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8章 走红网络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女婿也是儿子,看看有什么。再说了,我又不是故意的,你们闹出那么大动静,听不到的是聋子。”陈晓玲振振有词,又夸赞道:“小轩的体型真是没得挑啊。”

噗,嘴里一口茶喷出去,周轩很尴尬,陈晓玲又说道:“穿着裤衩呢,怕什么!”

“妈,你还说,小心长针眼!”

“你这丫头,哪能这么说你妈。瞧你,没怎么健身吧?那一胳膊肥肉,也好意思晒!”

“哪有那么夸张!”

母女两个开始拌嘴,估计一时半会儿不会消停,周轩拿着遥控器,随意切换着频道,突然,一则新闻吸引了他的目光。

新闻频道的国际资讯,画面上出现了一家外国幼儿园放学的景象,其中一名小女孩,个头明显比同龄孩子高出一个脑袋,通常这个个头都要读小学了。

小女孩儿完全是东方人脸孔,一双明眸流光溢彩,长得很漂亮,也很有灵性。从第一眼看到这个女孩子,周轩就心生欢喜,甚至还浮想翩翩,如果徒弟管清能有这个女孩儿十分之一的容貌气度,也该是完美的。

“小朋友,你好!你怎么长这么高啊?”一名外国记者采访,用的是英文,下面有字幕翻译。

“像我爸!”女孩回答得很直接。

“你爸爸是谁?”

“裴德曼!”

这居然就是裴德曼和罗雨凝的女儿,周轩心头疑惑,怎么长的没有一点混血的味道?要说遗传了罗雨凝的东方基因,相貌特征上和她共同点也不是太多。

“啊,你居然是著名诗人裴德曼的女儿,怎么跟他一点也不像呢?”女记者也提出了疑问。

“你的问题好奇怪,我长得像妈妈!”小女孩很机灵,振振有词地反驳。

女记者答不上来,其余人也都被逗笑了,一个不到四岁的孩子,口齿才智也非常突出,又换了个话题,“小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ring。”

“好美的名字,裴德曼先生一定把你当成了宝贝。”

“当然,他喜欢背着我。”小女孩傲气道。

“你在幼儿园里都学到些什么,能不能表演些节目?”女记者问。

“没什么可学的,老师每天都让我们玩儿。哦,我能背诵《道德经》和《唐诗三百首》。”小女孩道。

“哦,你喜欢东方文化?”

“妈妈喜欢,我就跟着学。”

“听说《道德经》好长好难背的,你来背诵一遍吧?”女记者笑着将麦克靠近小女孩的嘴边。

小女孩张口就来,纯正的汉语,“道可道,非常道,名可名……”

镜头开始快进,小女孩背完了,接着又背诵了几首唐诗,记者们都感到很惊奇,现场搜索唐诗,小女孩儿知识储备量惊人,居然是张口就来。

“哇,你太了不起了,裴德曼先生培养了一位神童女儿!”

女记者惊呼,一个孩子可以背出点东西来,并不会引起多大的关注,他们更注重理解和表达能力。但是,记者们敏锐观察到,这个女孩儿的记忆力超乎寻常,已经达到了小学优秀生智力水平。

就在这时,一名管家模样的男人,急匆匆地跑过来,拉着小女孩就走,对记者们的举动非常不满。

镜头切换成主持人的画面,她微笑着说:“就是这名叫做ring的女孩,走红英国网络,引起各大广告商的关注,她表现出超凡的记忆力,能够一字不差的背诵《道德经》和《唐诗三百首》。其父亲裴德曼先生,对媒体曝光女儿提出强烈不满和抗议,正准备发起诉讼,对此,英国人表示不理解,有人说裴德曼先生太宠爱自己的女儿。当然,也有人表示支持,裴德曼先生为公众人物,保护家人隐私是责任表现。总之,裴德曼先生是一位非常爱护家庭的人,嫁给他的女孩儿一定非常幸福。”

画面结束,周轩陷入了沉默,女孩儿的笑脸一直浮现在眼前,似乎下一刻她就会朝着自己走来。虞江舟也看到了,轻轻推了周轩一下,说道:“轩,想不到罗雨凝的女儿这么优秀。”

“小小年纪,就卷入了名利之中,是媒体做的不对。”周轩道。

“哦,心疼了啊!”虞江舟带着醋味,在她看来,一个小孩子而已。

“谈不到,我只是就事论事。”

“那咱以后也生个聪明漂亮的女儿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

看周轩情绪不佳,虞江舟没有继续乱说话,裴德曼来的事情她很清楚,周轩已经跟罗雨凝彻底划清了关系,不能再纠缠此事。

虞荣回来吃晚饭,一家人坐在一起,聊得很开心,听虞荣讲,兴凯集团今年的效益有所增长,跟加入贤士后影响力增加分不开的。

对于贤士投资盈能,虞荣举双手表示赞同,盈能集团的实力在全国都能排进前十,跟这样的企业合作,赚钱是有保障的。

当然,虞荣也希望贤士集团能将总部搬到首阳来,这里的商业机会更多,而临海能投资的项目,已经趋于饱和。

周轩很坚持自己的态度,尽管临海有富通投资干扰,但说到底,贤士的基础产业都在那边,决不能轻易的放弃。而且,还有上万的员工需要妥当安置,他们有的不远万里来到贤士集团,周轩却要搬到首阳,不利于人心稳定。

晚餐过后,周轩和虞江舟告辞离开,还是想去兴凯大厦去住一晚。理解两人需要独立的二人世界,虞荣和陈晓玲也不反对,安排管家刘叔给送了过去。

虽然虞江舟不在兴凯集团任职,但她在三十层的办公室依然保留着,毕竟是董事长的女儿,如今是上级贤士集团的总裁,得罪不起。

屋内一切都没有变,四周的玻璃墙干净而通透,鱼缸内依然有很多鱼儿在游来游去,宛如进入了海底世界。

墙上的两幅油画,纤尘不染,清洁工在打扫这个房间的时候,格外用心,周轩指着虞江舟的自画像笑问:“江舟,这幅画给我的印象深刻,让人遐想翩翩。”

“扯,当初你可表现的定力十足。”虞江舟根本不信。

“谁给你画的?”周轩问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