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8章 算你欠我的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凯旋大酒店的包房里,周轩还是拿起了电话,打给罗吉野。

“罗局长,消消气,他怎么说也是雨凝的爱人,不过来见见吗?”

“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吗?为什么不把雨凝带回来?我和你阿姨的工资够花,不用他来施舍怜悯,再说了,又不是卖女儿,要送钱也得雨凝来送,他算什么东西?”罗吉野恼道。

“我刚才问了,雨凝怀孕了,回来不方便。听说,还是个男孩儿。”

电话那头的罗吉野怔了一下,声音也变得哽咽了,国内的习惯,月子里要好好养着,独生女儿能不能适应国外的环境,千万别吹风吃冰淇淋,可这些话雨凝听吗?

心疼归心疼,罗吉野还是固执的说道:“那都是借口,不见,让他赶紧走吧,烦透了。”

商量不通,周轩也没办法,看着狼吞虎咽的裴德曼,倒是觉得他有点可怜。

吃的差不多了,裴德曼用餐巾擦擦嘴,这才倒了一杯红酒,细细的品着,说道:“周轩,我给你投资吧!三亿英镑。”

“感谢先生的好意,真的不用,集团目前存余的资金还有五百多亿。”周轩还是拒绝了。

“纵观国际集团的规模,五百亿,哦人民币,可不算多。”裴德曼提醒道。

“这些钱已经够我做很多事情,何况我们发展是靠着社会和团队的力量。”周轩说道。

裴德曼皱了皱英眉,双手拍了一下大腿,有些不满,盯着周轩的眼睛问:“周轩,你真的把我当做朋友吗?”

“当然是朋友,但是先生,你不用刻意做这些。还有,也不用再试图去讨好雨凝的父母,等时间消融一切吧。”周轩坦陈的说道。

“呵呵,你刚才是给雨凝的父亲打电话吧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看来我跟你来是对的,如果赖在他家里,会不会叫来警察把我赶出去?”裴德曼苦笑,罗雨凝的父母宁肯和雨凝的前男友保持亲密关系,却不肯接纳他这个外籍女婿,难道年龄真的是不可逾越的鸿沟吗?相反,裴德曼还觉得自己很年轻,“不说这些了,我很快就要回国。周轩,你想对雨凝说些什么呢?”

“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“哦,不,周轩,你们有着美好的过去,甚至还有,还有,彼此的,联系?”裴德曼摊开双手,作为一名诗人,他居然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述说清楚这句话。

周轩呵呵笑了,开玩笑道:“彼此记住对方还是有可能的,毕竟相识一场,非要说些什么的话,就让她不要再这么任性吧。我们这里有个词,相夫教子,各自有了所爱,该专注属于自己的生活。另外,我也想对你说一句,先生,你太惯着媳妇了。”

“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啊,你可能没有那么在意我这个朋友,但在我心里,你就像是亲人一样,是我的家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我们注定会是一生的牵绊。”

裴德曼动情说道,很感人,说实话,周轩对他的情义还真没上升到这么高的层面。是不是外国人在这方面心胸都很宽广,换位思考,周轩是很难和女友的前任开诚布公的讲这么多的,拱手道:“周轩诚惶诚恐,先生抬爱了。”

裴德曼摇摇头,笑了,“这里面的账哪是那么容易算清的,好吧,算你欠我的,周轩,给我弹奏一曲长相忆吧!”

如果管清在这里,肯定替周轩翻脸了,裴德曼算哪盘菜,竟然敢指使师父,不知分寸。中英也有文化差异,对于欠这个字的含义诠释不同,周轩痛快点头答应了,“当然可以,过会儿我们去听风茶楼。”

“我的人生很简单,读书,写诗,听音乐,偶尔出去旅游,更多的则是呆在家里沉思。不久的将来,还有一双儿女,已经得到太多了。”裴德曼道。

“我很羡慕你,你的生活就是我追求的目标。”周轩笑道。

知道裴德曼来了,丰择还是兴冲冲的来到包房,先是敬了这位诗人一杯酒,又对裴德曼的翩翩风度大赞特赞,然后又合影留念,要挂在墙上。

周轩并不阻拦,很欣赏丰择的这种商业敏感度,凯旋大酒店已经加入贤士集团的麾下,盈利情况比之前还好。

饭后,周轩亲自开车,带着裴德曼来到听风茶楼,还是谷幽兰的产业,老板娘早就吩咐过,服务生预备好了高档包厢和古琴。

已经是黄昏时分,夕阳从厚厚的云层里探出头来,照耀在包间之内,有种说不出的温暖和舒适。窗上的风铃轻轻摇晃着,发出清脆的鸣音,投下一串串浅浅的影子。

裴德曼更喜欢这里,他开心的笑着,取出手机拍下了屋内的景色,诗人的单纯很感染人。

喝了杯香茶,周轩坐在古琴边,手指滑动,再次演奏出那首已经广为流传的《长相忆》,只是,曲子在周轩的手里流淌出来,却包含了不一样的感情,更为打动人心。

裴德曼的眼睛潮湿了,等到琴声停止,轻轻拍着巴掌道:“周轩,你真是个不一样的男人,难怪那么多女子为你痴情。”

“先生的魅力,只怕还在我之上。”周轩笑着摆摆手,这是实话,如果不是这样,罗雨凝又怎么会放弃自己,选择了对面这个男人。

“我不过是个诗人,帮助人们发现世间的美,你不一样,你注定是要改变世界的。”裴德曼认真的说道。

“呵呵,诚实的说,我真没有那个野心,只想要一份安稳的生活。”周轩笑道。

裴德曼从包里取出一盒精致的香烟,抽出一支细长的香烟点上,有好闻的雅致清香飘出来,他直视着周轩问:“你知道宙斯吧?”

“我是学历史的,包括世界史,宙斯是古希腊神话里的主神。”周轩道。

“宙斯是执掌雷电的。”

“裴德曼先生,你可以直言不讳的。”周轩听的出来,裴德曼在暗示着什么。

“周轩,我在英国有许多朋友,间接了解到你的烦恼,我想告诉你,任何一个组织,单单靠着财富和暴力,都无法真正的笼络住人员,还能隐藏的如此深,他们一定有信仰体系。”裴德曼道。

“先生说的是魅影?”周轩惊讶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