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5章 春江花月夜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酒会的气氛立刻进入*,大家纷纷看向了台上,都知道周轩是当代的大才子,却没想到,竟然可以用这种方式写书法。

两名身着汉服的美女抬着一块长方形的木板登上舞台,上面已经铺好了一张大大的宣纸,接着又上来两名美女,拿着毛笔和砚台。

周轩回身朝着大家抱抱拳,这才登上舞台,比量好距离之后,接过虞江舟递过来的黑布,将眼睛蒙了起来。

得益于经常练武,周轩对距离感掌控的不错,拿起毛笔,确切地蘸上墨汁,开始在宣纸上书写起来。

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,滟滟随波千万里,何处春江无月明。

周轩书写的正是《春江花月夜》,墨汁在宣纸上舞动,如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,不是纯粹的汉隶,融入了行草,这让书写的速度更快,而且充满了动感。

下方一片寂静,大家都怕惊扰到周轩的发挥,有人端着酒杯,手都在颤抖,却不敢放下,唯恐发出声音。

终于,周轩落款写下了自己的名字,扯下来蒙在眼睛上的黑布,下方立刻传来一阵如潮般的掌声。

周轩鞠躬致谢,这才说道:“这是我的一次大胆尝试,书法写的不算好,还望大家包涵。”

这还不好,完全是大书法家的水平,到达了难以企及的高度,利锋笑道:“周轩,不介意将这幅书法送给市政府吧?”

“当然,这是我的光荣。”周轩点头。

取出印章盖上,周轩将书法卷起,交给了利锋市长。闫平川揉着湿润的眼眶,颇有些感动,在这幅书法上,只有这两个印章显得不够和谐,恰恰是他刻的,没想到直到今日,周轩依然还在使用着。

市领导总是来得晚,走得早,等领导们走了之后,酒会才正式宣布结束,已经是晚上七点多。

酒会举办的非常成功,充分展示了贤士的文化,诺斯非常感慨,在这里,他感受了不一样的气氛,那就是浓浓的人情味。

张磊如释重负,带着疲惫之色跟周轩告别,周轩笑道:“别啊,张组长,我们这里还有十几个人需要保护呢。”

“又不能收你的加班费,安全问题还是自己解决吧。”张磊伸伸懒腰。

“见了领导点头哈腰的,领导一走,你们也要撤。张组长,你这是没把人民群众放眼里。”周轩提醒道。

“嘿嘿,说这些没用,周董,我们要回去睡觉了!”

张磊有压力,周轩担子也不轻,几百人欢聚一堂,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。之后,安排秘书艾米,将诺斯送到金源酒店入驻,这才回到家里。

虞江舟却有些不开心,周轩揽过她的肩头问:“江舟,是不是今天太累了?”

“不是,我讨厌诺斯。”虞江舟道。

“呵呵,他又怎么招惹你了?人可是你请来的。”周轩笑道。

“他跟我说,你这样的人,不应该只属于一个女人,裴胜男从边上听见,乐得嘴都歪了。我敢保证,我看到了她的智齿!”虞江舟竖起手指头发狠道。

“呵呵,诺斯不过随口一说,他不懂我国的文化,更不明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份怎样的美好。”

“我才不信,哪个男人不希望三妻四妾的?”

“那是女人的偏见,养活一大家人要辛苦工作,何况,晚上也应付不过来。”

虞江舟被逗笑了,拉紧了周轩的手,不想放开,直到管清和飞飞从楼上跑下来,这才起身去洗脸补妆。

“子曰,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。”飞飞笔直的站着,开口背诵道。

“哈哈,进步很大,管清,这都是你教的?”周轩笑道。

“当然,她是我徒弟,以后就是小跟班。”管清傲气冲天。

“小跟班?”飞飞学话,不明白什么意思。

管清又用部落语言跟她解释,飞飞好像是懂了,将管清推倒在沙发上,开始捶背,逗得管清一阵得意的笑。

周轩乐见飞飞的成长,这样才能尽快融入到这个社会,虞江舟走出来,看到了沙发上一幕,有些哭笑不得。

管清爬起来,让虞江舟趴下来,飞飞又开始给虞江舟捶背,从她的表情看,很舒服,飞飞的手法相当不错,不用说,也是管清教的。

“江舟师娘,这双爬树的小手,是不是很有力气?”管清问。

“别说,还真不错。”虞江舟感觉比按摩院的技师还好。

“管清,你不会想让飞飞成为按摩技师吧?”周轩问。

“嘿嘿,我想让她成为一名医生,将来头疼脑热也不求人。”管清自作主张,给飞飞规划好了未来。

“没发现,你很自私啊!”虞江舟笑着调侃。

“君为臣纲,夫为妻纲,她应该听我的。”管清说完,就见虞江舟扯过抱枕要打他,连忙笑着跑远了。

自从飞飞来到之后,管清不再寂寞,笑声多了,这是虞江舟的功劳。这时,虞江舟的手机响了,她起身接起来,正是虞荣打来的。

“轩,明天中午爸妈他们过来。”虞江舟道。

“我上午要带着诺斯去临海大学,你去接吧!直接来家里。”周轩道。

“闫老头有你这样的学生,赚大了。”虞江舟嘟囔道。

“别总这么称呼闫校长。”周轩有些不满。

“呵呵,他女儿都这么说,我跟着学没错。裴胜男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看我的眼神很吓人。她呀……”

虞江舟的话还没说完,就在这时,周轩的手机响了,看了眼号码,撇撇嘴坐到一旁,正是裴胜男打来的。

电话里,裴胜男焦急的说道:“轩,你快过来啊,布莱克出现了严重的状况。”

“怎么了?”周轩心里一惊。

“你看看就知道了。”电话里似乎能听到布莱克母亲的哭声,周轩挂断电话,披上衣服就往外走。

“轩,怎了啊?”虞江舟问。

“布莱克出现了问题,我必须过去看看。”

“这么晚了,让刘浪来接你!”

“不用了,我一个人就行,小心点就是了。”

说话间,周轩已经发动了车子,转眼间离开了别墅,直奔红十字医院。

来到布莱克的特殊病房,周轩看见李道亨和两名护士都在,裴胜男连忙迎了过来,却噗嗤笑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