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2章 可怕的女人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用词不当,不是忌惮,而是尊重。富通天下是我们集团排名第二的大股东,试问,我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富通?”琼斯嘲讽道。

“这里还有富通天下成立的富通投资公司,我不介意你去跟汤普森见面。”

“不用见面,周轩,能不能给我安排一栋楼,卫生安静,费用小意思,我来付。”琼斯又提出要求。

“对不起,住宿问题由组委会安排,原则上讲,参会嘉宾可以拥有独立的房间,但随行人员不可以。”周轩直接拒绝了。

“什么?我走了这么多国家,一直受到高规格的招待,你们贤士也太……”琼斯气得脸都白了,这是被人宠惯了,受不了一点委屈。

就在这时,南宫新月走了过来,呵呵一笑,“哦,是琼斯总裁啊,怎么跟我弟弟吵架了?”

“月,你也来了?”琼斯一愣。

“不能不来,怕我弟弟被人欺负。”

“你弟弟?哦,我差点了忘了,你是华裔。”琼斯明白过来,南宫新月这是给周轩坐镇,鄙夷道:“听说你离婚了,现在不喜欢老头,只喜欢年轻帅哥了?”

“对啊,难道菲勒不年轻不帅气吗?结婚时给你发了请柬的,都没去,太不给面子。”南宫新月呵呵笑。

“谁知道你是不是很快又离婚又结婚,你整天跟周轩在一起,菲勒也不在意吗?哦,天,他是真的很爱你。”

“因为我也很爱菲勒,真爱是不需要解释的,对不对?”琼斯越说越下道,南宫新月一边点拨,接着凑过去,附在琼斯耳边小声说了一句。

琼斯如遭电击,先是恶毒的看了南宫新月一眼,接着就蔫了,说道:“周董,我既然来了,一切都听从安排。”

“弟,不要打听我们姐妹之间的悄悄话,我是不会告诉你的。”南宫新月朝着周轩眨眨眼睛,故意这么说。

“我跟月是好闺蜜,无话不谈!”琼斯无力的挽住南宫新月的胳膊,手过去了,身体却在排斥,侧身离很远。

“呵呵,我没兴趣!”周轩一笑,做出请的手势,琼斯没了刚才的锐气,老实的跟着登记,找到房间住下。

南宫新月才是个可怕的女人,她手里不知道掌握了多少人的隐私,令这些所谓的精英们都感到脊背发寒。

令周轩警惕的是,琼斯是富通天下安排过来的,当然,富通天下也不会愚蠢到在琼斯的队伍里暗藏杀手。但是,在这个会场里,一定藏着魅影组织的成员,伺机而动。

在切卡莱丽的强烈要求下,在接待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、日本等参会嘉宾时,周轩还是带上了她。切卡莱丽的专家身份以及精准的翻译,确实为周轩增色不少,也提高了本次大会的档次。

裴胜男也表示服气,切卡莱丽极具语言天赋,有了现在的声誉,依然还在学习新的语种,相比较之下,自己就显得懒惰,裴胜男也给自己制定了学习计划。

就在开会的前一天,周轩接到了汤普森的电话,他客气的问道:“周董,我知道报名早就截止了,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,可以参加这次大会?”

“欢迎,届时请到会场来。”周轩道。

“请别多想,我也对易经文化有兴趣,富通投资的业务范围,也有超出临海的打算。”汤普森解释了一句。

“没关系的,本来这次会议最后,就有了投资洽谈会,既然来了这么多企业家,贤士愿意搭台,为此提供方便。”周轩道。

“周董,你的心胸超乎想象,也许有一天,我们会成为真正的朋友。”汤普森道。

这话周轩根本不当真,但是,汤普森既然要来参会,不答应反而显得小气了。

张磊正式进入佳丽园,但无缘园内春色,而是跟手下一道,躲在小屋里,仔细观看监控录像,不想放过任何蛛丝马迹。这一切都可能是白忙,在如此戒备森严的情况下,魅影成员即便混进来,也不会采取行动,悄悄地来,默默地离开。

这是个风和日丽的上午,佳丽园内花团锦簇,彩旗飘扬,国际易经大会正式召开,来自世界各地的嘉宾们,佩戴标志性的太极图胸章,很有秩序的步入会场。

佳丽园主楼能容纳两千人的会议大厅里,座无虚席,光是媒体记者就超过千人,很多没有位置的,干脆就站在过道里。

小林正一的出场,还是引发了一片骚动,周轩的面子真大,连隐居多年的围棋大师都来了。镜头立刻对准了小林正一,工作人员连忙维持秩序,声明小林先生不接受合影。

著名诗人裴德曼也进入会场,彬彬有礼的朝着四周挥手,自然有人知道,裴德曼已经离开英国,携家带口来到临海定居。不少记者都期盼着,能够有机会进行采访,获知著名诗人移民的原因。

里斯特在工作人员的轻轻搀扶下沿着通道走向前排,他根本不看周围的镜头,找到座位后坐下,平静的看着台上,一言不发。

紧跟着,切卡莱丽、南宫新月、琼斯、鲍德温教授等人,纷纷进入会场,到前排就坐,还有一人,身材微胖,有些秃顶,也跟在后面,坐在前排的最边上,正是汤普森。

原本很普通的易经交流大会,如今却是富商云集,高朋满座,成为了前所未见的一场盛会。后来,这次活动被写入了策划案的教材里,被称作是非常成功的营销范本。

“步老,别抖啊,这个时候可不能露怯。”周轩在后台搀扶着步加琢,不到半小时,老头已经去了三次厕所了。

“我才不紧张,想当初,老子身胯高头大马,一声令下……”

“步老,好汉不提当年勇,该进去了。”

“周轩,还真有点紧张。给支个招,怎么才能淡定下来?”关键时刻,步加琢还是服软了,苦着脸跟周轩求救,临时抱佛脚。

“还是想当初吧,瘦骨嶙峋的病马,落后的步枪。”

“哈哈,臭小子,哪有那么寒酸!”

找到了感觉,步加琢深吸一口气,和周轩一同进入会场。周轩穿着笔挺的西装,英姿飒爽。短发的步加琢则穿着红色金边的唐装,容光焕发,傲气的走路都是飘着的,细心人会发现,老头一直在笑,嘴巴张得还很大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