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9章 冰释前嫌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周轩,看这里环境怎样?”阿克耶开心道。

“赏心悦目,繁华却又不失安宁。”周轩持认可态度。

“哈哈,咱们可以一边享用美酒美食,一边畅谈语言学!”阿克耶请周轩坐下,又非常绅士的替虞江舟拉开座椅。看着艾米,似曾相识,“这位美女?”

“我的秘书,艾米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哦,我想起来了,是艾米,幸会!”阿克耶十分激动,绝不是因为看到美女或者机器人大赛的艾米激动,而是周轩带来了工作人员,这意味着贤士集团与布依格合作的态度是积极的,阿克耶开心道:“呵呵,其实今天主要是谈合作问题,只是怕太唐突,毕竟大会刚刚结束,你也很疲惫。”

“贤士集团发展虽快,但盈利率还不是太理想,距离我的终极目标相差甚远。”周轩说道。

阿克耶哈哈一笑,摇头道:“周轩,你们东方人是最谦虚的,但你这句话让我感觉是在炫耀啊!贤士集团的发展速度在全世界范围来讲,也是名列前茅,你都这样说,其他企业家都要活不下去了。”

“当然不是,我希望贤士集团走出国门,成为国际大型集团!”

看着周轩坚毅的眼神,阿克耶心头也是一阵阵热流,他追逐商业成功的步伐从未停止过,有时也自嘲是因为学术分担了精力,主要还是因为没有找到满意的合作伙伴。

周轩有敏锐的商业洞察力,而且极具人格魅力,又是商界新星,阿克耶对于合作非常期待。

彼此敞开心扉,就商业细节两人边吃边聊,双方都很认真,最后,当场签订了商业合作意向书。

阿克耶开心不已,握手道:“虽然是意向书,但你我彼此信任,这就等于是一份正式的合同了。接下来的合作,我也希望尽快达成。”

“还是要落实到最终的合同上来。不过,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合同会按照我们刚才谈论的内容签订。”周轩点头道。

“哈,怎么会有意外呢?布依格实力不亚于那几家连锁超市的,对于合作,我们也是非常严格的。”阿克耶信心十足。

管清吃着银鳕鱼,抬眼提醒道:“话别说那么满,万一你不遵守诺言,诓骗俺师父怎么办?”

“哈哈,布依格的口碑就在那里,还真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呢。”阿克耶信誓旦旦道。

“希望如此吧!”

管清继续大吃特吃,阿克耶因为太开心,酒喝得多些,拉着周轩聊了很久,相见恨晚。

等回到住处,周轩打算洗澡睡觉,管清打着饱嗝进来了,“呵呵,今天吃得很满意吧?”

管清心不在焉,没有回答,半晌才闷声道:“师父,你都让艾米阿姨过来了,怎么不直接带着公司的合同来呢?”

“你比我还着急?”周轩笑了,徒弟大了,开始为公司操心了。

“师父不着急吗?”管清反问。

“这还用问。我知道,你觉得阿克耶这人做事谨慎,还有商人的小心思。”

“俺就说嘛,他第一次见面只谈生意不谈书,今天说好了谈语言学,却又谈了生意。所以,他更看重公司发展的。”

“管清,这个世上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。与国际连锁超市合作会有很多的细节需要处理,这一回,我们也是需要投入资金的,更得慎重考虑。回国后,我也会让你江舟师娘督促对方,早点落实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嗯,明天就走吧!”

“臭小子,想飞飞了吧?”

“嘿嘿,你不想俺江舟师娘啊!”

第二天,周轩还真没走成,一大早切卡莱丽的助理就找来了,说是切卡莱丽下午会脱离了监护,但还要住院观察,很可能需要做一次手术。切卡莱丽被医生限制不得离开,所以请周轩务必去一趟,如果他实在不愿意去的话,切卡莱丽会亲自来拜访。

周轩同意了,让助理转告切卡莱丽安心养病,他会等切卡莱丽脱离监护后立刻去看她。

助理走后,裴胜男走过来,轻声埋怨道:“你啊,心就是太善良了,都忘了切卡莱丽怎么整你的。”

“切卡莱丽不是真正的敌人,我们没有必要去排挤她。另外,她这次请我过去,也不该是继续争辩什么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嗯,不过,后天可得要走了。这里太闷,我一天都不想待下去。”裴胜男无奈道,不只是切卡莱丽,经闫平川亲自转达,让周轩务必接受另外一家的邀请。

“呵呵,这次又没玩成。不过,我相信,你将来会收到世界各地的邀请,只要我不跟着,去哪里都能好好玩儿。”周轩说道。

嗯,裴胜男低着头,哼道:“我还是最希望你能跟着!”

周轩只是笑笑。说起来,周轩来到这里第一个伯乐是闫平川,屈居起名馆,还是被恩师看中,还将他列入人才培养计划,免去了学费。

第二个,便是裴胜男。如果不是她替自己兜着“失忆”的事实,以周轩基础为零的外语,还有专业课以外的空白,周轩都有可能会被学校开除。

去医院时,周轩只带了艾米,裴胜男和管清说话直接,他担心言语不和再起冲突,切卡莱丽的身体受不了。

来到病房,切卡莱丽正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,卸去了妆容,显得苍老了许多,神情格外憔悴,睫毛还是湿的。

听到声响,切卡莱丽睁开眼睛,露出笑容,抬起一只手,周轩上前与其握住。

“周轩,对不起了。”

“教授,言重了。”

无需多言,冰释前嫌。切卡莱丽又叹口气说道:“多亏你提醒,送到医院后医生对我进行了有针对的检查,这里,还真发现了肿瘤。”

切卡莱丽指着头部,泪水又落了下来,周轩安慰道:“教授是有福之人,手术一定会顺利的。”

“唉,死是死不了。但是,精神却垮了。以前的我,不知道累,熟悉我的人都说,切卡莱丽永远是斗志昂扬的姿态。”说到这里,切卡莱丽露出骄傲的笑容,但很快就消失了,流泪道:“可是现在,我只是个病人。医生也说手术成功率很高,但是,但是,我却免不了失去某部分记忆。我躺在病床上一直在想,那部分记忆可以抛弃,什么都不可以,尤其是语言学,如果丢失了,我宁可去死,真的,我一定会去死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