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0章 郎才女貌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甄宓的美貌不用怀疑,否则,在封建的三国时代,一名二婚女子又怎么会如此受宠,不但嫁给了帝王,又生了个帝王。

传说对甄宓动心的,不只是多情才子曹植,还有很多人将其视为梦中情人。

“周董,这么说,我入选了。”刘君谕很开心的笑了,更是艳光四射。

“大家都认为可以,出演费,能接受吧?”周轩问。

“当然可以,我也不缺钱,刚在首阳买了一套别墅,还拥有了户籍。”刘君谕道。

还真是不差钱,姜靓撇嘴。周轩又说道:“我们出演费不按你个人财产出的,说那些没用。这样吧,在原有一百万的基础上,再加一百万,给汉服代言,如果戏拍得好,还有奖金。”

“谢谢周董!作为新人演员,这个价钱已经很高了。”刘君谕表示知足。

“名气的价值更高,这是无形资产。”姜靓刻意强调,也不想这个演员跑了。

“会跳舞吧?”周轩又问。

“我会跳古代的舞蹈,特意培训过。”刘君谕点头。

“呵呵,管清,到里屋把琴拿出来。”周轩笑着吩咐,管清连忙进屋,取出了一把古琴,放在办公桌上。

“我弹琴,你跳一段舞蹈吧!”

“我愿意。”刘君谕连忙点头,头上的发簪发出清脆的碰撞声。

周轩亲自弹奏,绝色佳人翩翩起舞,难得一遇,大家都屏住了呼吸,退到一旁。周轩拨动琴弦,一手乐曲立刻激荡而出,却不是那首长相忆。

这首曲子中带着哀愁,却不乏激情,仿佛能听到浪涛拍岸的声音。

刘君谕侧耳倾听,随后摆动腰肢,随着旋律翩翩起舞,轻柔婉转,跟乐曲配合的天衣无缝。

恍惚间,周轩好像又回到了古代,多少次参加王公贵族的宴请,赏心悦目的歌舞,都会是必备的节目,只不过,当时的舞女身份都比较低微,甚至是取悦别人的玩物。

乐曲终于结束,刘君谕收了舞姿,款款朝着四周施礼,博得了一片掌声。

“周董,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?”刘君谕问。

“说实话,我也不能肯定,据说是周郎的长河吟。”周轩道。

“周公瑾是被诸葛亮气死的吗?”刘君谕又问。

“当然不是,他们的接触不多,周郎只是患上了重病,天妒英才。”

接着,周轩又根据自己的记忆,纠正了刘君谕的一些舞姿,刘君谕听得格外认为,又配合曲子练习了几次。刘君谕腰肢柔软,脚步轻盈,这些都是特长,但却在现代培训中少了些古韵。

一些关键动作,周轩亲自上前指导,有时也会跟着她一起起舞,刘君谕含羞带怯,却更添神采,耀眼夺目。

姜靓简直看傻了,郎才女貌就是说的这一对吧,倒是替虞江舟暗自捏了一把汗。

就在办公室里,忙碌到快下班,周轩才让姜靓把刘君谕带走,前往影视基地,今后要听奥威导演的指挥。

周轩叮嘱姜靓,化妆师要在刘君谕身上多下一些功夫,据说,甄宓每天都会换一种新发型,甚至引导了当时的潮流,不要求这么苛刻,但甄宓在电视剧里的每次出场,发型上都要新颖别致。

姜靓连连点头,她已经看到了大三国的成功,影业公司即将跨入盈利的时代。

在临出门的时候,刘君谕朝着周轩回眸一笑百媚生,似乎带着些恋恋不舍,这一幕,当然逃不过艾米的眼睛。

“周董,这女孩不简单。”艾米也说出了跟管清同样的话。

“哪里不简单了?”

“她会制造表情,非常逼真,似乎经过特殊的培训。”

“都别想那么多了,她就是个演员而已,这部戏拍完之后,去留随她。”周轩淡淡道,虽然刘君谕的美貌,远远胜过苗霖和虞江舟,但却不能相提并论。

下班之前,周轩又给姜靓打了个电话,叮嘱她别让丁卫靠近刘君谕,这小子虽然看似改邪归正,却还是不能不防。

姜靓则在电话里嚷嚷,如果丁卫敢不老实,直接打断腿,没有二话。

虞江舟去企业考察,回家晚了些,管清已经做好了饭菜,她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,周轩跟一位美女在办公室里又弹琴还搂抱,折腾了一下午,边吃饭边酸溜溜点拨道:“听说大厦里来了一位绝世大美女。”

“俺师父觉得漂亮,其实,太好看了就没什么特色,现在俺就忘了她长啥样了。”管清笑道。

“你的审美仅限小飞鸟!”虞江舟没好气,又问:“轩,你觉得她怎么样?”

“确实漂亮,气质也脱俗,正适合担任甄宓的角色。”周轩赞道。

“你喜欢她?”虞江舟笑道。

“江舟,喜欢和爱是不一样的,这是为了工作。”周轩放下了碗筷。

“好了,算我多嘴,这脾气也就是我能忍。”

虞江舟将筷子又塞到周轩手里,脸上的酸气还没下去,心里的危机感也在增加,吃饭也是摔摔打打,周轩不吭声,随她闹。

“江舟师娘,不是俺说你,你年龄大,就该多包容。”管清道。

“说谁老啊,臭小子!”

“嘿嘿,俺吃饱了,走人!”管清起身就跑,躲过了虞江舟扎过来的筷子,可是,没跑几步,还是被扯住衣服给拉了回来。

“江舟师娘,饶命啊!”管清故作可怜,心里也清楚,虞江舟不会忍心真打他。

“说点好听的。”虞江舟不依不饶。

“嘿嘿,这还不简单,江舟师娘国色天香,闭月羞花,沉鱼落雁,倾国倾城。”管清嘿嘿直乐。

“比那个甄宓呢?”

“嘿,江舟师娘,说实话,她的相貌是出类拔萃的,整个临海也没有比得过的。但是嘛,你不要再妒忌别人了,你才是被妒忌最多的女人。”

管清的话终于把虞江舟逗笑了,又收敛笑容,命令道:“这还差不多,回来坐下。”

“江舟,这是干什么啊!”周轩护犊子。

“你别拦着,这事儿跟你没关系,我有话对管清说。”虞江舟严肃道。

管清有些没底了,试探问道:“江舟师娘,你是觉得俺大了,要让俺出去住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