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7章 夺走礼物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名来自南非的黑美人登场了,皮肤紧致极具弹性,让艾伦兴奋的在座位上直磨屁股。黑美人还穿着紧身衣,勾勒出火爆的线条,里面的内衣就是三块小小的布片,轮廓明显。

飞飞不谙世事,在她生活的部落,大家都是不穿上衣的,她想不通这里的人为什么都给挡起来。所以,飞飞也没去堵住管清的眼睛,倒是张磊想要起身离开,却被周轩拉住,这是比赛,没什么好避讳的。而且,这种打扮也一定是经过了评委的首肯,否则,绝对不敢穿出来。

黑美人照例先穿着高跟鞋进行走秀,伴随着乐曲声,不断傲气的挺胸抬头,自信满满,很有气场,像是后面跟着一支助威的军队。

一阵掌声过后,黑美人开始表演才艺,放的是一曲轻缓的音乐,只见黑美人单脚立在地上,弯腰捧起另外一只脚,不断上抬,直到跟身体成为一字型。

接着,她的脚尖一转,竟然勾在脖子前方,竟然是柔术表演。

无法想象,一个人的身体竟然能柔软到这种程度,令周轩也是大开眼界,接着,黑美人保持姿势下腰,直到脸孔快要贴地,才用双手撑住地面,另一条腿也抬了起来,双腿以不可思议的角度,缠在了背后。

好!周轩忍不住鼓掌叫好,管清和飞飞都是看热闹的,也跟着鼓掌,很快,掌声就响彻全场。

黑美人成为全场的亮点,她能够做到这一点,实属不易,应该是从小就开始进行不间断的刻苦训练。

“别说,这节目还真是挺有意思的。”张磊难得赞了一句。

“欢迎张组长常来看看。”周轩道。

“我可不是闲人,今天只是凑巧了。”张磊摆手,又说:“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,魅影组织至少有三个月没有任何动静了。”

“他们一定不是怕了。”

“当然,这伙人只是在憋大招,具体想要干什么,目前还不清楚。”张磊三句话不离本行,对于一名优秀的警员,只有不断的破案,才能找到存在的价值。

黑美人退场之后,刘君谕上场了,她身穿白色绣花的汉服,领口和袖口都是红色的,在灯光的映衬下,更是肤白胜雪,再配上绝美的脸孔,更是充满了东方女性的妩媚风韵。

周轩微微皱眉,刘君谕这种打扮很漂亮,却并不适合参加选美大赛,捂得太严实,遮盖了体型,会因此拉低分数的。

应该先穿一条相对暴露的衣服进行走秀,然后再换上汉服进行才艺表演,这一点上,刘君谕明显考虑的不足。

一起当评委时间长了,菲尔塔丽倒是不那么排斥艾伦,习惯了他的语言骚扰,只见他们二人窃窃私语,似乎也对刘君谕的打扮有些不满。如此一来,给她打分就会变得很纠结,有些评委甚至会打出超低的分数来。

音乐声响起,正是周轩喜欢的那首长相忆,刘君谕步伐款款,动作很慢,沿着舞台走了一圈,她看见了周轩,脸上带着喜悦,与此同时,又不乏有皱眉的动作,似乎心事重重。

“刘君谕够漂亮,周轩,你真有眼光啊!”张磊赞道。

“我不是看她的美貌,而是为了甄宓这个角色。”周轩道。

“这是废话,甄宓是三国第一美人,你不看中美貌看什么?”

“那也是为了拍摄,为了工作嘛!”

“嘿嘿,我勉强信了你是君子。”张磊嘿嘿一笑,突然起身就往外走,周轩不解的问:“张组长,怎么不看了。”

“马上回来,人有三急。”张磊低声道。

刘君谕摆出各种妩媚的姿势,缓缓走了四五圈,无不显示古典之美,但与今天的主题格格不入,以至于评委们都有些不耐烦,比赛有时间限制,这是违规的。

菲尔塔丽一直锁着眉头,低声恼道:“我也恨不得上去扒了她的衣服!”

“嘿嘿,同感。”艾伦坏笑。

“咱俩的目的可不一样!”

看在刘君谕是贤士集团推荐的参赛人选,评委们倒是没说什么,换做别的选手,只怕已经被撵下舞台,失去了参加决赛的机会。

走秀结束,曲目换了,是一首琵琶曲,节奏很快,正是古典名曲之一的《十面埋伏》。

刘君谕一改刚才稳重的姿态,突然开始快速起舞,动作的幅度很大,不时伴随着旋转,场上的气氛顿时变得热烈起来,掌声此起彼伏的响起。

评委们耸肩摇头,已经快到了表演结束时间,不会有太高的评分,看在贤士的面子上,刘君谕今天的表现也不会走到决赛的舞台上。

当做舞曲来欣赏,可以说是精彩绝伦,周轩也看得入神。真像是一个舞动的精灵,刘君谕对古典舞的掌握,比之前看到的还要好,只见她摆出几个开弓射箭的动作之后,突然化作了一团光影,沿着舞台边缘,高速旋转而来。

“好!”周轩伸出手,竖起大拇指给她点赞。

刘君谕提了下裙摆,落落大方,不忘冲周轩甜美一笑,接着就转走了。就在这刹那,管清身边的飞飞却是一跃而起,用手撑着舞台边缘,轻巧的落在周轩右边张磊的座位上。

速度很快,几乎没挡住周轩观看比赛的视线。因此,也没人注意到这个跳来跳去的小姑娘。管清恼了,训斥道:“飞飞,不要胡闹,要不以后再也不带你出门了!”

“好玩!”飞飞晃晃虚握的小拳头,管清斜眼儿问,“又捉到了什么小虫子吗?”

飞飞呲牙笑,露出雪白的牙齿,将手里的一样东西,放在了周轩的手上,并且问道:“她,送给你的,是什么?”

周轩低头查看,飞飞放在他手里的正是一个针管,非常小,直径只有一毫米,长度也不过一厘米,可见里面有透明的不明液体。

台下的灯光较暗,不仔细看,也许都发现不了,而这件东西,明显是特制的,如果撞击在某个地方,其中的液体就会流出。

比赛现场怎么会有这种东西,周轩立刻敏感起来,问道:“飞飞,从哪里得到的?谁要送给我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