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0章 伪装渐渐褪去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白雄起没有追问,自己的儿子他是了解的,多半是又做错了事,还是很大很大的错误。一时间老泪纵横,不停摇头,使劲用拳头砸着双腿。

周轩这才将事情经过大致叙述一遍,白雄起无比绝望,失声痛哭,“逆子!这个畜生!从来没有让我省过心,他到底想要干什么,我哪里对不起他!”

“亡羊补牢,犹未晚矣,白芮良知未泯,及时收手,要不是他的帮助,我现在可能就被劫持走了。”周轩诚恳道。

“周轩,难为你现在还替那个畜生说话。罢了,罢了,死就死吧,就当没这个儿子,人生在世,终究逃脱不过一个死,早走晚走都一样,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又不止我一个。”

骂归骂,痛心疾首的白雄起还是流泪不止,长吁短叹,直言没法回去跟老婆交代,她非得当场跳楼不可。

经过和警方沟通,周轩还是带着白雄起等在了医院手术室外面,虽然于事无补,但这样感觉和儿子距离更近。

手术进行了六个小时,清晨时分,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,白雄起连忙起身,但双腿软面条似的,缩在了地上。

疲惫不堪的医生护士走出来,白雄起挣扎着没起来,坐在地上急急问:“大夫,我儿子他?”

“手术很成功,但尚未脱离生命危险,需要监护,任何人不得进入病房,希望配合。”

紧接着白芮也被推了出来,白雄起伸长脖子想看儿子一眼,可是腿不争气,到底没看到。儿子不省心,白雄起早早的有了白头发,一夜的煎熬让他鬓边已经全白了,看上了老了至少十岁。

“白总,小芮会好起来的,这下该放心了吧。”周轩几乎是将白雄起抱起来的。

“他要是死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!”

白雄起低头落泪,这句才是真的,发狠让儿子去死的话,都是违心的。白芮暂时醒不过来,周轩让白雄起先回去休息,因为至今还没告诉白芮的母亲真相,她还以为父子俩都在外面忙,家中的安抚工作也很重要。

从医院回来,周轩没去创富大厦,而是回到家,倒头就睡。上午虞江舟打办公室电话,却发现没人接,才发现周轩没上班。无缘无故,周轩不会不来,虞江舟更觉担心,又拨打周轩电话,却是管清接的。

“管清,你师父呢?”虞江舟问道。

“那个,俺师父睡觉呢!”管清说道。

“撒谎,你师父怎么会大白天睡觉?”

“昨晚思念江舟师娘太多了吧,早上没醒来,嘿嘿。”

“你把电话给你师父,我有话问。”

直到听到周轩略带沙哑的声音,虞江舟才笑了,“吓我一跳,还以为你怎样了呢!”

虞江舟还在平原拍戏,周轩打算暂时不告诉她真相,等回来再说,勉强笑道:“在家里还能怎样,文姬归汉筹备的怎样了?”

“嘻嘻,还不错,试镜后,奥威导演还是挑出很多问题,说我顾盼生辉,不像是抛家弃子的文姬,而且啊,太显年轻了,要特意在眼角画上几道皱纹。不过,整天跟你熏陶在一起,读起书来,还很像那么一回事儿。”

虞江舟兴高采烈说了很多,察觉周轩兴致不大,便挂了电话。不过,当天,还是派人将飞飞送回家,说是娱乐公司那边还有彩排活动。

其实,是虞江舟不放心家里,师徒俩一条心,发生什么事都套不出话来,飞飞就是来充当这段时间的卧底角色。

五人中,白芮伤情最重,其余的接连醒来,还是那样,关键问题一句不交代,还众口一词的,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白芮身上。

三天过后,白芮终于清醒过来,恍若一场大梦,睁开眼便看到守在病床边垂泪的父母。

白芮只说了一句话,他要见周轩。

等周轩赶到医院,白雄起等在门口,见到他,就用祈求的口吻说道:“周轩,养子不教父之过,小芮死里逃生,看在我的老脸份上,多帮帮他吧。”

“白总,小芮早有悔改之心,我会和他好好说的。”周轩边走边说。

白雄起谢不离口,将周轩送到病房前,便替他们关上了门。

白芮瞪着眼睛看向天花板,一言不吭,周轩也不说话,坐在旁边望着窗外。或许两人都想到了过去,曾经一个校园里的仇怨,曾经喜欢同一个女孩,也曾经共同为一个事业奋斗,还曾经联手对抗过同一个敌人。

想着想着,周轩叹了口气,白芮眼角滑落一滴眼泪。

周轩笑了,嘲讽道: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这不会是鳄鱼的眼泪吧?”

白芮也笑了,像是卸下千斤重担,说道:“周轩,你想问什么就问吧,反正我也没有多少秘密。”

“那四个人都还活着,但是口供一致,说是主使就是你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哼,这群贱货,早就商量好了的,出事儿就往我身上推。我看,你要是被带走,我也可能活不了。”白芮说道。

“恭喜你,猜对了。”

白芮又笑了,这次幅度较大,连带着腹部伤口疼痛,直哎呦。然后说起去英国的经历,没两个月,他就加入了魅影组织,这次也是带着使命来的,靠近周轩,并伺机强行带走。

“没看出你哪里优秀,怎么没有经过特殊培训,两个月就加入进去了?”周轩问道。

白芮翻着白眼,直言道:“我是没什么出奇的,但跟你仇怨最深,他们看中了这点。后期培训少不了,真他妈严格,老子差点都受不了了。”

说话随意,还带着傲气,周轩看到了原来的白芮,现在的伪装也在逐渐褪去。

“那么,是什么,让你在艰苦的培训中坚持下来,只是为了报复我?”周轩问道。

“如果不是你,雨凝肯定会嫁给我,说不定现在孩子都很大了。”白芮嚷嚷道。

“我才不信你是钟情的人,还记得,你看到江舟时,眼睛都直了。”周轩嘲讽道。

“嘿,虞总确实漂亮,特有女人味儿。”

“打住,说重点!”

“其实,后来,我也不想报仇了,但是他们有我的把柄,如果不配合,我名声就臭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