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1章 可怜无知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接下来的闲谈中,周轩了解到,张磊已经通知了伦敦警方,密切关注曾经跟刘君谕密切接触的人员,只等着她招供后,立刻进行抓捕。

半个小时后,刘乙真回来了,脸色比来的时候还差,一看就是没取得实质性的突破。

见父亲来了,刘君谕倒是开口讲话了,说的却是女儿不孝,让父亲忘了她,就当做从来不曾生养。看着女儿额头自杀撞击留下的淤青,刘乙真心疼不已,恨不得代女儿受过。

然而,对于其它事情,任凭刘乙真磨破嘴皮子,就是不提一个字,刘君谕还有点烦,让他不要再管了,是死是活就这样,她早就活够了,气得刘乙真差点过去打她。

“唉,我怎么生了这样的女儿,咎由自取,随她去吧!”刘乙真嘴上这么说,泪水还是忍不住,显得很可怜。

“头,刘君谕提出要见周董。”一名跟随的警员道。

周轩起身就走,却被张磊一把拉住,“周轩,你可不能临阵退缩,去见见吧!”

“张组长,不能什么事情都指望我吧!”

周轩不想见刘君谕,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自从刘君谕加入贤士之后,上上下下都对她不错,结果却养了个近身杀手。

“嘿嘿,每干掉一名魅影成员,你的安全就更有保障嘛!这个道理不用我说。报告我随后打,反正对于你都是特事特办。”张磊坏笑道。

“需要把艾米找来吗?”周轩还是答应了。

“用不着,刘君谕也是学心理学的,催眠那一套不见的管用,她清醒着哪。”张磊摆摆手。

“好吧,我去看看,她到底想说什么。”

周轩说着,跟着警员离开,很快来到拘留所,在接待室里见到了刘君谕。换上普通衣服的刘君谕,整个人瘦了一大圈,脸色苍白,颧骨突出,嘴唇干裂,头发凌乱,额头有淤青,脸上还有自己挠的划痕,很难再看出昔日的绝色容貌。

由此可见,她已经生无可恋,这种状态,不等问出什么来,她都得把自己折腾散架。

周轩让警员给她倒一杯清水,刘君谕舔着嘴唇,却不肯喝下去,似乎已经打定主意,想要饿死在这里。

“我根本不想来见你。”周轩开口道。

“你恨我,确实有理由恨我。”刘君谕低声道。

“不是恨,是失望,也有些伤心。本来你有大好的前程,却选择了身陷囹圄,现在却搞自残报效一个邪恶的组织,又蠢又笨。”

周轩的嘲讽没有激怒刘君谕,她愣愣出神,又问:“周轩,你还没告诉我,那首词写得怎么样?”

“哪首?哦,想起来了,实话说,写得很一般,你没有这方面的天赋。听说你在学校是个劣等生,就不要附庸风雅吟诗作词了。”周轩鄙夷道。

“唉,我没什么说的了。”刘君谕叹了口气。

“你找我过来,就是问这件事儿?”周轩脸色沉了下来。

“是啊,我不会跟你道歉的,人各有志,我也是在完成自己的使命。”

“你就不心疼外面快要老去的父亲?”

“心疼又能怎么样,人早晚要死的,尘归尘,土归土,消逝无痕。”刘君谕叹息道。

周轩一直关注着刘君谕的神情,经常跟艾米在一起,他也学会了一些捕捉微表情,刘君谕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嘴角微微上扬,她在偷笑。

刘君谕为什么笑?当然不是洒脱,一定另有原因,也许,周轩突然有了个大胆的猜测,她或许认为,自己根本就不会死。

“刘君谕,你知道甄宓是怎么死的吗?”周轩问。

“我看过剧本,喝了毒酒。”

“她不光是喝了毒酒,下葬之时,嘴里还塞上了茅草,额头贴了符文,这是很恶毒的做法,让她到了阴曹地府也不能伸冤,而且永不得解脱。但是这种事实太过血腥,不宜播出。”

“哦,她很可怜。红颜薄命,美貌的人总会遭人忌恨,至于地狱一说,子虚乌有,死了就是死了!”

“或许你说的是对的,但是谁也想不到一千八百年前有个甄宓,现在又有个刘君谕在模仿她。”周轩说道:“你正在走她那条路,比她还要惨,骨瘦如柴,轻如鸿毛,容颜枯萎,令人厌恶和恐惧,只有你的亲人会为你哭泣。”

“那只是表象,我,跟她不一样。甄宓就是个古代男人的附属品,没有自我,被赐死也不敢抱怨。”刘君谕笑了,眼睛弯弯的,很是得意。

“别做梦了,你不会重生的,对于魅影组织而言,你不过是一枚没用的弃子,做不成事的失败者。”周轩猛拍了一下桌子。

一旁陪同的警员看到这一幕,向前走了几步,但还是有退了回去,他很清楚,也许只有周轩才能让这名女子交代出实情。

“不,不会的,组织不会放弃我。”刘君谕被惊到了,猛然站起来,使劲的摇头,一头黑发乱舞。

“我见过比你级别高的人物,他死了之后,账户上的钱都被转走了,并不管他家人的死活。在魅影组织眼里,你们都不过是被利用的工具,骗你没商量。哦,他们也会愤怒,是因为你们办事不利,造成线索中断,还得重新培养成员,浪费精力。”周轩继续说道。

“这不可能,我是很优秀的,那些蠢笨的组织成员怎么能和我比?”刘君谕近乎咆哮,心里筑起的围墙,正随着周轩的话渐渐崩塌。

“哦,你哪里不同了?长得美吗?”

“是啊,我从小就是男生疯狂追求的对象,我有百亿家产可以继承,我加入组织不为钱,只为实现人生价值,他们算什么!”

啪!啪!啪!

周轩换换鼓掌,刘君谕翻了个白眼,“本来就是!如果不是射偏了,我此时已经被提拔,将来成为呼风唤雨的头目都有可能!”

呵呵,射偏了,到现在刘君谕都不知道周轩如何躲过一劫,还在这里自吹自擂,认真道:“不,我鼓掌是觉得你将无知发挥得淋漓尽致。在大三国里,你长得最美,但是观众全都喜欢你吗?百亿资产也不少,对于魅影,算几根牛毛?”

“你,你想说什么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