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6章 暴怒的狮子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他妈连墙都敢撞,怎么,我骨头比那墙还硬啊?”

“你算老几啊,滚一边儿去!”

“力气使不完可以帮忙擦车,方向盘都要被你抓烂了。”

“笑个屁啊,就你的牙白吗?”

“哼,今天还想赖账呢,老子直接威胁他,不同意就把那丑事给他揪出来,那怂包,怕了。这辆车,以后就归你了,让我开两天过过瘾就行!”

“三弟,早点回家啊!”

……

往事一幕幕,从教练到朋友到兄弟,闭上眼全都是刘浪嬉皮笑脸的样子,被周轩撵过很多次到昆洋管理的帆船俱乐部找成就感,可他偏偏没事儿就来贤士集团。

不知道的,以为他不求上进,甘愿当司机落清闲,只有周轩清楚,跟在他身边,就是兄弟俩把命拴在一起。

先是苗霖,又是刘浪,周轩怒火大盛,头上脖颈青筋暴起,一拳砸在墙上,怒道:“犯我亲人者,死!去死!”

一名护士跑过来,连声制止他,保持安静,看他周轩手与墙的接缝处有鲜血流出,惊呼一声,你的手受伤了,连忙去拿消毒包扎药品。

一定要让他们彻底覆灭!周轩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此时的面容也有几分可怖。

很快,毛恬恬就赶来了,接着是刘志,毛恬恬几乎失控,周轩忍住悲伤,劝她冷静,不要干扰抢救。

“老天哪,才刚过上几天好日子,又出了这事儿。我的命,怎么那么苦啊!”毛恬恬泪如雨下,无力的捶打自己胸口。

“弟妹,这小子不能死,否则,我头一个不答应。”刘志咬牙道。

“大哥,这件事有蹊跷,都怪我,二哥被我连累了。”周轩懊恼道。

“肯定是魅影,这群狗娘养的,敢动我弟弟,这事儿没完。”刘志额头上也浮现出青筋,牙齿咬得咯咯作响,很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。

差不多半个小时后,张磊也赶来了,还把周轩停在路边的车子开了过来。

“周轩,里面的情况怎么样?”

“正在抢救,医生在车上说,没有生命危险。”周轩道。

“我看了监控录像,那辆奥迪车突然转向,以差不多一百二十码的速度,冲向了刘浪的车子。不得不说,刘浪车技很好,及时转弯避开,只是被撞到车尾,反应速度达到了零点五秒,够机敏。”张磊道。

“肇事司机抓到了吗?”周轩问。

“死了!整个人都被挤扁了。”

“这人的身份查到了吗?”

“正在查,但车牌很容易查到,是富通基因公司的,主要是负责接送客人。”张磊道。

说完这些,张磊突然意识到还有刘志在场,眯着眼睛提醒道:“刘志,我警告你,事情还未调查清楚,不能乱来。”

“哼,等你们破案得多久?三年,十年?一辈子?”刘志没好气冷冷道。

“这件事非同小可,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。”张磊寸步不让。

刘志呼的一下站了起来,手指抢救室,“里面躺着的是我兄弟,现在生死未卜,明知道是富通基因做的,就该把他们全都抓起来。不行,我替你们去,就不信撬不开嘴!”

“跟你说了,警方会处理,你要是敢扰乱治安,我不会留情的!”

“少跟我来这套,富通投资我已经忍了很久了,我要无动于衷,那就是孬种!”

“随你便,我会派人盯着你,段辰的教训一定要牢记。”张磊指了指刘志,迈开大步走了。

“没用!”刘志咬牙道。

张磊没回头,却气的朝前砸了一记空拳。两人吵架,周轩没插嘴,其实他也有和刘志一样的想法,对方不仁,休怪自己不义。

“大哥,我知道你在气头上,我也非常生气。但这件事由我而起,也该由我来处理。”周轩脸上罩着厚重的寒霜,面无表情道。

“你少轻举妄动,惹得乱子还嫌少?”刘志不耐烦挥手,又深吸一口气,“也不用劝我,分寸还是知道的,何况你大嫂肚子里两个孩子就快要出生了。”

张磊当然是好意,不想临海再出现一个段辰,只是态度太过强硬,让作风霸道的刘志无法接受。周轩劝说,张组长心情也不好,魅影组织悍然发动致命攻击,一定是做足了准备,留下的线索非常少,作为重案组组长,压力非常大。

毛恬恬不时从门缝里朝着里面张望,但凡出来的医生,都要拉住问几句,得到的答复都是正在抢救,应该没有生命危险。

“二嫂,二哥车技过人,关键时刻选对了方向,不会有事儿的。”周轩说道。

“那就好,只是原来就因为车祸弄一身伤,唉,全身骨头恨不得都碎了,都说不行了,也挺过来了。”

毛恬恬半是唠叨旧事,半是安慰自己,但提到那次比赛意外事故,让周轩和刘志的怒火上又浇了油。

半夜时分,刘浪终于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,额头胸前缠满了纱布,周轩三人急忙围了过去。医生说,万幸的是,车祸时没有发生正面撞击,并没有致命危险。之所以手术时间长,是因为小伤口特别多,但是自愈能力非常强,缝合完最后一个伤口,第一个居然已经长在一起,可见体格非常结实。

不需要特殊监护,三人没有离去,守在病床前,天明时分,刘浪醒来,睁眼便哎呦,转头看到趴在床沿的毛恬恬,一把抓住她,“媳妇,有人在我车上动了手脚!”

“你醒啦!”毛恬恬非常开心,点头道:“那些警察会调查的,感觉怎样?”

“是刘志那个王八蛋!”刘浪咬牙骂道。

刘志和周轩并排坐在沙发上打盹,听到这话不高兴打开灯,刘浪挡住眼睛,适应光线后看到大哥和三弟,愣住了。

“你小子失忆了?”刘志不悦问道。

“啊?”刘浪一愣,竟然嘿嘿笑了,“那倒没,感觉跟第一次车祸刚醒来一样,弄迷糊了!”

哼,刘志没再责备他,内心也有些自责,那次车祸对于刘浪身心造成很大的伤害,可惜兄弟反目,没有在他醒来解释清楚。

“大,大哥。”刘浪想要翻个身,疼的冒一头汗,“唉,撞车后,也不知咋了,第一个就想给你打个电话,我就先要去见老爷子了。”

“别想死,我才不会替你养儿子!”刘志嘴上这么说,眼圈却潮湿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