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1章 放不下的仇恨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周轩微微一笑,这还像句真话,白芮确实不是痴情种,能让他守住魔鬼训练的艰苦和坚定复仇意志的,只有涉及到他本人的利益问题。

“哼,你还笑。要不是真的拿枪指着你的时候,我也意识不到其实活着比面子重要。”

白芮气哼哼说出实情,原来,他刚到英国,就在一个酒吧里被人盯上,带到了角落处,并且给了他几张不雅照片。白芮气蒙了,对方则说,这是周轩的人做的,如果不听话,就会公布于世,让他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。

至于任务,对白芮也有好处,待遇丰厚不说,共同的敌人,就是周轩。

之后,那些人便撤了,白芮只考虑了一个小时便答应下来,只不过还是太草率了。当他意识到自己加入的其实是邪恶组织,想要抽身已经晚了,只能任由摆布。

“什么不雅照片,能让你这么在乎?”周轩问道。

“反正很丢人!”白芮说道。

“这种照片,一般都是女孩子影响更坏,你个大老爷们,至于吗?”

“哎呀,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

“哦,那就是偷人家东西,或者搞破坏了。”

“别瞎猜,我家又不缺钱,我偷什么啊偷!”白芮烦透了,只好招了,“就是因为你,那次我被绑架,还被塞到鸡粪堆里!”

哦,周轩恍然大悟,不以为然,“其实也没什么,现场直播,相信很多人都看到了。”

“但是他们没看到我吃鸡屎啊!”白芮恼羞着腾出一条胳膊点指周轩,“你小子最他妈坏了,就是长了张老实人脸。你派人跟踪我,还绑架我,将车开到河里,我当是破财免灾,你居然还派人绑架我。手脚绑着,什么吃的都没有,就是你的人,逼我吃鸡屎,还拍照录像。”

白芮哭了起来,这才是他心中永久的痛,惊慌饥饿还有无尽的煎熬,都是周轩搞的!

白芮这样子,让周轩哭笑不得,安慰不是,劝说也不是,“我那时候就是个穷学生,哪有钱安排人去绑架你,猪脑子都能想明白。”

“你才是猪呢,苗霖!”白芮突然说出一个名字,鄙夷道:“哼,那边人都告诉我了,就是苗霖干的,我虽然蒙着眼睛,公母还是能分清的。苗霖什么人物,你不清楚啊,还在这里跟我装傻,她原来就是富通天下的合伙人,你小子不地道,利用感情,和苗霖联手害我。”

白芮又哭起来,这件事压心头太久了,一旦宣泄就控制不住情绪。不过,现在撒泼无赖的形象,才是本性表演。

周轩沉默,白芮被解救后,身上多了个小树苗的纹身,但苗霖为了自己,早早脱离了富通天下,最后也惨遭他们的毒手。

“好了,别哭了。”

“我心里苦!”

“是嘴巴臭吧。”

“嗯,啊,你还笑话我!”

如果白芮能跳下床,他肯定再跟周轩打一架,气的直拍床。

所以,白芮恨苗霖,一直坚定的认为,此时就是周轩和苗霖串通好的,给自己设了一个大圈套。

白芮还交代出另外一件事来,那就是周轩在英国学院演讲遇袭事件,就有他的参与。他故意制造气氛,并鼓动学生将周轩冲散。

对此,周轩十分震惊,去伦敦时,和白芮见过一面,还真的以为他改过自新,原来那时候并没有放下仇恨。

“为什么这么久才准备下手?”周轩问道。

“因为我爸老夸你,整天夸,整天拿我跟你比。”

白芮轻描淡写,事实是周轩对他太好了,让他来贤士上班,还担任了重要职务。所以,对于攻击周轩一事,白芮始终是举棋不定,经不过组织上一再催促和威胁,才决定铤而走险。那天,他喝了很多酒,就是为了壮胆。

“你们平时用什么方式联系?”周轩问道。

“匿名邮件啊,每次都换一个,凭这个逮不着他们的。”白芮说道。

“如果计划成功,你们打算把我送到哪里?”周轩又问。

“先送到最近的那个新世纪公园,之后有人接应。我听说临海还有个大人物,代号是零零六,组织内部称呼为斯芬克斯,其余的我一概不知道。”白芮叹口气道:“周轩,说实话,我到现在都分不清,你是聪明还是傻,像我这样的人,你也敢用?”

“你不也被我带偏了,变得既聪明又蠢笨了吗?”周轩说道。

嘿嘿,白芮笑了,如释重负的样子,此时此刻,他才觉得之前的坚持是多么愚昧,为了所谓的面子,走上一条错误的道路。咖啡馆劫持周轩,计划并不周密,虽然是夜晚又是远离市区,但那个时间还是有人来往的,发生枪击案,一定很快被察觉,警察也会马上行动。

白芮想通了,自己在魅影手里就是枚棋子,加上他在内,上次行动直接参与的就有五个,到了新世纪公园,白芮相信,他们只想着弄走周轩,其余人的死活不值一提。

“刘君谕也是组织里的人,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吧?还不错,关上几个月,然后就放出来了,还能有大把的光阴去挥霍。”白芮笑道。

“警方如何处置我不清楚,但我个人不起诉你。”周轩说道。

白芮错愕不已,别过脸,偷偷擦把眼泪,“烦死了,就讨厌你打感情牌,事到如今,我还差那几年牢饭吗?”

“要求也是有的,今天的谈话,苗霖的部分不要再提了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嘿嘿,我也不想。那个雨凝的事情……”

“你编的。”

“咦,你怎么知道?其实吧,那样说雨凝,我也挺过意不去的。但要不是你,我俩肯定是一对,你承不承认自己拆散了我跟雨凝?”

“时间不早了,歇着吧,多喝点鸡汤补补身体!”

周轩摆手告别,白芮一愣,觉得恶心,哇的吐了几口,这要是第一天下手术台,这么折腾非得把伤口弄开不可。

白芮的父母守在外面,像他这种涉及重大案件,本不该让他们过来,但张磊和周轩的想法是,在亲情和友情的感召下,白芮才能受到感化。

“周轩,谢谢你了,拜托。”白雄起握住周轩的手不放。

“好好照顾他吧,所幸没有伤及要害,但也不能掉以轻心,都听医生的,多住几天院。等完全康复了,再去上班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还能上班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