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9章 较好的朋友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虽然闪电被收回了,但体系一定还在,我只能给你这么点提示,也是猜测的。”裴德曼道。

说的没错,周轩第一次遇袭,手臂上就有闪电的图案,可是,这个图案再也没出现过,说明魅影组织隐藏得更深了。

“先生太聪明了。”周轩赞道,如果裴德曼的推断是正确的,那么,魅影组织的结构就能逐渐分析出来。单靠经济不足以让这些人对上层死心塌地,确实该从另外一方面去考虑。

“呵呵,我早年写过推理小说,可惜不成功,销量一直不是太好,后来太过郁闷写了首诗发泄,没想到得到了很好的响应,干脆改行做一名诗人。”裴德曼笑道。

终于找到了些相见恨晚的感觉,裴德曼对待周轩态度非常诚恳,周轩也尽量以家人的角色来看待他。

两人喝茶聊天,笑声不断,直到深夜,裴德曼又让周轩送他去临海机场,坐上后半夜的航班,直接返回了英国。

回到家里的时候,虞江舟还没有睡,依偎在周轩的肩头,笑道:“轩,我真是佩服你的心胸,跟情敌还能谈这么久。”

“其实,你该佩服的是裴德曼,他的心胸太宽广了,让我都觉得不可思议。”周轩苦笑。

“他自己都是好几婚了,有什么资格嫌弃罗雨凝?再说,你这么负责任的人,也没跟罗雨凝发生什么吧?”虞江舟耍小心眼儿试探,周轩却是后脊梁骨发凉,这事儿不可多谈,岔开话题:“是罗雨凝的选择,跟裴德曼先生无关,而且,他这次过来,也带着足够的诚意。”

“我总觉得,他没必要这样。”虞江舟道。

“也许吧,他想要告诉我,罗雨凝对我仍然有感情,也是难为他了。”周轩道。

“呵呵,不怕你生气,自恋了,我可是听说,罗雨凝又怀了二胎。”虞江舟又是唏嘘又是羡慕,现在也不知道怎么了,看到那些粉嘟嘟的小胖脸就想捏两下。

“消息很灵通啊,听艾米说的?”周轩大感诧异,他今天才听说。

“是啊,上次旅游回来后,艾米跟我的关系很好。”虞江舟得意道。

“她还说什么?”

“她说,从裴德曼的肢体语言看,他藏着秘密没说出来。这个秘密很沉重,也很珍贵。”

“不说也罢,我不想听。”周轩道。

“真的放下过去了?”虞江舟靠得更近了,香气扑鼻。

“早就放下了,纠缠对彼此都没什么好处,我要抓住现在拥有的幸福。”

周轩猛然拉过被子,将二人盖在了里面,抖出波浪颠倒的形状,持续不断,好痒,虞江舟发出咯咯的笑声。

第二天上班后,周轩拨通了张磊的手机,将昨天在听风茶楼跟裴德曼的交谈,简单叙述了一遍。

“诗人当侦探了。”张磊笑道,“裴德曼说的有些道理,但假如存在宙斯等所谓的信仰,也会局限于魅影组织的上层,下面是不知道详情的。”

“保罗和那位船长没提供新的线索吗?”周轩问。

“他们还是小喽啰,知道的事情不多,被金钱给诱惑了。可惜啊,满宏让陶宝儿给杀了,那才是一条大鱼,他是有些名气的,加入这样的组织,一定是受到了某种蛊惑。”张磊遗憾道。

这件事先放在一边,张磊又说道,“我已经跟上级汇报了你在尼泊尔遇险的情况,争取能对你的行踪进行特殊保护,再出门的时候多加小心,魅影组织变得越来越疯狂了。”

“我的家人也都需要保护。”

“还好,家庭成员简单,要是外面搞出一堆娃来,我们再多人手也忙不过来啊。”

周轩哈哈一笑,扯远了,说道:“非常感谢。”

傍晚时分,周轩再次来到红十字医院,为布莱克进行针灸,经过长时间的有效治疗,布莱克情况越发趋于好转,护士说,眼动的次数明显增加,手指也越发趋于灵活,这都是即将醒来的前兆。

话虽然这么说,即便是布莱克醒来,能否恢复成原来的样子,依然不容乐观。他的智商有可能停留在从前的时光,可能是三十岁,十岁,甚至还早,也就是说,他能想起来的都是以前的事情。

“轩,这几天,布莱克在手机上,摁出了一个名字,沃克,出现过三次。”随后赶来的裴胜男,向周轩汇报了这一情况。

“还有其它的暗示吗?”周轩问。

“还有friend,出现过一次,我猜,沃克可能是他比较好的朋友吧!”裴胜男进行推断。

“这个信息很重要,胜男,辛苦你了。”周轩道。

“怎么感谢我?”裴胜男眨巴着眼睛问。

“你现在也不缺钱,要不,给你换一栋别墅?”周轩笑问。

“才不要呢,跟我妈在这里生活得很好。”裴胜男拒绝了,别墅区距离市中心都比较远,她还惦记着照顾布莱克,也好跟周轩能经常见面。

周轩双手拍拍裴胜男的肩膀,裴胜男喜滋滋的盯着她对自己说出几句中听的话来,可惜,有些话到底没说出口,换了个话题问道:“胜男,那本书写的怎么样了?”

“差不多了,你出钱帮我出版吧!”裴胜男道。

“真小气,这能花几个钱,我再给你题写书名。”周轩大方道。

“没想到啊,咱也能著书立传了。有了这个资本,也不用怕导师扣着我毕业证不发了,嘻嘻,有个当校长的爹就是好啊!”

裴胜男一个人傻乐,周轩心中长叹,姜还是老的辣,闫平川才不会徇私枉法,打动导师的还是裴胜男从海上搜集的原始部落语言汇总,那可是宝贵的研究资料。

“你在我心里,一直都是特别棒的。”周轩道。

“哼,忽悠,怎么也比不过虞江舟。”裴胜男哼声道,想想眼眶就湿了,苗霖找不到了,可还有虞江舟,那也是感情上的强大对手。

周轩没接这个话茬,又问布莱克的母亲,可否认识沃克这个人。布莱克的母亲说,儿子健康的时候,母子间交流也不多,毕竟他是成年人,所以并不熟悉布莱克的交往情况。

晚上十点,周轩刚刚脱衣上床,南宫新月的电话就来了,“弟,我查到了一个情况,给布莱克汇款那个人,名叫满宏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