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0章 部落舞蹈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呀!

陈晓玲脸色都变了,女儿不会随便开这种玩笑,多半就是真的。但这件事,显然周轩也是同意的,不好当面发作,将女儿拉到一旁,沉声问道:“舟儿,你现在越来越能耐了,又是从哪里找来的?”

“妈,你听我说嘛!”

虞江舟想拉着陈晓玲坐下,她不肯,急着要听事情始末。什么酋长女儿,什么佩戴的一颗珠子就价值连城,这些陈晓玲都听不下去,咬牙道:“胡闹,想要孩子自己生,或者跟小轩一样,认个徒弟什么的,干嘛非得整成自己的女儿?”

“妈,你不要先入为主,跟飞飞多接触几天,你会喜欢她的。”虞江舟赔笑。

“不行,别的事我都可以放纵你,认女儿,不行!”陈晓玲拉下脸来。

虞江舟也有些不高兴了,埋怨道:“妈,我一直觉得你是个非常喜欢孩子的人,怎么到了飞飞这里就不行呢?飞飞还是管清的意中人,将来两个孩子走到一起的可能很大,看管清面子你也得包容啊!”

“那能一样吗,只要不认女儿怎么都好说。”看虞江舟也恼了,陈晓玲压低声音劝说道:“认的孩子到底不如自己的亲,将来你有了自己的孩子,一出生就排老二,我反正心不甘。”

“这都什么思想啊,飞飞来了,我就不会再送回去。什么亲的干的,妈,你知道你奶奶叫什么名字吗?”虞江舟问道。

“知道啊,陈刘氏!”

“太奶奶呢?”

陈晓玲一怔,她哪里知道自己太奶奶叫什么,连什么模样都不知道,更不要说是名字,或许连名字都没有。

“我将来的后代能有几个记住我的,再说了,记住又有什么意义,没有任何感情!”

“这是小轩给你灌输的思想。”

哼,虞江舟转身就要走,被陈晓玲拉住,硬的不行来软的,赔着笑宝贝儿乖女的叫,但虞江舟铁定了心,就是不妥协。而且,看到飞飞缩到一旁可怜巴巴的样子,也有些觉心疼。

陈晓玲喋喋不休,虞江舟听得心烦,干脆上楼,陈晓玲却跟着上去,然后是母女俩嘁嘁喳喳的声音。

周轩坐着没说话,虞荣小口品着茶,呵呵笑道:“舟儿这孩子很感性,认个孩子也给你添麻烦。”

“我不觉得有什么麻烦,何况飞飞已经接来了,还有了妈妈,会感觉更好的。”周轩淡淡道。

虞荣讪笑,没反对,但也没表态。飞飞发育晚,又长得黑黑瘦瘦,五官也很普通,几乎可以断定,将来就是个资质平庸的孩子,他也没看上。

大家的态度管清看得很明白,却满不在意,他看上就行,夫为妻纲嘛,等成年后结了婚,就是他来养活,认不认干妈没关系,别人的看法更没关系。

不过,这小子眼睛一直往门口方向瞥,周轩暗自偷笑,飞飞也不是孤立无援,还有强大的亲友团。

得知亲家来,提前出去买菜的周德仁和孔玉慧回来了,虞荣连忙起身迎了过去和周德仁握手。

知道虞荣的身份,周德仁越发觉得拘束,只是嘿嘿笑,不知道该说什么,还不如孔玉慧淡定些,“这就是虞董吧,比照片还年轻呢!”

“嫂子,一家人不能见外,就叫我虞荣吧。”虞荣笑道。

“那哪行啊,我们都是小老百姓,该咋称呼就咋称呼嘛。”孔玉慧笑了。

虞江舟楼上听到动静,将陈晓玲推出来,陈晓玲保养好,看起来比孔玉慧年轻不少,让她又没了自信。

“晓玲,周大哥和嫂子回来了,你帮着拿下菜。”虞荣吩咐道。

“亲家!咱们一块去买就行了,提那么多,累不累啊?”

陈晓玲笑着下楼,为了几袋菜两位妈妈撕扯好半天,最后手握手一起去了厨房。周德仁脸上的皱褶都舒展开了,一声亲家叫的他差点落泪,儿女的婚姻是天大的事儿,何况还找了这么好的人家。

两个妈妈从厨房走出来,孔玉慧疼孩子,还给管清和飞飞买来了糖葫芦。管清吃什么都行,飞飞是什么都能吃,欢天喜地接过去,还说了句谢谢奶奶。

“飞飞这孩子体格好,胃口好,很讨人喜欢,这一声声的奶奶叫的我啊,心都快化了。”孔玉慧眼角带笑,宠溺的摘掉飞飞嘴边的糖纸,不见外的放自己嘴里吃了。

陈晓玲干笑几声,亲家母都认可飞飞,还当做孙女疼,心胸比她大多了,只能勉强接受这个干外孙女。

虞江舟在楼上探出头,一脸坏笑,陈晓玲很无奈,只能暗中瞪她一眼。

家里变得非常热闹,长长的餐桌头一次坐满了,每个人都是笑声不断。陈晓玲还是给飞飞封了大红包,努力想从她身上找到自己喜欢的优点,可惜都没发现,人也变得有些不精神。

“妈,飞飞是酋长女儿,也受过严格的教育的,就是跟咱们不相同而已。飞飞,来,给姥姥跳一段部落舞蹈。”虞江舟说道。

“哦,还会跳舞呢,这个技能好,以后在艺校培训。”陈晓玲无意中,已经开始规划外孙女的未来发展之路了。

管清负责打节拍,飞飞踢掉鞋子顺带把睡衣也给脱了,只留小背心和裤衩,惊得陈晓玲直瞪眼,但看其他人没什么反应,把想说的话给憋了回去。

小小的个子,跳舞的气场可不小,吼吼哈哈喊着口号,楼下的地盘不够用,又跳到楼上,中途虞江舟还给她穿上裤子,小裤衩太小了。

一舞完毕,周轩带头鼓掌,其余人稀稀拉拉附和,虞荣咳嗽两声,说道:“挺好的,大开大合,很有原始味道。”

“我怎么看着像相扑啊?”陈晓玲问道。

“相扑是什么?”孔玉慧问道。

“两位妈妈,从专业角度讲,飞飞跳得非常好,有些难度是国家级的舞蹈演员也难以企及的。”虞江舟皱眉道。

虞荣给妻子使眼色,陈晓玲呵呵笑道:“是挺好的,能跳那么高就是本事。舟儿眼光一直很高,看中的孩子,一定错不了。”

虞江舟这才得意笑了,又对虞荣说道:“爸,可不能光说不练,飞飞有件事还得麻烦你。”

“什么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