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7章 家事乱如麻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呦,还拿我当女主人呢!”

虞江舟喜滋滋的,一颗心也放在肚子里。也太高估罗雨凝了,说句只给自己听的话,残花败柳一枚,周轩怎么会看上她呢,还真是想多了。

“江舟,我不想瞒着你,曾经,我也深深喜欢过雨凝,可以说是一见钟情。”周轩坦言道。

“我都知道。”

“她的离开让我非常痛苦,所有的努力也是为与她重逢。”

“烦死了,这些我都知道,别说了!”

“不,你让我说完。当然,一切前提是我俩没可能在一起了,彼此也都有了心仪的伴侣,但是过去的情缘,还是将我和她连在一起。”周轩试探道。

“做朋友?太老套了,随你们吧,反正别做对不起各自家庭的事情就行。”

“怎么会呢,我想说的是,雨凝,她,非常辛苦,她。江舟,你说飞飞对于你,是不是就像是亲生女儿一样?”

“是啊,轩,你到底想要说什么,有一句没一句的。”

虞江舟心生狐疑,坐直身体,一脸严肃看着周轩,这个男人一向伶牙俐齿,怎么就变得吞吞吐吐。

周轩心里发毛,头皮都是麻的,这就是心虚的下场。女儿不能不认,解释也要进行,他清清嗓,先强调:“江舟,有两个孩子作证,我发誓,今生只爱你一个人,不会再爱上别的女人。”

“好端端的发什么誓啊,一辈子长着呢,你要是爱上别的女人怎么办?”虞江舟问。

“说其他,都是虚的,如果我再次爱上别的女人,我创下的所有财富都归你,就让我滚出家门,就此平庸。”

周轩说得一本正经,让虞江舟也很心疼,摆摆手,“有什么想要说的,直接说吧。”

“人多热闹,晓玲阿姨也常这么说。管清和飞飞都大了,我想再有个小小的女儿,岂不是更热闹?”

讨厌,一记粉拳打在胸前,虞江舟俏脸绯红,“守着孩子说这些,回房再说。”

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江舟,我是说,如果,我有个,那个……”

周轩辩才无碍,此时却变得磕磕绊绊,虞飞飞瞪大眼睛,汉语水平后退了,今天完全听不懂!管清伸长脖子,就等周轩公布真相,可是这么久了,师父的脸都憋大一圈,一件事实就是没说明白。

“江舟师娘,俺跟你直说了吧,家里就是要有喜事。俺师父跟别的女人在外面生了个孩子,俺跟飞飞要有妹妹啦!”管清忍不住了,一口气说道。

虞江舟哼笑,“撒谎,我怎么不知道你师父有个女儿,在哪儿呢,谁生的?轩,你快训训你这徒弟。轩,你怎么不说话啊,难道,啊!”

一声尖叫刺破夜空,击碎了一颗正在闪烁着微光的星星。虞江舟惊讶万分地捂住嘴巴,难以相信这声音是自己发出来的,更不敢相信,周轩竟然把这件事隐瞒了那么久。

“跟,跟谁的?罗雨凝?!”还是尖叫。

“江舟,你听我说,是个意外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“你,是不是早就知道了,一直瞒着我?”大眼睛里噙满泪水,随着娇躯抖动,一颗颗结结实实砸落下来,周轩伸手去擦,被使劲推开。

“江舟,我也是刚知道不久。”

周轩叹口气,死死按住虞江舟的双肩,一股脑的将实情都说了,虞江舟大眼睛一直瞪着,很想摔砸,但理智占据上风,不能这样,那是周轩的亲生女儿啊,和管清和虞飞飞有着本质区别。

“江舟,现在孩子有危险,被魅影组织给盯上了,雨凝不得不把她带回来。作为父亲,我有责任去保护她,哪怕,付出生命的代价。”周轩拉住虞江舟的手,心疼道:“我知道,这一切发生太突然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“我,我,”虞江舟不知道该埋怨什么,哭着说道:“那我一来就成了后妈,还是罗雨凝的孩子。以后看到这孩子,你是不是就想起前任啊?”

“呵呵,怎么会,刚才不向你保证了吗,只爱你一个。”周轩柔情道。

虞江舟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她很想说些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这样伟大感人的话来,但是心里却堵着块巨石,却又没人分担。这个孩子是周轩的骨肉至亲,罗雨凝是孩子母亲,要怨就怨自己爱上了一个感情经历复杂的男人。

哭的上不来气,虞江舟还想继续哭下去,直到永远,但碍于周轩的感受,好像自己不能接受这个孩子似的,强挤出一丝笑容,“电视上看过这个孩子,可爱又聪明,我很期待见到她本人。”

“江舟,你能这么说,我真是太感谢了。谢谢你,真的。”周轩诚恳道。

“跟我还客气,回头给家里打个电话,你爸妈一定乐坏了。”虞江舟酸溜溜道。

“呵呵,是啊,他们早就盼着我有个孩子。江舟,咱们接着生,给老公再生个儿子。”周轩道。

老公?这个称呼让虞江舟心头一暖,委屈也少了很多,“先不说儿子的事,女儿怎么办,需要布置房间吗?如果来家里住,得请专人照顾,而且,楼上房间不够了,让管清住楼下。”

“俺住哪里都一样!”管清嘿嘿笑,叽里呱啦跟虞飞飞翻译,听到有个小妹妹要来,虞飞飞高兴的翻跟头。

唉,三比一,虞江舟暗自发愁,好在周轩说孩子暂时离不开母亲,还是罗雨凝来照顾,不会轻易来家里。

“总得有个中文名字吧,想好叫什么了吗?”虞江舟装着饶有兴致的问道。

“嗯,周又苗。”

周轩还写了一遍,虞江舟只是看了一眼,表情立刻滞住了,接着一口气没上来,翻白眼晕倒过去。

三人手忙脚乱将虞江舟送到医院,经过诊断,身体并无大碍,只是情绪太过波动所致。

家事乱如麻!周轩坐在病床边,一直默不作声,都半夜了,还是打电话给刘浪,让他过来将管清和飞飞接走,回家去休息。

第二天,周轩、虞江舟和管清都没来上班,一打听才听说是虞总突然病了住进医院。有人猜测是可能是怀孕了,还有人说是疲劳的缘故,其实都不知道,虞江舟这是憋了一口气窝囊气,可又不能埋怨。

一个是周轩亲生女儿,一个是故去的好友,如果感情能预测,虞江舟猜到自己是这样的归宿,一定不会接受。但是现在,为了周轩,这个她挚爱的男人,她愿意默默承担,将心头的不悦慢慢消化,直至消失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