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1章 天行健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笑着笑着,同学们便都笑不出来了,一个个安静下来,周轩博学多才,琴棋书画都很擅长,还懂医书讲国学,有胆量有谋略,名副其实的当代全才!

“苏院长请我过来,说是要讲讲汉语,其实在我看来,汉语不仅仅是一门外语那么简单,在它里面,有形有神还有意境。”周轩说道。

有人开始觉得无聊了,撇撇嘴,青年才俊也难免落俗,就不能说点喜闻乐见的东西,这些都是老学究讲烂了的。

“什么是形?形状,字体由象形字演变而来,由繁琐到简单,还有现在横平竖直,颜骨柳筋,都是在讲字体的形。神又是什么?是精神,还有传承。就说那些象形文字,经过时代更迭,直到现在我们还能看到一些字就能联想到它的本意。那么什么又是意境呢,我念一首诗为例,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”

哇哦,同学们发出惊呼,好美的诗,简短四句,就勾勒出一幅美好的画面,还有一份失落的情怀。

“汉字虽然经过了简化,但形神未变,阅读古书,对于成人来讲,是没有太多障碍的。”周轩又讲道:“当然,文字也在改变,不得不说,汉字的魅力在于更为精简,又是在原有基础上的改进,毫不避讳的讲,这是词根组成的单词无法比拟的。”

确实如此,单词进化,就和原来的不尽相同,古书变成天书,有些同学不服气道:“但是,新兴语言的出现,也在冲击原有的词汇。比如,网络语言。”

“呵呵,网络词汇每年都会出现很多,但不是所有的都会被认可,甚至出现在正常的书写之中。虽然是新兴词汇,但大家一看就懂,还觉得更有趣。当然,这只是一少部分语言,流传一时的词汇,是起不到传承作用的,终将还是会被淘汰。”

周轩讲了一个小时左右,剩下的大把时间和同学们交流沟通。裴胜男也分享了汉语学习的规律性,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管清则负责拆分汉字,指出象形的规律来,使得当场学生一下子就认识了几十个汉字。

“汉语博大精深,很难说究竟有多少个字,据不完全统计,至少要在八万个以上。而在实际的应用和书写中,最为常见的连十分之一都不倒。通常情况下,如果能掌握到四千到七千之间,那么就可以用汉语表达丰富的含义了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可是,我还是觉得汉语很难,生僻字不常用也就算了,一个字还有不同的音,还有不同的含义,学习进步很慢,很快就没有兴趣了。”一名同学说出难处,也得到了很多人响应。

“哪门外语又不难呢?”周轩笑道:“我国一名普通大学生毕业时,英语词汇都要达到四千以上,研究生入学就要在六千以上,英语不也有一词多义吗?说汉语复杂,我并不认同,航海时,我曾写过两本书,其中一本二十三万字,另外一本十五万字。”

哄,大家都笑了,落俗了吧,不忘推销自己的书,周轩却不以为然,接着说道:“这两本书正在被翻译成外语,就以英文为例,第一本词汇为三十六万,而另外一本更夸张,涉及很多专业词汇,需要更多的单词去解释,直接翻了一倍还要多。”

“但是二者表达的含义是相似的,汉字含义很隐晦,有时一个词需要用很长时间去理解,还不如读英文。”又有同学质疑,意思是字数少不代表什么,看着太吃力。

“你们看到隐晦的文字已经是简化版了,有些书籍需要研究几年才能读出其中大概的含义。”周轩笑道。

“易经!”

“呵呵,看吧,大家都是懂的。易经是最为晦涩的古书之一,却令人为之癫狂,为什么?就因为它实在是太简单了,惜字如金,搞得后世人都看不懂。”

周轩郁闷的表情把大家都逗笑了,但《易经》中的含义不适合汉语初学者,应大家要求,周轩尽量用通俗的语言,重点讲述了乾坤两卦。

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。地势坤,君子以厚德载物。这是名族精神,我国名校校训中便有其中的节选。时至今日,当我们需要面对全新的学科知识时,在海上经历狂风破浪时,跨专业去从事其他工作时,我们无不是充满苦恼焦虑和迷茫,但是君子自强不息,君子厚德载物,有钻研刻苦的精神,无愧人生的态度,大事可成!文王牢中作《易经》,自强不息精神感染世人。而对《易经》注解做出伟大贡献的孔圣人,他用儒学分析,韦编三绝终得精髓。身在孔子学院,离孔圣人最近的你们,还在担心什么呢?”

两秒过后,全场热烈掌声,苏道强眼眶潮湿了,还是闫平川下手快,这样的全才学生谁不喜欢,要是能来孔子学院工作,何愁汉语不发展!

时间有限,周轩等人还要准备回国,婉拒了苏道强共进午餐的请求。

“周轩,我真是妒忌平川兄啊!临海大学这几年排名跟坐了火箭似的,蹭蹭往上爬,跟你有莫大的关系啊。”苏道强握着周轩的手感慨道。

裴胜男不满插话道:“什么啊,一个学生再大的名气和能耐也比不过校长的付出。我们闫校长奉命于危难之间,就靠着一把硬骨头力挽狂澜,才有临大的今天。”

苏道强一怔,怎么跟着周轩一起的还是个闫粉?不管那么多了,今天帮助孔子学院的是周轩,苏道强又说道:“孔子学院准备了四份礼物,这个我已经提前跟平川兄请示过了,可以收的。”

“苏院长的好意心领了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

经济推辞后,周轩还是没有收下礼物,裴胜男后悔的肠子都清了,为了维护从没养过自己,又没给过钱的老爹,跟苏道强抢白几句。

她看到四份礼物是套盒,想必里面有多种独特的礼物,这是外面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真正限量版。所以,年轻气盛,要不得。

“苏院长,俺想要一件礼物,就在孔子学院里。”管清突然说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