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6章 生而孤独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轩,吓坏了吧?”裴胜男笑嘻嘻问。

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周轩皱眉。

“哈哈,是布莱克醒了。”裴胜男笑道。

周轩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,这种恶作剧一点都不好笑,刚到家休息,又被叫来,当着这么多人,也没跟她翻脸。

电话里的哭声确实是布莱克母亲的,但哭声的含义不一样,这是开心的大哭,病床的布莱克已经睁开了眼睛,轻轻摇晃着头颅,正在茫然四顾。

“布莱克,我是周轩。”

布莱克看着面前的周轩,又好像没看见一样,接着,他竟然缓缓抬起手,揉了下鼻子,随后又放下。即使是这样几个动作,也让布莱克母亲开心到流泪,慈祥的亲吻他的额头,呼唤着他的名字。

“看起来,智力还没有恢复吧?”周轩问道。

“他沉睡了这么久,视力和语言能力都出现了严重问题,需要长时间的恢复,不管怎么说,这都是奇迹,他也是幸运的。至于多久能康复,这个时间我也不好保证,但已经在往好处发展,非常了不起。”李道亨说道。

“周轩,太谢谢你了,我儿子回来了。”布莱克的母亲依旧泪流不止,一再朝着周轩鞠躬,表达着发自内心的谢意。

“老人家,这也是您的诚心,感动了上苍。”周轩道。

“对,上帝保佑,我希望上帝也能永远保佑你。”布莱克母亲道。

主治医生李道亨介绍,刚才给布莱克进行了一系列诊断,基本可以断定,布莱克并没有蜕化成孩子的智商,他脑中的知识大部分都保留着,彻底好了之后,跟正常人的区别并不大。

创伤后遗症在所难免,但这已经是植物人的最好状况,从某种程度上说,布莱克也非常的坚强,他也不断鼓励自己醒来,这也是最为关键的因素。

“这是我听到的最好消息。”周轩道,“李医生,谢谢你!”

李道亨摆摆手,“周轩,我其实还没有你做得多,正是你的坚持,才换来了布莱克的苏醒。另外,布莱克也是个很有毅力的男人,从未放弃过生命,他在顽强的跟命运作斗争。”

周轩点点头,或许布莱克还有不愿放弃的强大生存理由,都将随着他的苏醒揭开所有秘密。周轩呵呵笑了,“医院不收红包,不然的话,我一定给你和两位护士,都发一个大大的红包。也因为布莱克的特殊保护,锦旗现在也送不成。”

“客气了,这是我们的职责,看到病人好转,我发自内心的高兴。”李道亨摆手,又说:“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儿,不知道行不行?”

“请讲!”

“你这种独特的针灸方法,也就是华佗的《灸刺经》,不但让布莱克保持住了体能,还刺激了他大脑的活动,能不能把它整理出来?可以广泛的应用在康复医疗上,那可是患者的福音。”李道亨认真的说道。

“没问题啊,只不过,我比较忙,实不相瞒,我之前写的两本书,到现在还没抽时间整理出版。”周轩道。

“如果你信得着,我来帮你整理。”李道亨说道。

“好,我们就合作这本书,其中所涉及的理论,毕竟年代太过久远,也需要李医生来纠偏。”周轩道。

“恐怕我要借你出大名了。”李道亨开了句玩笑。

“我不介意的,我想,您也不在意名气。”周轩笑道。

随后,二人就写书的细节进行了沟通,周轩负责初稿,重点是这套针灸学的理论和选择穴位的方法,李道亨则负责文字整理,他认为存在争议的地方,会找相关的专家进行论证。

布莱克虽然醒来了,至少还需要半年以上,才能跟人正常进行简单的交流,不能心急。但是,他已经彻底脱离了植物人状态,时间会让他重新站起来的。

跟李道亨聊了很长时间,周轩这才发现裴胜男不见了,他过去告诉布莱克,会带温迪过来看他,这才走出了病房。

裴胜男正用双手撑着走廊的窗台,看向窗外的万家灯火,很安静,周轩走到她身边,姿势都没动一下。

“胜男!”周轩轻轻喊道。

裴胜男没有回头,喃喃道:“轩,人生下来,是不是注定就是孤独的?”

“呵呵,你也会发感慨了?好了,对不起,我刚才对你的态度不好,布莱克能够醒来,你的功劳很大。”

“唉,不用道歉,我都明白,只是心里的结打不开,也不想打开。”裴胜男转过头,大眼睛里已经满是泪水。

“如果爱可以分享,我会愿意分给你一份,真心话。”周轩伸手将她脸上即将滑落的泪珠,轻轻的抹去。

“我相信,一直都相信。我想说的是,孤独也没什么不好,我妈这些年都没有男人,也都过来了,更何况,我还没她生活的那么苦。”裴胜男哽咽道。

“命运的安排总是会出人意料,胜男,你会找到那份属于你的爱,你值得拥有完整的爱。”周轩道。

“我都知道!我又没怎么样,说这些干嘛,跟急着往外轰我似的,有本事找闫老头说去啊!”

“呵呵,真不敢。走吧,我送你回家。”

裴胜男听话的跟着周轩离开,病房里的人不多,两个人的脚步声很清晰,很整齐。

“轩,我很怀念海上的生活,孤独、冒险,却充满了活力,现在总感觉像是老了。我发觉人不能闲着,一闲就总回忆往事。”

“如果我没记错,你今年七十二了吧!”

“是二十七!”裴胜男瞪起了眼睛。

“哈哈,这才是你真正的样子,对,就要像个斗士。”周轩大笑道。

“敢不敢跟我夜跑三千米?”

“还是算了,今天举办酒会太累了。”周轩摆摆手,“胜男,你也要早休息,明天你爸可是有个专访,你还要担任翻译呢!”

“我知道,臭显摆,给我妈打了好几次电话。不就是上个封面嘛!对了,那个封面真的很牛吗?”裴胜男道。

“总统都得排队,你说牛不牛?”

“那又怎样,我爸头顶上两个光环,一个自己的,一个是周轩的老师,当我不知道!”

开车将裴胜男送回家后,周轩这才回到了别墅,晚上十点多了,虞江舟还在客厅里等着,得知是布莱克醒来,也很开心,至少以后周轩不用经常跑医院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