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5章 飘雪的日子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周轩回到别墅的时候,又是半夜时分,虞江舟也是连日劳累,此时已经睡熟,没有察觉到他回来。

为了保持体力,他还是坚持盘坐半个小时,这才拿起手机,打给了南宫新月。

周轩把汤普森的遭遇,详细地跟南宫新月说了,拜托仔细调查此事,争取能还给汤普森一个清白。

“弟,他可是你对头,人心隔肚皮,说到底就是喝一场酒的朋友,有必要这么帮他吗?”南宫新月问。

“他本性不坏,是被富通天下用卑鄙的手段给控制了。也许汤普森还怀着其他心思,但这件事却真真实实发生在他身上,新月姐,我想争取他。”周轩直言道。

“那倒是,汤普森如果能成为贤士一员,如虎添翼啊。弟弟,你想的很长远。”南宫新月赞许道。

周轩一听,呵呵笑了,这种结局太理想,他希望的,无非是不成为恶意拼杀的敌人。南宫新月又说道:“好吧,我会安排英国那边的分公司,将这件事儿列入重点,问题就在海琳娜身上。”

“千万保密,宁可没真相。”

“我知道,这种事情一旦被公开,不管是否真实发生,就是口水也能把汤普森给彻底淹死。不过,如果他真的做了这种事情,这种人也根本不值得交往了。”

南宫新月补充一句,就挂了电话,周轩却相信汤普森,要不是压在心头太沉重,汤普森都不会提起,宁肯烂在肚子里。

就在第二天上午,富通投资的官网上,登出了一条很短的公告,对接二连三发生的大车撞击事件,表示强烈的不满和谴责,希望警方能积极履行职责,保护外资的安全。

这顿饭好像是白吃了,汤普森醒酒就变了,并没有放过贤士的打算,这条消息又激起了一层浪花,尤其是境外媒体,纷纷进行了转载。

周轩有点恼火,就在这时,汤普森却主动打来了电话,还是用了一个陌生的号码。

“周轩,理解吧,我必须做出反应,不然的话,就是失去富通对我的信任,那很不妙。尤其,我最近还跟你频繁见面。”汤普森道。

“我懂,这号码哪里来的?”周轩问。

“从下面报亭里买的,我猜测,我的号码很可能被监控了。”

“嗯,你这么做很对。”周轩点头道。

“周轩,我现在唯一能信任的人,就是你了。”汤普森的声音有些无奈。

“这个时候,不需要更多人参与进来。”周轩淡淡道。

汤普森没有再多说,挂断了电话。汤普森和周轩偶尔会见面,他所带来的投资公司也必然有眼线盯着,要说这种公然斥责的行为,反而有利掩护两人的关系。

只有富通投资言辞犀利的公告,周轩则安排下去,不要有任何反应。公告里并没有直指贤士,用不了多久,新闻效应就会淡化下去。

接着,周轩找来了项雷,让他出面帮着仇大柱去处理相关的民事赔偿,尽量平息事态,贤士集团主要人员不方便出面。

项雷满口答应,小事一桩,周轩立刻给他转过去三百五十万,用作伤员的医药费以及补偿,还有车辆建筑等的维修费用。不够再转,如果有多余的部分,可以帮帮仇大柱的家庭。

事故是仇大柱闯下的,但是,他同时也是个无辜者,不该被连累。

项雷自称是仇大柱的亲属,去往医院看望了伤者,并且留下了充足的诊疗费用,每人还都有营养费等资助。好在受伤的几人都已经好转,伤势最重的也不会落下后遗症。

项雷又苦口婆心劝说很久,几人都是迎宾、保安等,并没有涉及到富通基因的高层人员,而且仇大柱的情况,他们多少也了解些,最怕只是判刑,却拿不出任何医疗费来。这几人也都是普通家庭,受伤还要自掏腰包,大呼倒霉,现在拿了钱也就算了。

又过了几天,再也没有出现大车发飙的事故,张磊那边反馈的消息是,没有发现赫拉,她已经走了。

赫拉不会离开的,一定就在附近的城市里,等待机会,卷土重来。

因为赔偿到位,也没有恶意制造交通事故的直接证据,仇大柱最终被释放。但是,必要的惩处还是有的,驾驶证已经被吊销,不能再开车上路。

仇大柱没有其他社会技能,正欲哭无泪时,项雷按照周轩的安排,收留他成为了员工,还给了他一笔善款,仇大柱自然是感激不尽。

通过这件事情,也让刘志变得冷静下来,跟魅影组织斗争,不能逞一时之勇,会被对方抓住机会,借题发挥。和周轩也没有沟通,两人心照不宣。

刘浪终于出院了,身体没有大碍,周轩也没让他上班,先在家里休养一段再说。

虽然魅影组织看似消停了,但是,周轩依然不敢大意,每天出行依然有保镖陪同。宙斯发出了威胁,而赫拉也来了,决不能给他们任何可乘之机。

这是个飘雪的寻常日子,但对于刘乙真却是意义重大,激动的前一晚没有睡着。周轩开车带着他,在保镖们的跟随下,来到临海市女子监狱,早早的等候在那里。

雪花越来越大,渐渐地,天地间一片银装素裹,分外妖娆。刘乙真一会儿发呆,一会儿抹泪,眼神却不离那扇门。

监狱大门旁边的一扇小门开了,刘君谕踩着积雪走了出来,留下两道浅浅的脚印。她衣着朴素梳着齐耳短发,身材看起来胖了些,由于寒冷,还微微佝偻着身子,狼狈和落寞还是掩饰不住那份美貌。

“小谕!”

刘乙真高喊着下了车,朝着女儿跑了过去,刘君谕也看到了父亲,也飞奔过来,跟父亲紧紧拥抱在一起。

大颗灼热的泪滴,从刘君谕的美眸中滑落下来,融化了父亲肩头的雪花,形成一条细细的水流,半空中掉落,滴在地上,重新融进雪花之中。

“爸爸很想你!”

“嗯,我也想你,今后不会再任性了。”刘君谕哽咽道。

“好,去谢谢周轩,像他这样以德报怨的人,这个世界上不多了。”刘乙真拍拍女儿的后背。

周轩也下了车,缓缓朝着刘君谕走去,刘君谕低着头,脚步犹豫,只有十几米的路,却好似有千万里之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