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3章 俘获人心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说笑中时间过得飞快,新年钟声就要响起,周轩和大家来到楼下烟花燃放固定地点。烟花在夜色中绽放,无论大小,都会引来一片欢呼声,都吵着要尝试。

数量有限,也不能燃放那么多烟花,最后是抽签决定,抽到的欢天喜地,没抽动的故意吓唬抽到的,导致几个烟花倒在地上,大家又蹦又跳尖叫着躲避,让不少人笑得肚子疼。

新年过后,诺斯便订好机票回国,奥威亲自将他送到机场,一再表示感谢。

父母也在初二一早便提出要回去,周轩劝说道:“爸妈,才来就要走,怎么不多两天?”

“看到你们好好的,我们就放心了,在这里也是给你们添麻烦。”孔玉慧知足笑了,又说道:“江舟父母都是文化人,说的话咱也听不懂,我在这里,人家也累!”

“就是,小轩,你可得好好招待好亲家。我看亲家母挺喜欢你的,在这样的人家也能帮帮你,不像我们什么都忙不上。”周德仁憨厚笑道。

孔玉慧白了丈夫一眼,埋怨道:“亲家有俩呢,怎么就只看到亲家母?”

“嘿嘿,你不还总说我不如人家老虞有气质嘛!”

周轩笑了,不以为然道:“不管怎样,你们都是我的父母。爸妈,不如以后就来临海住吧,也不差钱买套房子。”

不过,周轩这个说法却让老两口都摆手,习惯了老家的生活,而且现在家里装修的好,冬天不冷,夏天不热,出门就有邻居聊天,有时还能聚在院子里打牌。

来到城里,出门分不清南北,别墅区更没有什么邻里闲聊,多看人家两眼对方都会皱眉头,不如老家自由。

周轩不强留,想要让人把父母送回去,他们却坚持要自己坐大客回去,最后还是周轩和虞江舟将他们送到车站。

虞荣难得放假,陈晓玲也喜欢这个家,一直到初五才走,拉开车门就落泪了,虞江舟鼻头一酸,扶着她的肩膀,轻声安慰道:“妈,我们都长大了,还有什么不放心的,想我们了,随时来临海小住。”

“唉,你们还好,我就心疼飞飞这孩子。在这里连个亲人都没有,你们平时忙,就把孩子往家里一扔,摔着碰着怎么办,卡到楼梯栏杆里怎么办,万一触电怎么办,呀,舟儿,该做些防护了,千万不能大意。”

陈晓玲絮絮叨叨,虞江舟一头黑线,这才几天,她就失宠了,妈妈已经彻底转变了观念,把飞飞视作自己的亲外孙女。

“妈,家里大部分时间还有管清看着。现在飞飞不能随便出门,再适应一段就好了。”

“哼,你小的时候,妈妈还不得不出去上班,一颗心啊,都撕碎了,耳边总是听到你的哭声。”

陈晓玲又是一通埋怨,怪女儿没把飞飞当做是亲生女儿,照顾的还不够,虞江舟无言以对,飞飞也不小了,总不能真当孩子哄着吧!

对于管清,陈晓玲也叮嘱半天,绝对不能欺负飞飞,自己随时都会来临海。

送瘟神一般,终于将陈晓玲等人送走,等到轿车看不见了,虞江舟松口气,摸摸飞飞的小脑袋,“看这小脸,有时连个表情都没有,怎么几天就俘虏了这么多长辈的疼爱!”

“嘿嘿,飞飞超级有魅力,现在连温迪都快离不开她了。”管清呲牙笑道。

还真是这样,周轩也发现了,飞飞长相并不出众,很时尚的衣服穿在身上也很一般,毕竟是从以丑为美的岛上过来的女孩子。但是,飞飞气度与众不同,并不只是因为酋长的女儿,还有她独有的淡然眼神和目空一切的傲气。

或许,这都是因为从小生活在海边的缘故。

接连送走亲朋好友,假期也快结束了,周轩看着两个孩子,说道:“我有个想法,带飞飞和管清出去玩一天怎样?”

“我也想啊,可是游乐场都关门了,海边风景,飞飞也不稀罕。就怕人群多的地方,这孩子露怯,一不留神飞出去把大家吓着。”虞江舟说道。

“孩子的世界很单纯,出去玩儿,不一定非得是游乐场和商场购物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这不又绕回来了,在家里陪他们做游戏也会很开心。”虞江舟说道。

“不如去梅姐家拜个年。”

周轩说完,虞江舟呵呵笑了,点头同意。姬盛家地方宽敞,又在海边,可以让飞飞有熟悉感,情绪也会保持平稳。另外,姬盛家也有两个孩子,他们之间应该更有共同语言。

另外,周轩和濮梅关系亲密,不用担心走漏什么消息。

最为重要的是,政府已经审批通过了机器人工程的用地,贤士集团有意承包给姬盛的公司,此次拜访外加洽谈业务,什么都不耽误。

提前给濮梅打了电话,得知小老弟还记得她这个姐姐,甚至来家里做客,濮梅开心极了,满口答应下来。

说走就走,周轩开上车带着三人就出发。路上,虞江舟想起什么,问道:“轩,不带着艾米一起吗?”

“现在还是假期,让她也好好休息吧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呵呵,艾米可闲不住,另外,你也给得起加班费的。”

“我们拜访主要目的是拜年,带着艾米会变了味道。何况,如果凡事都依靠秘书的话,也让我自己失去判断能力。”

“难道你不依赖总裁?”虞江舟呵呵笑。

“那不一样,我指的是艾米的洞察力。”周轩握了下虞江舟的手,两人相视一笑。

咳咳,管清提醒道:“请注意开车安全。”

哈哈哈!

飞飞突然大笑,声音很响亮,吓了虞江舟一跳,随后露出狂喜表情,这说明,飞飞可以听懂简单对话,很快就能适应现代的社会。

濮梅家的大门已经打开,两名黑衣人等候在那里,虞江舟撇嘴道:“你这个姐姐啊,是我见过最摆谱的假上流社会人士。”

“是有点摆谱,不过我跟梅姐的渊源实在是太深了。”

周轩苦笑摇摇头,就是今天要拜访的这家女主人,带着几名壮汉去起名馆暴打原来的那个周轩,这才有了今天的故事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