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6章 坐到第一排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所有人都竖起耳朵,想听管清到底怎么解释。

他点点头,说道:“狗的智商很高,但还没有高到会撒谎的地步,这些都是警犬告诉我的。至于爆炸的原因,警察不想对外公开,地点嘛,是在一座办公楼里,哦,是第三层靠近窗户的那间办公室……”

“请不要说了,谢谢!”警察眼中含泪致敬,然后转身对大家说,“我会马上让人检查这只狗的伤势,其余的,这位少年说的都是真的。但此事保密,具体细节不便多说,抱歉。”

带着警犬匆匆退场,这名警察出去后就放声哭了,应该与那只所谓的“笨狗”有感情,明明是一只英雄狗,却被人误解,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。如果不是管清说出真相,这份冤屈会持续到永远。

很快,狗的伤情被确认,还把拍的片子送到会场,确实就有一小片残留的弹片。

“天才!”

有人惊呼,洛佩兹也非常激动,上前拥抱管清,还真挚道歉,以前误会他了。所有学者都是惜才的,当场就有人表示愿意接纳他到本学校学习,或者是本部参与研究,但管清都没答应,他只有一个师父,那就是最角落里的那名英俊男子。

其实最想拉拢管清的是警方,但知道他不会答应也没再邀请。但是以后尽量避免管清和这些警犬打交道,会泄露很多机密,甚至是国家级的,那还得了!

事实胜过雄辩,管清掌握兽语规律的才能无人能及。

“你们别夸了,能让俺说两句心里话不?”管清举着两条细长的胳膊高声问,大家都笑了,当然可以,请!

“回到俺跟裴阿姨和师父写的这本书上来,教人如何学习语言,无论是掌握部落语言,方言还有必修课语言,都是有好处的。俺们无私奉献自己所发现的规律,与大家分享,有什么错呢?俺们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总结,就算是好奇也该买一本回去看看。要想与俺交流,回国后,网上继续聊。但是,俺丑话说前头,你骂了俺,还不知悔改的,别指望俺跟你们说一句话!”管清说道。

“对,俺们是记仇的!”裴胜男学着管清的口气补充,会场哄堂大笑,接着就报以热烈掌声。

自从上台,管清喝了三瓶饮料,还是讲的口干舌燥,等回到大使馆时,嗓子都哑了。

“好徒弟,真长脸。想要什么奖励,随便说,回去后让你江舟师娘操办。”周轩开心道。

“师父,俺想要结婚!”管清语出惊人。

周轩笑喷了,“为什么啊?”

“咱们邻居,就是卖红酒发家的那户,他家有个半大小子,每次俺跟飞飞附近散步都能看到他,还送给飞飞鲜花呢!”管清叹口气,“这么优秀的女孩子,俺真怕她跟别人跑了。”

哈哈哈,裴胜男笑岔了气,情人眼里出西施,一般情况下,大家不会认为飞飞优秀。

结婚是不可能的,周轩劝说徒弟,飞飞心里只有他,不会跟别人跑的,真要跑,就是结婚也拴不住,还得提高自身魅力值。

三人晚饭后在院内散步,该健身健身,该游泳游泳,过着悠哉的生活,也猜到外面早就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
“东方神童颠覆常理,震惊学术界!”

“东方小巨星冉冉升起!”

“天才少年成抢手人才,最高年薪达一千万美元!”

“名师出高徒,明日周轩将发表演说!”

……

国内的虞江舟看到这些新闻笑了,明天并没有明确安排周轩上台。但这么大的舆情下,切卡莱丽的疲劳战已经作废,她再不出来,该疲劳的就是她了。

晚上周轩和虞江舟通过一次电话,让她做好一些准备,必要时让艾米来一次巴黎,虞江舟欣然答应,这个男人,出去开会也不忘拉笔生意回来。

飞飞也看得津津有味,还找来翻译软件,不过她的眼里只有管清,还保存图片,乐呵呵的收藏起来。

翌日,周轩三人来到会场,却发现角落里那三个座椅比撤走了,还有人专门等在远处,客气解释说,座位有调整,他们现在可以坐到第一排了。

“不用,我们就坐这里就行。嗨,记者朋友们,来,给个特写!”裴胜男不满道。

“这是组委会的安排,还请配合我们的工作。”工作人员又着急又委屈,他也是听喝的,坐哪里都一样,周轩没坚持,还是来到了第一排。

不少人起身握手,对管清表示赞许,对周轩表示钦佩等等。

刚坐下不久,其他人都起身了,还鼓起掌,周轩转头看去,发现切卡莱丽在两名助手的陪同下披着一件厚厚的外套进来。

脸色有些白,还有怕冷的举动,但气场依然强大,冰冷如霜。

到底是学术界权威,周轩也想起身,被裴胜男给使劲拉住,嘀咕道:“又不是必须站起来,别管!”

切卡莱丽来到前方,冷冰冰扫了一眼周轩,这才将外套交给助手,往手心哈了口气然后面对大家坐了下来。

切卡莱丽进行了长长的演说,内行听门道,绝大多数人忙不迭拿出录音笔,全都是如痴如醉,受益匪浅,可以听出,这是切卡莱丽前半生凝聚的心血,今天拿出来分享给大家。

管清也听得很认真,还打开笔记本记录挑重点记录下来。

期间没有提到昨天的事情,专注于她的精彩演说中,大家也将管清的优异表现抛之脑后。鉴于后期一直有人出去上厕所,切卡莱丽这才开始做总结。周轩抬腕看看时间,不得了啊,讲了三个小时!

服务人员将矿泉水放到切卡莱丽跟前,她已经口渴了,打开盖子看了一眼,又放下。助理连忙过去,将保温杯里的褐色液体给她倒了一杯,还冒着热气。

保温杯里放热茶是国人的习惯,打开后滋溜滋溜喝上两口,精神为之一振。但是,在国外,喝热水有时会是很困难的事情,更不要说是沏茶慢慢品味了。

所以,周轩猜测,那里面应该是药,类似于国内的中药。

“讲了很多,把大家都听累了。”切卡莱丽难得笑了笑,听众却不以为然,这是知识提炼,意犹未尽。

“本来打算上午让周轩讲讲,不如改到下午吧。”切卡莱丽又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