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3章 上一代的恩怨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刘栋的形象不错,人也非常时尚,将来能否走模特路线?”周轩问道。

毛恬恬滞了一下,露出狂喜的表情,激动道:“这个当然好啊,我也可以指导他,这样,他就不会说我没用了。”

“前提是,必须考上大学以后。”

周轩和毛恬恬都笑了,正好可以给刘栋些压力,好好把高中读完。另外,管清和刘栋也成为同龄好友,两人称兄道弟,这也是毛恬恬和刘浪所期待的。跟着管清,一定能多学很多东西,近朱者赤,总会进步的。

不得不说的是,管清有一样不如刘栋,而且还是远远不如,那就是早恋。刘栋进校第二周就交了个小女朋友,被老师叫家长。看得出来,已经长大的管清对此也是很羡慕的。

这天晚上,周轩从布莱克那边回来,刚进家门,还没来及换鞋,就接到了刘志的电话,“三弟,到星海咖啡屋来一趟吧,我等你!”

“好,我马上就过去。”周轩答应。

“不要带别人,我已经派车过去接你了。”刘志道。

一听这个口气,就是有重要的事情,虞江舟已经做好了饭,嘟囔道:“轩,就不能吃完再走。”

“大哥找我,不能不去,饭菜给我留着吧,回来全部吃光光!”周轩在虞江舟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,转身又出了家门。

一辆黑色的大奔开了过来,司机放下车窗,喊了一声轩哥,说是刘志让过来的。

周轩这才放心上车,司机快速发动车子,来到一处偏僻的小街,挂着彩灯的牌匾上,写着星海咖啡屋几个字。

门口站着两名黑衣人,周轩基本可以确定,这里已经被刘志包场了,外人是进不来的。

走进屋内,空荡荡的大厅里,只有刘志一人,坐在靠墙的角落里,慢慢的品着一杯咖啡,神色淡然。

“大哥,怎么选择了这里?”周轩问。

“这间咖啡屋不大,却有三十年的历史了,我年轻的时候经常来。”刘志道。

寻找之前的回忆。

周轩在对面坐下,一名年轻的服务生连忙过来,毕恭毕敬的端上一杯热咖啡,躬身施礼后,接着退到了远处。

屋内飘荡的音乐,周轩大都没听过,从旋律分析,都是些老歌,缠绵悱恻,以宣扬爱情为主题。刘志端起咖啡杯,当成了酒,敬周轩道:“三弟,首先感谢你找回了老二的家人,刘栋那孩子不太成器,总归是刘家的后人。”

“大哥这么说就见外了,我可是拿你们一直当亲兄弟看待。我已经和二嫂商量过了,将来可以培养模特路线,同时进军影视界,我想刘栋一定能有不俗的成绩的。”周轩道。

“嗯,发挥所长,是条正路。话说回来,那小子长得还真不赖,比他爸强多了。”刘志露出丝笑意。

“如果老爷子在,刘栋也算是嫡长孙了。”周轩呵呵笑道。

“刘浪什么时候也是老二,还轮不到他!”

刘志不乐意了,还是对这个侄子不满意,跟刘浪一样,不入他的法眼。相反,管清这孩子倒是机灵,除了丑点全是优点,可惜又不是刘家人。

周轩跟刘志轻轻碰杯,品了一口咖啡,没放糖,格外得苦,不禁微微皱眉。

“喝不惯吧?”刘志笑问。

“是很苦,不如茶水好喝。”周轩道。

“开始我也不喜欢。后来有人就喜欢喝这种味道的咖啡,连带的我也这么喝,说不出好坏,反正能喝进去。”刘志说着,夹了一块方糖,放进了周轩的杯子里。

“大哥,你说的是兰姐吧?”周轩道。

“你这双相师的眼睛很讨厌的,什么都瞒不过你。”刘志点头道。

“呵呵,她在公司也是这么喝咖啡 ,我们几个都知道。”周轩试探问道:“大哥,想跟我谈谈兰姐?”

“是吧,这些年也是难为兰儿了。”刘志难得这么讲话。

有着往事的咖啡屋,还有如此亲昵的称呼,可见刘志跟谷幽兰的感情比表面上看起来还要深,只是周轩想不通,既然相爱,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?

“大哥,兰姐的为人和能力不用多说,对你也是念念不忘。算是兄弟多事儿,你们为什么会闹成这幅样子?”周轩问。

“说来话长,其实,我们从小就认识,也彼此有好感。但每次都是瞒着家人偷偷见面,大多都在这间咖啡屋,太多的回忆了。”刘志感慨道,又猛灌了一大口,很苦,连他也觉得难以承受。

“还是家庭的原因吧!”周轩明白了。

“是,还有,我心里的坎也过不去。”刘志道,接着,缓缓讲出了其中复杂的恩怨。

刘志父亲和谷幽兰父亲曾经是战友,炮火连天的时代还一起上过战场,算是革命友谊。只是,在一次战斗中,刘志父亲以为谷幽兰的父亲死了,跟着大部队匆忙撤退。

谷幽兰父亲从死人堆里爬出来,也返回了部队,大骂刘志父亲不讲情义,刘志父亲一番解释。可是,谷幽兰父亲根本不听,说即便认为自己死了,也该帮着埋了才对。

为此,刘志父亲做过很多的努力,也放低姿态讨好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这个疙瘩,一直到两人都参加工作后才算是勉强解开,偶尔还能聚在一起喝个小酒,但那段烽火岁月不能再提,一提就翻脸。

可是,新的矛盾又来了,谷幽兰父亲喜欢上刘志的母亲,可是没成,又认为被夺了所爱。

两家后来居住的不远,刘志和谷幽兰又在一所学校里,只不过差了两级,两人后来的交往,受到了双方家长的极力反对,偷偷摸摸的,倒是也有一种特殊的甜蜜。

阻止不成,谷幽兰父亲恼羞成怒,结果,一连写了上百封检举信,向有关部门检举刘志父亲贪赃枉法。最后都证明没有真凭实据,但刘志父亲却担负了不少压力,两家的仇恨再也无法解除,变得更深了。

“三弟,我永远忘不了,我父亲临不能下床时,还在痛骂谷幽兰的父亲。而我母亲后来也跟谷幽兰的母亲,跟仇人没有分别。”刘志道。

“大哥,有些事情不用我开导,上一辈子的恩怨,不该你们去承担。”周轩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