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7章 祭祀语言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,还是上午吧!

大家一致要求,都已经上完厕所洗手回来,现在就去吃饭,还得再洗手!切卡莱丽很不开心,抬手示意周轩可以发言了,连句话都没有。

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杆秤,昨天管清和裴胜男表现优异,本是学术观点之争,没必要牵扯到个人恩怨。所以,切卡莱丽的不礼貌举动没有引起大家的附和,反而报以热烈的掌声,表示期待周轩发言。

切卡莱丽面色铁青,双手手指弯曲,用指肚敲打头部,又觉得头疼了。

“感谢切卡莱丽教授的邀请,也非常开心能在学术大会结识各位专家学者。”闲话少说,周轩进入主题讲话,“语言是什么,是我们进行交流的承载。而文字便是语言的延伸,将我们想要表达的东西记录下来,这也是为什么近几百年来文明高速发展的主要原因。每个国家和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,学会自己的还不够,再去学习别人的语言,为的是学到更多的文化,从而来强大自身。语言不止是声音的交流,同时还有手语、目光以及肢体语言等等。发乎情,溢于言表,便是定义之一。”

好!

裴胜男叫好鼓掌,大家都没反应。

好!

管清也叫好鼓掌,这下大家都跟着送掌声,切卡莱丽是唯一没有鼓掌的人,还往下压压手,示意安静。这些都是大路边上的话,谁都会说,要听重点。

“昨天,我的朋友裴胜男小姐以及徒弟管清,向大家讲述了语言的规律,并且管清的才能得到当场验证。有人说,这太难了,只有天才才可以做到。其实不然,我们常说一样事物入门,其实就是要掌握它的规律。比如,数学难不难?两个十七等于多少,二十五个六十三又等于多少?我们很难口算出来。不过,借助乘法法则,小学生都可以得到准确答案。再复杂一些的,我们可以省去人力使用计算机,乃至量子计算机。”周轩停顿了下,接着说道:“同理,语言也是如此。又比如我们汉语,首先要学会拼音,掌握了规律,不管什么生僻字都可以念出来,而法国人民也是这么想的,看到词汇也可以念出来。世界上有几千种语言,我们追溯先往,一定能找到语言的规律!”

大家都听得很激动,这些道理很浅显,但《语言潜规则》这本书的可靠性却越来越高,可以追溯那些即将衰退的语言的影子。

“我,周轩,临海大学历史系博士生,贤士集团董事局主席,在此郑重向大家保证,《语言潜规则》一书真实可靠。我愿意,并乐意接受各界监督审核。谢谢大家!”周轩微微抱拳。

切卡莱丽这次没有坚持,象征性鼓了鼓掌,说道:“好了,这些大道理不要讲了。你们深入海洋,去了很多偏僻的海岛,我也是咨询了业内朋友才发现,大海深处原来还有不归属任何国家的海岛。”

“老女人服软了?”裴胜男幸灾乐祸小声道。

“不见得,咱俩可不是她想要攻击的主要对象。”管清冷静道。

果然,切卡莱丽口风变了,“但是,原始部落语言并不是重点,首先这种语言没有得到认可,没有太多研究的价值。第二,简练动听的语言才是文明发展的标志,人们没有必要退化到原始社会,去学那些发音。”

“你这是抨击部落语言!”管清不客气说道。

切卡莱丽脸色一变,纠正道:“我没有这个意思,而且话也没有说完。这本书最大的优点在于推广学习语言的规律,能让不少外语需求者得到帮助。”

“早这样了,还叫俺们来干啥?”管清坏笑。

“这正是我今天想要说的,这本书最大的败笔恰恰是那些所谓符文的记录。如果没猜错的话,这些是出自周轩之笔吧?你们国家有句话,叫做画虎不成反类犬,但不得不说的,你们的营销手段非常高明,这本书也跟着火了,各个搜索引擎都榜上有名。我还特意关注了下各平台的销售情况,呵呵,跟名气真的不相称,全球知名的书籍,目前才卖出三万册。对于普通作者来说,这个数量不小,但这个数字对不起全球推广资源。”切卡莱丽鄙夷道。

“俺也在关注销量,你说的三万册,是国际销售网站的统计,不带俺们国家的。截止到前天,只有两千册,昨天就两万八,谁知道明天会不会是十万呢?”管清插嘴道。

会!

当管清的话通过媒体散播出去的时候,大批粉丝表示支持,一定要冲击十万册,而后来,做到这点非常容易,后话不提。

“好,不说其他,说说符文吧。周轩,你想通过这些奇怪的线条来传播什么呢?”切卡莱丽拿出一张纸,上面有个伸展的符号,笑道:“据说,这是贵国的火符,喷上什么血然后点燃便可以着火。”

呵呵,有人笑了,这是天方夜谭,根本不可能实现的。

“切卡莱丽教授,这种符文从哪里得到的?肯定不是从书上吧?如果你感兴趣,街边倒是可以淘到几本的。但是,我书中所讲符文,并不是你想的那样。打扰了,工作人员,可否提供写字板?”周轩招手道。

切卡莱丽没反对,很快会场布置就绪,周轩来到写字板,提笔便画出一个非常奇诡的图形,好似一张人脸,然后转身面向大家,说道:“我现在给出几个答案,喜悦,恐惧,淡忘,请问,看到图形,选择喜悦的请举手?”

稀稀拉拉几个人,还有的犹豫下又放下,周轩又问:“那么,感到恐惧的请举手?”

唰!

七成以上的人举起手来,周轩点点头,说道:“是的,这便是古代用作驱散恶魔的符文。”

切卡莱丽很惊讶,随后,周轩又画出两道符,多数人的反应和真实含义一致,那便是舒适和空灵。

“符文,最初是一种祭祀语言,是古代人们摸索线条规律时总结出来的,它能达到祭祀时的精神寄托,同时也能调节人的情绪。如果仔细研究,你会发现这些符文也非常有趣,这是一种古老的特殊语言,通过图形的方式展示。现在它已经距离我们很远,也失去了原有的作用,但可以通过它去了解历史,体会古代人的生活。”

周轩说完,有人就激动说道:“是的,我脑海中已经出现了原始人的画面。熊熊燃烧的火焰,脸上涂抹着浓重颜料,祈祷和祝福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