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9章 吓一跳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周轩头也大了,再宽敞的家也架不住来那么多人。不过,都是自家人,居住方面可以通融下,大不了周轩四口出去住,将家长们留在家里。

“轩,咱们可以去住金源酒店,嘻嘻,享受下开房的刺激。”虞江舟眨眨眼睛。

“开房可以,还是到创富大厦吧。那里有好几位贵客,不能怠慢,正好,白天陪家长,晚上陪贵客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哼,这个年过得,真没劲!”虞江舟嘟起嘴巴。

“等忙完这阵,我再带你去旅游,就只有咱们两个,谁也不带,怎样?”周轩扳过虞江舟肩头,笑问道。

“那怎么行,必须带着艾米。另外,管清和飞飞也不能留家里,飞飞这孩子太单纯了,我怕遭了管清的咸猪手!”虞江舟瞪起眼睛。

“我徒弟有那么不堪吗?”

“主要是我女儿太依赖他了,送上门的哪有不要的,你还不是这样?”

“等等,女儿?”

“嗯!”

周轩苦笑,还没结婚,虞江舟就多了个女儿,还这么大了,带出去有早婚早孕嫌疑。周轩无所谓,只要是虞江舟高兴就好,将来这孩子出嫁,准备嫁妆也得是她来操持。

只怕是虞荣夫妇很难接受这个孩子,先不说小小的个子黑黑的皮肤,智商情商都比较低,关键是现在连句流畅的中文都不会讲,小学生的文化水平都没有。虞荣心高气傲,可以认管清做外孙,但不一定能认飞飞当外孙女。

所以,要想过虞荣夫妇这一关,还得多培养飞飞,现在是来不及了,一切只能随缘。

原本虞荣一家打算今天坐飞机过来,集团那边出了点小麻烦,改成了明天开车过来,倒是省去了到机场迎接。

因此,周轩的父母先到了临海,一家三口去火车站迎接。

周德仁和孔玉慧很少来大城市,人一多就慌乱,此时正值春运高峰期,孔玉慧紧紧拉着丈夫的衣袖,坐上车才抚摸胸口,“都过年了,临海怎么还这么多人。”

“阿姨,以后常来临海走动,习惯了就好了。”虞江舟亲热道。

“对,对,常来。我呀,还得来给你们看孩子呢。”孔玉慧拉过虞江舟的手,拘谨的笑着。

“奶奶好!”管清打招呼。

“好,好,过年奶奶给封个大红包,我的管清呦。”孔玉慧疼爱的拍拍管清的头,他却躲开,嘀咕道:“奶奶,俺都是大人了。”

“哈哈,还大人了,怎么,奶奶给你介绍个新媳妇啊?”

周德仁话不多,一路只是笑,双手握成拳头放在大腿上,眼睛直看着前方,周轩跟他说什么又都是心不在焉的回复。

“爸,好日子在后头呢,你跟妈就放宽心吧。”

周轩腾出手拍了拍父亲手背,温度还是凉的,皮肤也很干枯,不由内心一阵愧疚,来到这里,对给予身体的父母照顾不够。

嗯,周德仁还是笑着点头,连笑容也变得不自然了。

回到家,大家接连下车,当飞飞从后面冒出来时,孔玉慧一个不提防吓得往后退了一步,飞飞也受到了惊吓,嗖嗖几下爬到了树上。孔玉慧脸色都变了,“那,那是个什么,孩子吗?”

周轩瞪了徒弟一眼,管清摊手表示无奈,条件反射,飞飞遇到危险就上树,十几年的习惯了,真的不好改。

“妈,回头再说,先进屋。瞧,来就来,还拿这么多吃的,我这里什么都不缺……”

“小轩,你跟妈说,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儿啊,我看着,不像,本地人啊?”孔玉慧寒着脸问。

周轩差点没笑出来,夸赞道:“妈,好眼力,真不是本地人,进屋说。”

喝着热茶,听着飞飞的来历,室内又是如沐春风,孔玉慧冒汗了,回头问:“江舟,你已经认下当女儿了?”

“阿姨,不要小瞧飞飞,人家可是酋长的女儿,管着一个好大好大的岛屿呢。阿姨,我跟你说,飞飞平时脚腕上带的珍珠宝石,都能买下一辆车呢,有钱。”虞江舟嘘呼道,又小声说:“关键是管清喜欢,放不下她,费了好大劲才接来。”

哦,孔玉慧似懂非懂,又让飞飞上前,个头真不算高,小模样嘛,也一般,但是转念一想,配管清还是搓搓有余的,管清那孩子长那样,将来谁家姑娘愿意嫁给她。

想开了,也释然了,俩孩子都喊奶奶,让孔玉慧有种子孙满堂的幸福感。周德仁对飞飞宽容得多,埋怨妻子一惊一乍,离家那么远,多命苦的孩子。

打算过年给的红包,周德仁还是拿出来了,一人一千。飞飞特别开心,虽然里面的钱对于她毫无意义,但红红的纸包,还有和善的笑容都让她感受到了温暖。

孔玉慧又多塞给飞飞一千,被管清看到了,嚷嚷道:“奶奶,为什么给她多啊?”

“飞飞多瘦啊,得多吃才能长个!”

“奶奶,你看飞飞这小腿,多长啊,以后一准是个大个,比俺还要高。”

“可不能长那么高,打枣杆子似的,多寒碜!”

孔玉慧直摆手,一扭头,飞飞已经跳走了,高兴的抓着栏杆上了二楼,吓得她又开始捂胸口,千万别摔着。

周轩的父母简单质朴,生活随意,但是虞荣夫妇那关就不那么好过了。

他们开车来到家,还没坐稳,看到楼上管清打招呼,还站着个小女孩儿,也没当回事儿。而飞飞以为长辈都像孔玉慧那样的疼她,顽皮的从二楼直接跳下,抓住吊灯摇晃一下,落在跟前。

“哎呦!”

陈晓玲惊得目瞪口呆,看到这个表情,飞飞也分得出远近,连忙又跳开了。虞江舟往前推周轩,周轩却绕到后面,已经给一对父母解释了,剩下的问题得夫妻共担。

“呵呵,妈,这是飞飞啊。许船长没有汇报吗?”虞江舟赔笑道。

“怎么又牵扯上许船长?周轩,兴凯并入贤士,可不是让你们为所欲为的。”虞荣有些不高兴了。

“是啊,舟儿,这孩子到底是谁啊?”

“你外甥闺女呗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我,女儿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