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0章 要变幼儿园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是啊,这些年见过的例子太多了,都说搞房地产赚钱,真要那么容易,也不会一个又一个跑路。

姬盛有些沮丧,挠头道:“完了,这样的话,怎么也干不过他们。”

“别急,不能被人一棒子就打蒙了,冷静下,一定能想出办法来。”周轩道。

“惹恼了老子,就找人把霍云翔给做了,保证什么痕迹都留不下。”姬盛恼火道。

“姐夫,你要这么说话,那问题就严重了,以恶制恶,自取其祸。”周轩立刻提出反对,又说道:“现在霍云翔有富通撑腰,他公然跟临海所有房地产商对着来,保护力量肯定也加强了。你去了,就输了。”

“唉,我就是那么一说,真是被气死了!”姬盛连忙摆手。

对于这件事儿,周轩一时间也没有好办法,只能安抚姬盛,车到山前必有路,云翔地产的这种做法,未必能够赌赢。市场规则是由需求来制定的,政府也不会由着恶性竞争泛滥,会有所限制。

姬盛所担心的是,云翔地产如果近期快速频繁出手,盛华房地产将没有楼盘可开发,到那个时候,集团只能关门大吉。

安抚走了姬盛,周轩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,富通投资出手狠厉,他们想要通过手里掌握的巨额资金,迅速抢占临海的房地产市场。

盛华已经加入了贤士集团,说到底,这还是要跟贤士来一争天下。

不能接招,否则,一定会陷入恶性循环,周轩组织召开了董事会,大家的意见比较一致,房地产开发效益可观,但目前还不是贤士集团的经济支柱,暂时无须理会。盛华在临海根基深厚,也不在于一时之争,还要关注后续发展,视情况而定。

女儿回来还没一周,裴德曼就急匆匆找到办公室了,进门就担心说道:“周轩,我们现在住的地方不安全。”

“慢慢说,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周轩连忙问道。

“说不上来,我是一名诗人,对外界环境非常敏感。所以,楼下的景致有变化我都能看到,比如一片被踩踏的小草,一根被折断的树枝,而这些,都是对着罗家窗口的方向。我想,他们一定是盯上了又苗。周轩,把女儿接到你身边吧,拜托了,保护好她。”

裴德曼近乎祈求的口吻,让周轩感动不已,在他眼里,周又苗跟亲身女儿是没有任何区别的。但是,罗雨凝是不会轻易放手的,毕竟这个孩子让她承受了太多非议。

“雨凝答应吗?”

“我们商量过很多次,她总是说自己不出门,豁出命去保护又苗。但是,你知道,有些情况,一个弱女子抵挡不了什么的。”裴德曼无奈摊手。

周又苗也离不开母亲,而自己也不能把孩子随时带在身边,想了很久,周轩真就想到一个合适的地方。那就是多维大厦!

多维大厦为多维社交分站的大本营,这些不是主要的,关键是张磊在那里有办公室,再没有比这更安全的了。

如此一来,安全有保障,母女又不用分开,将这个想法告诉裴德曼,他像个孩子似的高兴的跳起来,直呼周轩的伟大。

事不宜迟,当天周轩将帮一家四口搬到了多维大厦,而且,就在张磊办公区这一层。

刚刚收拾完,张磊听到动静探头看,见是周轩,高兴打招呼,“周轩,又来看我了?”

“办公室喝不完的茶给你带来了,一会让人搬过来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你那茶都太贵!”

“贵的留下了,都是一般价位的,还不能长期储存,当是帮我忙了。”周轩拱拱手。

张磊得了便宜卖乖:“好吧,给你解决下困难。”

“警察叔叔好!”

两人正说着话,一个小女孩突然冒出来,笑嘻嘻打招呼,警察叔叔好!

“咦,哪里冒出来的小孩儿?这里可不是玩的地方,快走吧!”张磊皱眉道。

“哼,这是我爸爸的地盘,真没礼貌!”说话的正是周又苗,爸爸身边那些人,见了她不是塞钱就是塞礼物,只有这个警察脾气不好。

“爸爸?谁啊?”张磊一愣,看周轩淡然的表情,“这,这,不是吧?”

“咱们办公室说。又苗,去找妈妈,乖。”

周轩将张磊拉进办公室,把实情说了。裴德曼一家四口来临海,张磊是知道的,但周轩突然喜当爹,而且还把四口搬到多维大厦,这让张磊很不满意。

“周轩,你不仁义啊,喝点剩茶给你家办那么多事儿?”张磊拉下脸来,“俩孩子在这里,又哭又闹的,我还怎么办公啊?”

“张组长,太夸张了吧,距离那么远,能听到什么。再说孩子们都听话。”

“孩子们什么意思,俩都是你的?”

“只有一个!”

“不行!我们搬到这里,不是白白占用你们企业家资源,多维分站必须监控,还有你那一屁股后账,你别心里没数。”

“张组长,你说咱俩这么多年了,跟亲兄弟一样……”

“去你的,我没你这样的兄弟!这些办公室我们带不走,配的电脑所有权还是你们的,说起来,一顿饭都没吃过你的!哪门子兄弟?”

“呵呵,走,吃饭去!”

边儿去!张磊气呼呼坐下,反正不能同意,要不就搬别的楼层。创富大厦搬进去三个老人,还配有私人医生,成了高级养老院,多维大厦还没清净几天,就来了俩孩子,要变幼儿园!

哇!

突然耳边有孩子哭声,两人连忙回头,却发现门缝外站着个小人,哭得一脸泪痕,很可怜的样子。

周轩心疼无比,连忙打开屋门把女儿抱进来,周又苗抽泣道:“警察叔叔,我好可怜的,我听到裴德曼爸爸跟妈妈说,有坏人想要把我带走。那怎么办,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,也见不到警察叔叔了。”

周又苗哭得很伤心,还伏到周轩肩头,很快就哭湿一片衣服,小肩头还一耸一耸的。

张磊无语,跟周轩一样,这个女孩儿也有很大的人身危险。觉得自己很残忍,叹口气,摸摸兜也没有玩具,把笔筒送给她,“好孩子不哭了,叔叔闹着玩儿呢,你不说了嘛,这是爸爸的地盘,随便住嘛!”

“谢谢叔叔。”周又苗把笔筒接过去,一边哭鼻子不忘道谢。

“你会说的话可真多,一般孩子还发音不清呢。”

做通了张磊的工作,周轩领着女儿离开,出门周又苗就拿他的袖口擦鼻涕,坏笑道:“爸爸,哭鼻子很管用的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