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9章 源生虫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喔!

台下观众发出惊喜的欢呼,前面有人站起来随着节拍摇晃身体,后排先是骂,然后则是站得更高。

“师父啊,这啥啊,乱糟糟的,俺不喜欢,好好的歌彻底变味了。”管清皱眉道。

“呵呵,我喜欢,改编的很好,符合年轻人的欣赏水平。”周轩笑道。

“俺是不是老了,师父还年轻着?”管清问。

周轩大笑,摸摸管清的脑袋,他比谁都年轻,只是跟着自己一直学习传统的东西,心态跟年轻人不一样。所以,今天带管清来是对的。

欧倩倩唱完,有人从观众里站起来,朝天吹响一个大号喇叭,然后举着胳膊大喊,倩倩,我爱你!I LOVE YOU!

仔细一看,管清差点晕倒,这个厚脸皮的家伙他太熟悉了,正是刘栋,身边还跟着个花枝招展的女孩,一头脏辫,还使劲地按他的胳膊。

掌声如潮,满场都是欧倩倩的名字,虽然只是演唱了两首歌曲,但是从观众的反应看,狂潮乐队已经取得了成功。

欧倩倩志得意满,这才是她想要的场景,她一边鞠躬致谢,一边拿着麦克风高喊道:“我们乐队能够走上舞台,多亏了一个人,他就是贤士集团的周董。我爱你,我的大哥哥,周轩!”

年轻人的情绪总是很容易被调动起来,跟着欧倩倩挥舞的手臂,全场又齐齐喊出了周轩的名字。

周轩起身朝着四周抱抱拳,艾米轻轻拉着他的衣服,小声道:“周董,我们该走了。”

就在乐曲再度响起的时候,周轩带着艾米和管清离开了演唱会现场,直到坐到车上,艾米这才松了口气,如释重负。

“艾米,到底怎么了?”周轩问。

“没什么,总觉得好像潜藏着危险。周董,我可以确信,刘君谕之前应该接受过射击培训。”艾米道。

周轩面色凝重起来,管清好奇的问:“咋看出来的?”

“她刚才打招呼的时候,右手食指无意识的做出了内勾的动作,这是习惯性的。”艾米这么说,显然是在提醒周轩。

“俺也看着她呢,咋没看出来内勾?”管清比划了下自己的手,这是扣动扳机的典型动作,如果刘君谕做出来,他也能看出。

“不!”艾米摆摆手,“不是所有的动作都要做出来才算,是集合眼神以及其他手指的趋势性动作。”

“好厉害,想要做什么都能看出来。”管清夸赞,在自己竖起大拇指之前,确实发现,他的表情和肢体都在配合这个大拇指。

“妈的,这个娘们什么来历啊?”刘浪愤愤骂了一句,贤士对刘君谕不薄,居然也揣着心思来的。

“先回去吧!”周轩淡淡的说了一句,刘浪立刻发动了车子。

第二天,临海的各大媒体几乎都在头版的显著位置,报道了这场演唱会,狂潮乐队横空出世,贤士集团慧眼识金。

演唱会取得成功,苏啸等人无比开心,但是,谷幽兰却再次冷静地警告他们,决不能因为一时的成功而骄傲自满,要看到自身跟世界知名乐队存在的差距。

现场气氛火爆,是因为节奏强劲,很容易带动观众的情绪,真正让大家记在心里的经典歌曲并不多。

谷幽兰还指出了演出的一些问题,协调性依然不够,声线起伏太过突兀,另外高低音的配合层次不鲜明,整天演奏不协调,还要继续改进,才能进行下一场演出。否则,观众的情绪回落,再想要凭借原来的水平达到新高度,不可能!

像是一盆冷水泼在头上,苏啸等人都哑巴了,但心里是服气的,看似端庄传统的谷幽兰非常了解当前娱乐界行情。

欧倩倩也有点闷闷不乐,就在昨晚散场之后,哥哥欧强打电话过来,劈头盖脸的把她一顿训斥,要看清自己位置,不要任性,更不要异想天开。

欧强所指的正是欧倩倩在场上喊出的那句话,我爱你,周轩!作为亲哥哥,他很了解妹妹的这一举动,带着真心的成分,不是一时心血来潮。可是,以他对周轩的了解,这连百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没有。单恋的后果很严重,比如姜靓等人。

“姐姐,你的公司发展的怎么样?”周轩打电话给南宫新月。

“哈哈,业务又重新开展了,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南宫新月笑道。

“我想让你帮我调查一个人,不在美国。”周轩道。

“目前开设了三家分公司,分别是英国、法国和意大利,如果是别的地方,我目前还无能为力。”南宫新月道。

“就是意大利,帮我调查一个人,她叫刘君谕,父亲是开鞋厂的。”周轩道。

“应该没问题,你等消息吧!”

南宫新月困了,传来了哈欠声,这边是上午,而她那边已经快要进入深夜。

这并非杯弓蛇影、草木皆兵,在跟魅影的多次斗争中,周轩不得不万分谨慎,更何况管清艾米的一再提醒。

刘君谕来自于意大利,生长在国外,刚刚回国时间不长,就加入到贤士影业,这样的身世和背景让人不得不怀疑。

袁宏来了电话,请周轩过去一趟,说是对那个远古菌种的研究,取得了一些进步。

周轩很开心,立刻下楼,跟刘浪一道,很快来到了源生生物,袁宏一直在楼下的大厅等着,难掩一脸的喜悦。

袁宏带着周轩,一路来到三层保安守护的实验室,几名身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员,正在不停地忙乎着,遍地都是实验用的玻璃器皿。

就在中间的一个大型玻璃缸里,周轩看到了好不容易带回来的远古菌种,不是一只,而是一群,足有几百只。

“大师哥,这太好了,它已经繁殖了。”周轩开心道。

“这是很关键的一步,为此,我们的科研人员为此已经多日不眠不休。”袁宏道。

“它到底是什么?”

“拿回来之后,我们查阅了大量资料,终于确定,这就是生物界苦苦寻找的源生虫,可单性繁殖。哈哈,很有缘分吧,跟咱们公司的名字契合。”袁宏大笑道。

接着,袁宏进行了详细介绍,二十年以前,有人在南极海域打捞到一只奇怪的磷虾,个头是普通磷虾的三倍,长着一对金色的虾须子。

生物学家本来是抱着培育繁殖的目的,对这只磷虾进行了研究,结果却在它的体内,发现了源生虫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