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9章 醒悟不迟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周轩还没反应过来,白芮抬起他一条胳膊,从腋下开枪,击中了右边那人的腰部,顺势将周轩推了出去。

周轩会意,立刻扑到左边那人身上,扳住他的下巴微微用力,那人连哼都没发出,身子瘫软在地。

前面走着的那名女人明白过来,白芮叛变了,回手就是一枪,打中了白芮的肩膀。距离太近,白芮被冲击倒地,疼的站不起来。

女人咬牙走过来,又想开第二枪,周轩飞身过去,挡在前面,“咱们退回去!”

白芮脸色惨白,此时车上那人看到变化,也恼羞跳下车,正奔跑过来。又退回咖啡厅内,但白芮并不感到乐观,对方有枪,藏在哪里都会被打死,除非是天降救援,只能寄希望与时间差。

退到原位置时,女人已经踢开门进来,“周轩,今天白芮必死!”

“我看,死的是你们。”周轩冷笑,神色淡定。

这种姿态让女人感到莫名慌乱,但确定外面没有救援,刚跳到一张桌子上,便跳了下来。

砰!

女人还未落地,身体被改了方向,斜着冲过来一只大脚,将她踹在地上,周轩伺机踩住她的脚腕,劈手将枪夺了下来。

“妈的,好好的路不走,还玩飞的,你以为拍电影呢!”刘浪不客气的抓着女人的头发拖到一旁,和服务员将她结结实实绑住了,又对服务员命令道:“打她,打!算我的!”

服务员早就憋着一股邪火,带着那女人就揍,任她哭爹喊娘,都没停手。

原来,白芮佯装发火,踢倒了桌子,也让不少杯子碎片落在刘浪身旁,他趁机捡起割断了绳索,也帮服务员逃脱束缚。

正当刘浪想要悄悄追出去时,却惊喜发现白芮临时改变了主意,选择站在周轩这一边,看他们有意退回来,便躲在一旁,等到那女人腾空飞起的时候,一脚将他踹到地上。

从门外,周轩抢了一把枪,再加上刚刚得到的,便有了两把,那位开车的,看到情况不妙,掉头往回跑。

白芮捂着汩汩冒血的肩膀,二话不说又跑了出去,周轩连忙喊道:“危险,快回来!”

“不能让他上车!”

这是今天,白芮扔给周轩的最后一句话。

周轩紧接着也带着枪跑了出去,眼见着那人就要钻到车里,白芮果断开枪,打中那人的后背。只听一声惨叫,那人弹跳下来,然而,拿着枪的手却没有松开。

心头一惊,周轩连忙喊道:“趴下,快趴下!”

然而,为时已晚,那人抬手就是一枪,正打在白芮腹部,骤然倒地。就在这时,警察已经赶到,很快便控制住了现场。

周轩来到白芮身旁,只见他身体抽搐,嘴里有血不断冒出来。唯恐他被血液呛到,周轩将他扶起,急切问道:“怎样,白芮,你怎样!”

鼻翼抽动,白芮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说点什么,却是一个字都发不出来,沾满鲜血的手握住周轩的手。

周轩含泪道:“白芮,不要担心,一定会没事儿的,一定会。”

白芮还在抖,周轩流下泪来,“你放心,无论何时,我都会好好照顾你父亲。”

露出一抹凄楚的微笑,白芮向后倒去,眼睛没有完全闭上,留下一条缝。救护车呼啸而至,将一动不动的白芮抬到上面,警笛长鸣,在警车的护送下火速开往市中心医院。

其余伤者也都被送往医院,说起来,白芮受伤最严重,挨了两枪,最后周轩都不能确定他是否还活着。

“三弟,不用难过,白芮这小子老毛病又犯了!”刘浪上火道,今天差点都死在白芮手里。

不用说,白芮设了圈套,引诱周轩过来,并且在咖啡屋设了埋伏。但是,白芮最后时刻悬崖勒马,改变了主意,也打破了所有的计划。

“周董,是周董吗?”一名秃顶的中年男子颤颤巍巍过来。

“我是周轩,请问您是?”

“星海咖啡屋的老板。”

“哦,实在抱歉,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有关赔偿,我会派人过来和您商议的。”

咖啡屋老板摆摆手,“唉,只要不出人命就好。”

“真的对不起了,这样的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。我希望,此事不要影响您开店的信心。”周轩劝说道。

呵,老板苦笑一下,叹息道:“怎么会呢,这个小店不怎么赚钱,但见证了临海的发展,也经历了风风雨雨。在这里发生的稀罕事可多了,还有想不开的情侣跑这里自杀的,可没少惹来警察。不过,今天这动静,还真是大了点。”

老板的态度也是无语了,一个地方呆久了,总会遇到点稀罕事儿的。

很快,张磊带人过来,刘浪以及咖啡屋的人需要配合警方做笔录,周轩则被张磊直接带走。在路上,将经过说了一遍,张磊思索很久,“看来,白芮在留学的时候也被洗脑了,他就是这件事的主谋。”

“可以这么说,但他最后时刻还是没有被魔鬼利用,是否可以将功补过?”周轩问道,不想见到白芮进监狱。

“哼,你少大发慈悲了,白芮中了两枪,肩头的还好说,腹部的情况不妙。”

张磊皱眉,有关白芮的情况他也了解了。是啊,白芮能否挺过这一关还很难说。他是白雄起独子,真要有个三长两短,白雄起事业没了,儿子也没了,这个家也就垮了。

都是因为自己才造成现在的状况,为此,周轩深深自责。

说清楚情况,周轩回到了创富大厦。警方封锁了消息,事发地星海咖啡馆也挂上了停业整顿的牌子,即使有人看到听到了什么,终归没有广泛传播。

此时的大厦空荡荡的,员工们早就下班回家了,周轩心事重重,还没来及喝水,白雄起就慌张张来了,进屋就问道:“周轩,刚才有警察到办公室来调查小芮的事情,我打他电话也没人接,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啊?”

“白总,你先别着急。小芮他,是出了点意外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他又做错什么事儿了,现在呢,被警察抓起来了?”白雄起颤声问道。

“没有,小芮,他受了伤,住院了。”

“怎么会受伤呢,跟人打架了?在哪个病房,我这就去看他!”

“白总,现在小芮正在急救,还有警察看守。”

啊!

白雄起脸色白得像张纸,腿一软瘫在了地上,周轩费了很大力气才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下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