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63章 没资格说我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周轩轻蔑一笑,退回办公椅上坐下,两名保安不敢离开,守在门口。

刘浪听到动静,也冲了出来,嚷嚷道:“谁啊,干嘛来的?”

“怎么,以多欺少啊?”霍云翔摆出无赖表情,一脚踩在茶几上,呸了一口,“有种也把我送进去……”

哐当!

霍云翔还没说完,屁股挨了重重一脚,身子歪斜着倒地,疼的直哎呦,扭头一看,是一张轻蔑的脸庞,刘浪指关节咔吧作响,“我听着有狗叫,还以为是哪个小混混,原来是你个老东西。”

“你想怎样啊!”霍云翔恼羞爬起来,腰却疼得厉害,闪着了。

“杀了你个怂包。”刘浪冷笑凑近,手往后腰处摸,霍云翔脸色都变了,一边躲,一边尖叫,“贤士杀人了,杀人了!”

哈哈哈,刘浪大笑,其实他只是掏出张纸,擦了擦刚刚踢人的鞋子。

“霍总,我有事要出门,长话短说。”周轩使了个眼色,艾米将办公室门关上,又说道:“施韦是国际某暗黑组织的重要成员,混迹云翔,就是想与富通天下名下的富通投资里应外合,试图搞垮贤士集团,乃至动摇临海的经济基础。你不要问具体事宜,我也不会告诉你的,自己好好想想,施韦的出现以及对公司决策的建议,是否都正常即可。”

“你,他,”霍云翔结结巴巴,冷汗都冒了出来,周轩不像是骗他,而警方也不会明目张胆就带走自己的秘书。

“你有把柄在他手里吧?”艾米提醒道。

“你,你怎么知道?”霍云翔愣住了,脸色惨白,没有半点血色,把柄应该不小,否则不会任由施韦胡搞,甚至是听从了他的安排。

“具体是什么,我没兴趣知道。记住,不想罪加一等,就不要再来找我。二哥,你来的正好,跟我出去一趟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好嘞!”

三人大踏步离开,剩下霍云翔一个人发呆,还有两名保安的虎视眈眈。后脊梁骨突然发凉,霍云翔追上去,急切问道:“周董,您大人大量,给出个主意吧。施韦不是东西,他要挟我,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,但他手里掐着我的短处。”

“主意只有一个,要么就是逃命天涯。”周轩冷冷道。

“是,是什么?”

“自首。”

霍云翔瘫在地上,一失足成千古恨,别说跟盛华集团抗争,就是能平安度过下半辈子,都已经是奢望。

来到多维大厦张磊所在办公室,就听到他大呼小叫,然后就是周又苗从里面笑嘻嘻跑出来,手里拿着一张打印纸。

“周轩,快拦住她,那是份保密资料!”张磊气急败坏。

周轩弯腰将女儿抱起来,将纸张夺下来交给张磊,嗔道:“又苗,再这样,爸爸可不高兴了。你知道吗,张叔叔的工作非常危险,这份资料泄露出去的话,会有坏人盯上他们的。”

“爸爸,你被张叔叔骗了,那是工资单,他偷偷保存的!”周又苗振振有词。

“这都知道!”张磊汗颜,也是巧了,财务搞错了资料发邮件时把工资表给发过来,随后又内部撤销,其实已经被眼疾手快的张磊保存下来,“嘿嘿,就想看看奖金下来没,别对外说啊。”

“那你的办公室里得有我的小凳子!”周又苗不依不饶。

“你能办公?”张磊哭笑不得。

“帮你分析网络地址啊!”

张磊连忙堵住周又苗叭叭说个不停的小嘴,这孩子到底随谁啊,基因突变了吧,看看四周,连忙让周轩进来,艾米则带着周又苗去别处玩儿。

据张磊讲,施韦虽然被列为可疑人员,但他反侦察能力很强,没有留下任何把柄,最终还是国际刑警要求网站提供IP信息,锁定了邮件发送地点,证据确凿的情况下,这才将施韦带走。

“小又苗什么都能听懂,我现在第一要防的人就是她。”张磊直摇头,但周轩没有将女儿接走的打算,就当没听懂,张磊又说道:“目前施韦还没供出任何东西,但这并不重要,零零六被捕,也令国际刑警为之振奋,魅影正在走向溃败!”

“张组长,裴德曼对于破案有不可磨灭的功劳。斯芬克斯,也是来自于神话,这个代号得引起重视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知道你什么意思,我又没说让周又苗搬出去!”

“呵呵,张组长,我就这么一个女儿,她的处境也很危险,离不开你的保护啊。”周轩诚恳道。

“一个还好说,大家也都挺喜欢这孩子的。你,确定外面没有其他孩子了?”张磊斜眼儿问。

周轩满脸苦涩,周又苗绝对是个意外,保证没有!

关于魅影组织背后的操控集团是否就是富通天下,这点警方也不能下定论,但因为周轩的出现,让二者之间的联系越发紧密。是否还有隐藏更深的幕后主使,暂时没有任何直接证据,只能说,富通天下是这条罪恶链条终端的可能性较大。

离开张磊办公室,周轩想了想,还是敲开了罗雨凝的屋门,裴德曼在临海大学讲课,并不在家。

“不用刻意关门,裴德曼对我非常信任。”罗雨凝没好气道。

“雨凝,这些年辛苦你了,一直没有正式说声谢谢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我命好,遇到裴德曼,不嫌弃我们娘俩。”

罗雨凝字字句句夹枪带棒,愤怨多因深爱而生,周轩对此也不辩解,只不过印象中那个娇弱爱脸红的女孩子,再不是眼前这个头带母爱光辉满不在乎给儿子喂奶的女人。

“雨凝,张组长那边很忙,你多说说又苗,别没事儿就往那里跑。”

一句话把罗雨凝激怒了,将儿子放在摇篮里,起身愤愤道:“你是在教育我没养好女儿吗?ring本该是去幼儿园的年纪,却整天困在这个大厦里,我不得不提心吊胆带她去楼顶晒太阳,或者站在窗户下。轩,我不想说自己承受了多少压力,但是你真的没有资格来指责我!”

周轩沉默了,自己愧对女儿,总不能再要求孩子只能在一个房间内玩耍,太残忍。突然离开母亲的怀抱,不甘心在摇篮的小家伙大哭起来,罗雨凝于心不忍,重新将儿子抱起,“行简,不哭了,乖啊。”

“行简?宝宝有中文名字了?”这孩子哭得正是时候,周轩连忙转移话题,却发现罗雨凝脸色更不好看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