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6章 周又苗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是必须要解决的啊,中文名字,现在就定一个吧。周轩,你起名是行家,你来取一个!”罗吉野说道。

中文名字是必须的,而且还得是周姓。其实,周轩早就考虑过这个名字,脱口说道:“周子衿,如何?”

“青青子衿悠悠我心,还不错哦。”罗雨凝笑了,名字赋予诗意,她本人非常喜欢,然后又解释给裴德曼听,裴德曼也连连点头,表示满意。

罗吉野露出欣慰笑容,一听这名字就极具东方特色,很好,特别好!林美华则无所谓,反正小名就叫璇璇。

“我才不要叫纸巾!我有中文名字,叫幼苗,小小的苗苗,长成大树!”

Ring居然醒了,还听到了大人们的谈话,当即反驳周轩起的名字,还自作主张叫周幼苗!

不行!

妈妈,姥姥和姥爷异口同声反对,哪有叫幼苗的,多幼稚,会被同学笑话的。

Ring却大哭大闹,非得叫这个名字,还说跟英国幼儿园的小朋友说过,他们都很喜欢这个名字。

幼苗!

周轩身躯震颤,心里想到了苗霖,她也是那般喜欢幼小的苗苗,或许是冥冥之中,老天又给他送来一株小苗。

“这个绝对不行。”罗雨凝沉下脸来。

“爸爸,你说行不行?”ring不服气的走到周轩身边,鼓着小嘴问。

特别可爱,名字也特别好,周轩含糊道:“孩子喜欢就好,无非一个代号。”

“什么啊,别当我不知道,你喜欢这个名字。轩,你别搞错了,这是我的女儿!”罗雨凝相当激动,就差跟周轩撕扯了。

“不,不,我就要这个名字。”ring很坚持。

“幼者,丝线之力,以小搏大,苗者,草木扎根于田,基础……”周轩刚说到这里,罗雨凝便抗议,“好名字多的是,为什么非得用这个?”

“女儿喜欢嘛。”周轩说道。

哼,罗雨凝气哼哼转过身,傻子都知道,周轩对于这个名字是惊喜态度的。只怪女儿不争气,向着外人说话,如果不是苗霖已经故去,罗雨凝非得骂出几句脏话不可。

“不过,幼字有力,于女孩子不恰当,不如借个音,叫又苗吧,周又苗。”

你?

罗雨凝气的差点没背过气,周轩则避开她的眼睛,ring感觉这个名字很好,关键是她会写,立刻表示同意。

罗雨凝威胁女儿,敢叫这个名字,以后别叫她妈。这招对于孩子是狠厉的,ring有点被吓到,转头看周轩,周轩压低声音,牙缝里飘出只有爷俩才听得到的两个字,打滚。

这丫头太聪明了,立刻倒地大哭,还把弟弟给吵醒了,两个孩子一起哭,吵得罗雨凝焦头烂额。先这么叫着,以后再说,落户的事情还轮不到一个孩子来做主,过几天就忘了。

时间太晚了,周轩和刘浪告辞离去。

关门时还听到罗雨凝训斥女儿,林美华则抱怨道:“一报还一报,你也尝尝女儿忤逆自己的滋味儿!”

一晚上,刘浪没怎么说话,脑袋直发懵,到了车上才感叹道:“三弟,这事儿整的,不太利索。”

“我也没想到是这样。”周轩道。

“别扯了,你早就知道了。”刘浪嘿嘿坏笑。

“也是最近才知道的。二哥,反正已经晚了,你跟二嫂请个假,先到我那里坐坐。”

“嘿嘿,怕做不通江舟的工作吧?没问题!”

答应的好好的,刚在别墅大门口停下,便看到管清和飞飞拦着正拉着行李箱的虞江舟,而虞江舟情绪看上去很激动。

“咦,江舟怎么回事儿啊?”刘浪愣愣问。

“唉,今天就不太正常。”

唉,屋漏偏风连阴雨,劝说工作势必难上加难,周轩唉声叹气前脚下车,嗖,刘浪就把车给开走了,说好来劝架的,一看情况不对,不地道的跑了。没办法 ,自己的难题还是自己来解决。

周轩将行李箱抢过来,赔笑道:“江舟,发生什么事儿了啊,这么大动肝火。说出来,我替你报仇去!”

“哼,还说。我以为家有喜事,是咱们要结婚,却是你去见前任。我的脸面在两个嫂子面前都丢尽了,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。”虞江舟哽咽道,眼睛红肿不堪,一定是哭了很久,等不回来周轩,也没有半句安慰的话,心里发凉,就想着回首阳。

什么家有喜事?周轩一愣,管清笑道:“嘿,俺跟江舟师娘说着玩儿的,有点小小的误会。”

“原来这样啊,婚礼全都交给你来安排惊喜好不好?管清,把箱子拿回去。”周轩一边吩咐,弯腰就把虞江舟抱起来,虞江舟又羞又气,粉拳密集如雨点,“放下!”

“不放,一辈子都不放。”一直抱着回到屋里,坐在沙发上,周轩还是不放松,虞江舟脸红通通的,想着白天的委屈,又哭了,“怪我没志气急嫁,死活等不来你的承诺,留着只会被人看笑话。”

管清和虞飞飞嘿嘿笑,蹑手蹑脚想要回楼上,被周轩叫住,指了指旁边位置,都坐下,有话要说。

“傻瓜,有我疼着,谁会笑话你?大嫂和二嫂其实都很羡慕你,你自己说说,大哥和二哥哪个是真疼媳妇的人,还不是我最体贴。”周轩笑道。

虞江舟终于被逗笑了,低头不说话,周轩又解释道:“还有雨凝,跟裴德曼的二胎都有了,人家感情稳定,琴瑟和鸣,我中间插足为哪般?”

“也是,可为什么,她一来,你就那么激动?”虞江舟问道。

唉,周轩叹口气,将虞江舟放在旁边位置上,半晌不语,好半天才说道:“江舟,我不是为了雨凝回来才着急的,是其他的事。”

怪不得!

虞江舟想偏了,以为是裴德曼,说起来,两个人都是文化人,私底下也有交流,好朋友见面是该高兴点。

“你啊,总是惹我生气。”虞江舟将头靠过去,见管清正冲自己呲牙笑,柳眉倒竖,怒道:“都怪管清,说什么家有喜事,还跟我有关,谁不当真啊?刚才在办公室里,怎么问都不说。”

“确实有喜事,你作为家中的女主人,什么事又能与你脱离得了干系?”周轩柔声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