,我是说,没想到你跟罗雨凝的父母相处得这么好。”裴德曼笑道。

“早就放下了,罗局长对我的帮助也非常大。”周轩道,接着又问:“雨凝怎么没跟来?”

提到这里,裴德曼眼中有了神采,开心道:“雨凝又怀孕了,是个男孩,另外,还要照顾ring,来不了的。”

又给裴德曼孕育孩子,这无疑是真爱,在周轩听起来,还是有点酸气,不好过多评价,说道:“恭喜先生了。”

“对了,罗雨凝给你捎来一件礼物。”裴德曼说着,从包里取出一本包装精美的诗集,递到周轩的面前。

书籍封面是一幅画,小女孩的背影纤瘦孤单,伫立在夕阳之下,身后是拉长的影子,与其相伴的只有一棵树。

中文版的诗集,名字只有两个字,《追逝》,作者,罗雨凝。

“不错,雨凝没有放弃写诗。”周轩赞了一句,随意翻开,只是看了一眼,就不禁愣住了。

“雨息风平残花落,云卷燕飞天涯遥。小楼又现玉人窗,抚箫轻吟强颜笑。”

正是周轩跟罗雨凝初次邂逅时对的那首诗,没想到时间这么久了,她竟然还记得,还印在了诗集的扉页上。

继续翻开,是另一首周轩熟悉的诗歌《长相忆》,正是他在英国勇士勋章颁奖晚会上即兴唱的,而注明的诗歌作者,正是周轩。

“山外夕阳云外天,缱绻柔风动珠钗,伊人凭窗轻吁叹,多情公子今何在。相思难解长相忆,春梦乍醒容妆残,红颜易老君莫待,暮霭深处有牵念。”

“周轩,借用你一首诗,不会介意吧?”裴德曼笑问。

“没什么,雨凝喜欢就好。”周轩内心起了波澜,并非因为罗雨凝借用了他的诗歌,而是,罗雨凝这么做,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?

又翻开一页,却是一首现代诗,名字叫《风雨夜》。

“你沉默与我相拥,在这喧嚣的风雨夜,在这小小的旅馆房间里。时间静止爱恋,缠绵化作永恒,那一刻,我是你的女人,深深地幸福着。后来,我住进了藤蔓上的小屋,没有风雨,宽大的树叶呵护着我,却怀念那晚的风雨夜,在高高的树上,我望不见归途,万里迢迢。”

往事被掀开,兴隆宾馆501室,周轩和罗雨凝度过了永生难忘的半个夜晚,曾几何时,周轩认为找到了幸福,结果正应了他当时说的话,相见无期。

已嫁作他人妇,第二个孩子就要出生了,这些事就不该再提起,没有哪个男人能无限制的包容下去,裴德曼也是正常男人。

没有继续翻开下去,周轩合拢了诗集,递给了裴德曼,“先生,这个礼物我不能收。”

“周轩,没什么可避讳的,时光流逝,有些爱并不会被抹去,我觉得非常伟大,也很感动。”裴德曼道。

“就像你说的,我变了,过去的应该告别,追逝应该放在心底,祝福雨凝吧!”周轩道。

裴德曼微微叹了口气,又问:“周轩,你就不想把诗集读完吗?”

“不!”

裴德曼接过诗集,重新放回包里,大有深意的说道:“其实,这部诗集只印刷了两册。”

“呵呵,毁掉这一本,雨凝的那本就是孤品了。”周轩有些不自在的开了句玩笑。

“看来,我这次来临海,什么事情也没办成。”裴德曼遗憾道。

“先生,我们是好朋友,不提过去,你想怎么玩,我都可以陪着你。”周轩道。

“先请我吃顿饭吧!”裴德曼笑道。

还真就忘了这个茬,裴德曼可能还没吃饭,周轩立刻打电话通知凯旋大酒店,准备最丰盛的菜肴,随后带着裴德曼下了楼,前去用餐。

“周轩,雨凝她……”

“先生,不要说了,我并非放不下过去,而是公开谈论的你的妻子,是对你的不尊重。”周轩打断了裴德曼的话。

“我想说的不是这些,有些事,我担在肩上也非常沉重。那也是,我的爱。”

“裴德曼先生,我不会争夺你的爱。咱们,聊点别的,好吗?”

“那就这样吧!”裴德曼看着车窗外,棱角分明的脸上,挂着一丝无奈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