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7章 深藏的秘密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对此,周轩并不担心,言不由衷是女性天生的表演特技,刚才虞江舟内心窃喜却摔门而去便是力证。

跟奥威导演沟通了下,对方果然眼前一亮,催着虞江舟赶快去平原县试镜培训。

“不去,不去就是不去!”虞江舟使性子,下班回家后,周轩刚说起这事儿就被她否了,理由简单幼稚任性,“哼,我要是去了,肯定让姜靓笑掉大牙,说是因为年纪大才会被奥威导演相中。”

“呵呵,年纪又不大,干嘛老是这么在意。”周轩将虞江舟揽在怀里,宠溺的刮了下秀挺的鼻子,笑道:“只要在我心里是个宝,就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,就算到了七老八十,又怎样。”

“去,哄死人不偿命。”虞江舟还是笑了,将头靠在宽阔的胸膛上,拍戏的事情自然就定了下来。

虞江舟交代工作事宜,然后去了平原县,顺道把飞飞也一块带去。家中只剩下师徒俩,一条狗,一只猫。

这天晚上,周轩刚刚吃过晚饭,手机响起,是白芮打过来的,有些大舌头,说话含含糊糊的,“嘿嘿,周轩,在哪儿呢?”

“白芮,你是不是喝了酒?”周轩问道。

“一点点,一点点,周轩,嘿,好久没这么称呼你了,喝点酒壮胆!”白芮又说道:“我在星海咖啡屋,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诉你。过了今晚,可能就没有勇气说了!”

“白芮,你想要说什么?”周轩问道。

嘟嘟嘟,电话已经挂断,周轩拿着手机面色阴沉下来。管清凑过来问清楚缘由,说道:“师父,不去,白芮那小子可能在耍心眼儿!俺就说嘛,一个人二十多年养成的习惯,几年就改了,不对!”

周轩摆摆手,“我对他并不怀疑,他心里一定藏着事儿。但是,我之所以犹豫,是不确认自己是否真的想知道。”

“师父,到底啥事儿啊?”

“说不上来。”

坐在沙发上,周轩想了很久,内心渴望却又排斥,时而期待却又忧心忡忡,连管清也不敢打扰他,抱着波斯猫老老实实等在一旁,从没见师父这么难下决心。

最终,周轩还是打算去一趟,叫上刘浪一起,开车前往星海咖啡屋。星海咖啡屋周轩去过,有些年头的老店,地理位置很偏僻,但那里承接着多年的情愫,比如就有刘志和谷幽兰的过去。

所以,对于更多中青年顾客,他们选择这里为了追忆怀旧,年轻人则更喜欢时尚热闹的地方。

“白芮怎么选择这个地方见面?”刘浪一边开车一边质疑,连他都看出来了,选择星海咖啡屋是有深意的。

“去了再说吧。”周轩上车后,脸上一直没有笑意。

“三弟,不是什么陷阱吧?我来的时候跟毛恬恬说了,每十分钟跟我联系一次,真要有什么事儿,乔三还有大哥那边都会有人过来。”刘浪说道。

“人最大的敌人,或许是自己。”周轩幽幽道。

刘浪没听懂,踩油门加速,终于来到星海咖啡屋前,整理下衣服,周轩说道:“三哥,跟我一起进去吧。”

“好!”

咖啡屋内加上白芮,还有一对情侣,四目相对,完全不在乎身边都是谁在走来走去。播放的音乐是夜上海,听起来有萧条之感。

白芮坐在角落里,面前一杯咖啡,正耷拉着脑袋打盹,等周轩坐到跟前,这才抬起头,双目发红,还能闻到酒气。

刘浪不客气的挨着白芮坐下,双手插兜里,翘起二郎腿 ,也不看他。见周轩不是独自一人来,白芮有些皱眉,招手让服务员上了杯意式咖啡还有水果茶,不自然道:“周董,大晚上喊您过来,我真是喝多了。”

“不,我觉得你现在非常清醒。白芮,我跟二哥的关系不用多讲,有什么话,你直接就说吧。”周轩淡淡道。

“不太好吧。”

“都来了,有屁快放!”刘浪提高嗓门,此时又有两名小伙子进来,愣愣看着他们,刘浪提高嗓门,不悦道:“看什么看!”

都什么人啊,粗俗!一名说话有点娘气的小伙子翘着兰花指嘟囔,好像还生气了,想要离开,被另外一名小伙子拉住,搂着肩膀坐下。

白芮将剩下的半杯咖啡都喝了,凉的,喝进肚子里却化成了汗,布满光洁的额头,周轩冷静的看着他,白芮内心十分挣扎,而且很痛苦。

周轩猜得没错,他心里藏着天大的秘密,想要全盘托出,却又于心不忍。

“好吧,那我说了吧。周轩,可以这么称呼吗?”白芮问,周轩点点头,接着说道:“是关于雨凝的。其实雨凝到了英国之后,她独特的娇弱气质吸引了很多男生,追求的人很多。她前脚去英国,我为了气你,后脚就跟了过去,但是那个时候,她已经跟一名华裔男生关系很近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周轩皱起眉头。

“就是,那种关系,你懂的。”白芮压低声音说道。

“我不信。”

“我也不信,但眼见为实。他们两个出双入对的,男方家里也特别有钱,我有证据。”白芮说道。

“雨凝到了国外,举目无亲,有人帮助没什么不好。况且,雨凝的为人,你我都很了解,她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。白芮,还以为你会对我说些别的,没想到,你现在却来诋毁雨凝。”周轩很不高兴。

“周轩,你误会我了。雨凝是自由身,她愿意跟谁好就跟谁好,咱们都没有干涉的权利。但是,雨凝太有心计了,借助那名男生的关系和裴德曼勾搭上,回头就把那男的给甩了。你知道,我对雨凝是不死心的,去了英国几次找到她,我可以对天发誓,她认识裴德曼之前就怀孕了!”白芮变得很激动。

周轩也很激动,眼睛比白芮的还红,低声道:“你不要再说了!”

“周轩,我的态度就是死也要做个明白鬼!雨凝太让我失望了,带着别人的种嫁给裴德曼。这是她女儿的照片,你看看,哪有半点像裴德曼,傻子都能看出来,这孩子就纯东方人的种!”

白芮从包里取出一摞照片放在桌子上,全都是ring的,各种场合,各种角度,周轩愤愤道:“我警告你,不许再靠近这个孩子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