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2章 枯燥的会议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看哪,阿克耶在跟你谈商业合作,也说了自己懂多少多少外语,但是却没有提到《语言潜规则》这本书。”裴胜男气愤道:“他只是利用你,达到自己想要赚钱的目的!”

“今天所有人都没有谈到那本书,哦,除了切卡莱丽。”周轩笑道。

“反正阿克耶没有诚意,除非明天的大会上能向着我们说话。”裴胜男强调。

可能性不是很大,大家对周轩三人态度有所缓和,不代表放弃自己的观点。这是学术性质疑,更来不得半点马虎。周轩有理由相信,如果是发生了本质上的冲突,阿克耶也不会将生意和学术混为一谈。

第二天,大会正式召开,这是学术界的豪华阵容,国际顶级的语言学家,也有不少粉丝围在警戒线一位,他们心目中的偶像出场时尖叫挥手。

周轩赶到现场时,警方立刻高度警觉起来,果不其然,围观粉丝出现了骚动。有的高呼周轩必胜,有人则愤怒的让他们三人滚出巴黎。

在观点上就发生了鲜明对立,一些激进的年轻人由言语互骂发展到对打,警方立刻将双方控制,并发出警告。

这一幕被周轩看到,还没开始,支持者就打成一团,可想而知,大会也有激烈对峙的局面。

来了不少媒体,进入会场后每人一份材料,其中包括大会须知以及座次表对应等等。周轩三人找了很久,最后才发现倒着看名单更便捷,因为他们的座位在末排,还是角落位置。

“太过分了,来个引路的都没有,光专家学者就百十号人,就我们傻呵呵找半天。”裴胜男恼羞道。

“不错,还有我们的地方坐。”周轩不以为然,在自己的位置坐好,座次靠后,但视野宽阔。

“哼,就你心大,他们这是故意侮辱我们。”裴胜男低声愤愤道,说着眼圈就红了,压力大,委屈更多,眼泪在里面拼命打转,还是没忍住,落下几滴,连忙用手擦了。

“一个新兴事物的产生无不是要经历审判式的抨击,胜男,有我在。”周轩拉住了裴胜男的手,她心头一暖,眼泪却掉的更多了,直呼自己没出息。

裴胜男真正的历练还得从航海说起,但海上生活不常与人打交道,无论哪种职业,环境也相对单纯,这次成为质疑主角之一,有压力也很正常。

然而,争锋相对却没有发生在第一天。各种发言占据三分之一的时间,又有三分之一是对语言学的总结和展望,剩下三分之一时间便是推荐自己的书籍。

总之,非常枯燥。记者们多为外行,这样的专业大会非常煎熬,一个个喝着运动饮料提神,强打着精神,起码不要睡着。

第二天还是这样,每位上台发言的人都很健谈,每次都超时演说。等待散会的记者们刚刚抬起屁股,却发现还有人提问,只好又坐下。

好容易提问完了,又有人说要补充几句,连裴胜男和管清也都是哈欠连天,直呼坐着太累,不如出去溜达。

“嘿,大会也没什么,上去说一通就过关了。”裴胜男心生幻想,试探说道。

“胜男师娘,你这是白日做梦。这个大会就是冲着俺们开的,白吃白喝几天领个纪念品就回去了,哪那么简单。”管清直摆手。

周轩也点点头,提醒道:“稍安勿躁,其实这是一种手段,有意消磨我们的斗志。”

“对,俺看师父说得对!”管清点头。

“这么狠毒的老女人!掌握那么多语言已经够烧脑了,她还想着使坏算计别人,难怪脑袋里长东西!”裴胜男恼道。

一摞资料里,没有大会流程也没有上台发言的花名册,看似是随机挑选。所以,什么时候轮到三人发言,没有确切答案。

反而是在这种盲目的等待中,会增加人的焦虑和紧张情绪。

会议进行到第三天的下午,裴胜男正在打盹,突然听到主持人叫到自己的名字,请她上台发言。

裴胜男有点懵了,“轩,怎么办,怎么办?我还以为咱仨你是第一个呢!”

“第一作者嘛!”周轩轻声安慰,传授经验道:“就当是在大四英语课堂上,下面全都是你的学生。”

“嗯,有点感觉了,你这么厉害,见了我还不是哆嗦?”

裴胜男微微一笑,款款走向发言台。由于是最后一排,有一定距离,沿途记者们却沸腾了,镜头全部对准了她。

这一刻,裴胜男突然有了做明星的感觉,笑着招手。

“裴胜男看这里!”有记者激动喊。

裴胜男配合停下,右手自然垂放搭在跨前,左手搭在右肩,拍摄记者一边拍摄一边赞叹,真棒,太美了。

“嘿嘿,俺这个师娘也有模特潜质啊。”管清笑了。

“否则能让你叫师娘吗?”

周轩也自豪笑了,这些年,裴胜男的成长速度令人惊叹,就连闫平川也一直往自己脸上贴金,女儿遗传了他的好基因。

“请裴胜男小姐尽快到位。”主持人看不惯,这又不是红地毯,不用摆造型的。裴胜男这才袅袅婷婷来到发言台,将话筒调整好。

“大家好,我叫裴胜男,很荣幸见到各位专家学者。”裴胜男先是进行自我介绍,话音刚落,就有人喊,“直接讲《语言潜规则》吧!”

不知是谁喊的,不好说是记者还是等待已久的其他专家,但这个声音得到了一致响应,有些人跟着附和,对,就讲这本书。

再深沉点儿的专家学者保持沉默,但没有一人提出反对。

“多谢大家的关注,其实我也没想讲别的内容。”裴胜男笑道,有人跟着笑了,但这里是严肃场合,幽默不起来。

裴胜男大致谈了航海的经历,这本书便是依据这段时光编著而成。航海期间,她通过和部落人的交流,感受到另一种音符的美妙,所以便决心将它写出来。

“当然,这本书侧重讲解语言的规律。不可否认,要想真正掌握一门语言,还要系统的学习。在这点上,我承认自己做得也不够。”裴胜男没有托大,如实说明了情况。

其余人讲完获得掌声后,就可以下台坐下,而裴胜男却不能走,一些人立刻提出了疑问,像是事先就准备好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