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5章 大师点拨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虞江舟沉默了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柳婉君意识到情况不对,看向了周轩,目光中带着狐疑,还以为苗霖跟周轩之间感情出了问题,被撵走了。

“唉,年轻人的感情问题我不能参与。”柳婉君黯然道。

“老师,我跟苗苗永远都是好姐妹,不是您想的那样。”虞江舟蹲下身轻声道。

“既然这样,老师来了,她也不来看看我?我还为苗苗和周轩谱了曲子,一直没有反馈,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欢。”

“苗苗很喜欢,经常弹奏呢。只是,柳老师,苗苗再也回不来了。”周轩摇头道。

“什么意思,闹别扭这么严重?”柳婉君察觉有些不对。

“老师,苗苗,她,没了,我也很遗憾。”虞江舟落泪道。

“那孩子去了哪里?啊,你们把她给撵走了啊,怎么就那么容不下她呢?江舟,你来说,到底怎么回事儿!”柳婉君声音大了起来。

“老师,别激动,苗苗,她,死了!怕您伤心,所以,一直没敢告诉您。”

柳婉君瞬间落泪,哽咽着说不出话来,这是她最年轻的一位学生,也是天赋最高的,家里那架钢琴就是苗霖所送,多少个孤独老人的寂寞岁月,都是它来陪伴。云傲风连忙揽住老伴的肩头,唯恐伤心过度,出现身体问题。

“老师,不要哭了,我们也不想会发生这种事儿。”虞江舟也是泪湿眼眶。

“柳老师,不要这样,苗苗在天之灵,也希望您保重身体。”周轩安慰道。

“唉,那是个聪明的孩子,懂礼貌,有灵气。说句江舟不爱听的,比你强。那么年轻,老天不公啊!”柳婉君道。

一路不停的劝说,柳婉君才止住伤悲,到了创富大厦后,还是用颤抖的手,弹奏了一曲《化蝶》,节奏很慢,借以寄托哀思,希望苗霖能化作自由自在的蝴蝶。

周轩听了几句就转身离开,不想心底的伤口再被撕开,回到家里后,却一直沉默不语。

因为要陪着柳婉君,虞江舟回来得很晚,走进周轩的房内,却见他还穿着衣服,侧身躺在床上。

也不知道睡没睡着,虞江舟上了床,从背后轻轻抱着周轩,心里五味杂陈,苗霖在周轩的心底,已经烙下了无法抹去的痕迹,真不知道还要经过多久,才会渐渐的淡去,也许是一生。

周轩没有睡,却也没有回身搂住虞江舟,两人就用这种姿势,一直到天明。

任何人对苗霖的缅怀,都不如周轩感受的深刻,几天之后,有步加琢这个老顽童宽慰,柳婉君走出了伤感,也觉得这里的环境很不错,身子骨好了,自己在大厦里里溜达。

老人在家里太闷了,希望走进现代生活里,柳婉君还听到了音乐声,来到狂潮乐队排练的场所。

门口出现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,吓坏了这些年轻人,连忙停止了排练,生怕惊到了老人。当得知是赫赫有名的钢琴大师柳婉君之时,苏啸、欧倩倩等人连忙九十度弯腰致敬。

欧倩倩殷勤的端茶倒水,苏啸等人也不停寒暄,嘘寒问暖,对老前辈的尊重必须有,这也是音乐人该有的本色。

柳婉君说他们的音乐很特别,有些西部摇滚的风格,非要听一遍。欧倩倩乐了,这无疑是种认可,连忙召集大家伙演奏一遍。考虑柳婉君的年龄问题,大家只能尽量放低乐器的音量,小心的演唱了一首,随后请老前辈多多指教。

柳婉君用多年的经验告诉这些年轻人,一首曲目要想打动人心,自身首先要沉浸其中,没有情感的驱动力,再好的旋律也是死的。

另外,音乐创作,不只是打破规律,而是在原有基础上加入独创的东西。无论什么旋律,流畅悦耳才是最为关键的。

接着,柳婉君又耐心帮着乐队校对了曲谱,苏啸等人按照新曲谱演唱之后,果然觉得更加完美,大师就是大师,对这位老前辈更是充满了敬意。

周轩听到了消息,自然很高兴,盛情邀请两位前辈留下来。另外,希望柳婉君能在选美大赛结束后的晚会上,为大家弹奏钢琴曲,让大家一睹老一代钢琴家的风采。

“手抖得厉害了,怕是弹不了了。”柳婉君很开心,但还是拒绝了。

“柳老师,您之前还说来不了临海呢,我相信您一定能做到。”周轩鼓励道。

云傲风和步加琢也一旁加油鼓劲,柳婉君动了心,要不,就试试啊?跟这些多的年轻人在一起,老人们仿佛感觉年轻的不少。

云傲风则写了几幅书法,送给贤士集团,略表心意,步加琢一旁铺纸研墨伺候,没有惊喜,写完送给贤士集团的,云傲风就不写了,气的步加琢骂他小气。

听说云傲风来了,闫平川也放低身段,亲自来大厦拜访,还邀请云老能去临海大学讲几堂书法课。如果夫人方便的话,也希望柳婉君能点拨下音乐学院的学生们。

如此一来,两位老人倒是真得留下来,乐颠了步加琢,有了聊天的老友,在这里也不寂寞。

周轩请了看护和私人医生,云傲风和柳婉君很过意不去,坚持自己不需要特殊照顾,拗不过周轩也要自掏腰包,被婉拒了。

步加琢却不在乎,周轩有钱,这点钱拿得起,一天量好几遍血压,以前镶的牙都过期了,正好换一套全新的,要最好的,这让医生很为难,年纪大了,不能动手术做种植牙,将就点其他假牙吧。饮食得标明卡路里,走路要计算数目,血糖也得监控,过得比谁都在意。

国际选美大赛的初赛在紧张的争夺中,宣布结束,有三十名选手晋级复赛,在千名选手中脱颖而出,实属不易。

“周董,明天我参加复赛,你可以过来给点鼓励吗?”刘君谕打来电话询问。

“可以,有信心进入决赛吗?”周轩问。

“有啊,要是真得了冠军,我会将奖金全部交回贤士,我只要有名气就够了。”刘君谕笑道,声音很动听。

“呵呵,奖金归你,集团只要你带来的胜利喜讯。”周轩也笑了。

“明天见啊,有才艺表演,我准备了汉服舞蹈。”刘君谕的口吻里,不乏有撒娇的味道。

即便刘君谕不邀请,周轩也打算过去看看,赛程过半,他也想查看一下选手的实力,尽量别出现有太大争议的情况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