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0章 且行且珍惜/全才相师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看到贤士官网发布的消息,立刻有记者打来电话询问情况,周轩让艾米代表贤士集团,说明此事正在推进之中,具体情况不便透露。

贤士集团和源生生物是临海的两大企业巨头,强强联合,势必会带来巨大的影响,进一步重塑临海的商业结构,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网络。

更多的人则认为,这种合作是迟早的事情,贤士和源生的关系一直很好,更何况周轩和袁宏师出同门,亲如兄弟。早先袁宏也透露过这个意思,人们并不觉得很意外。

很多企业来电话表示祝贺,甚至都惊动了闫平川,他对此事表示赞同,认为这样的合作,才能让双方的资金产生互动,创造更多的效益。

周轩随口敷衍,让老师放心,也不详细说明。闫平川感觉有些不对头,又给袁宏打电话,结果,袁宏关机了。

独自做主的事情,虽然没有引起其他董事的不满,但暗中猜测也是有的,如此搞一言堂,董事会形同虚设,难免人人自危。

就在下午,事情突然发生了惊人逆转,源生生物在其官网上也发布了一条消息,声明绝不会接受贤士集团的收购提议,五百亿都收购不了源生丹这一个项目,一丝可操作性都没有。

消息一经媒体报道,立刻引发了一片哗然,大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源生透露的消息是,贤士要用五百亿收购源生,而源生那边根本不买账,意指贤士贪心不足。

“周董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艾米敏感地问道。

“还没到说的时候,你马上按照我的意思,打电话给孙芳菲,让她在探秘一号上发布一篇报道。主要内容是,驳斥源生的言论。”周轩道。

“袁宏也是过分,哪有这么说话的,可以先给你讨论下,再做决定。是不是以后,两个人都不要来往了?”艾米抱怨道。

“亲兄弟还有翻脸的呢,何况是师兄弟。”

按照周轩交代的内容,艾米立刻打电话给苏芳菲,让她刊发一篇报道。

有段时间没抓到贤士的重磅新闻了,苏芳菲兴奋的不得了,连忙放下怀里的孩子,赶往编辑部。

贤士集团的高层管理都沉不住气了,大家都不敢直接找周轩理论,欧强是个直性子,由他代表,来到了办公室,不解问道:“周董,我不明白,怎么突然就想收购源生,还要被人嘲笑。”

“出了问题,我会一个人承担,总之,一定要收购源生。”周轩坚持态度。

“对方不买账,也不可能直接收购的。”

“不就是钱少吗,可以加钱,六百亿,一千亿,总够了吧?”

欧强吃惊不小,这不是拿钱去赌气吗,小心问道:“你跟袁宏之间是不是发生了误会?”

“他太不像话了。”

周轩只是说了一句,就让欧强回去工作,不要参与此事。欧强半肚子问号去,一肚子问号回,面对大家的询问,只能说两家公司闹矛盾了,其余他也不清楚。

记者们纷纷活跃起来,但是,贤士和源生当家人的手机都打不通,也根本不接受采访,对于这起看似乌龙的收购案,讳莫如深。

“管清,你师父到底要干什么?”虞江舟问。

“俺又没见过他,怎么知道?”管清道。

“整天就知道研究股票,赚多少钱才够啊?我看,你师父这是想着要换师母了!”虞江舟恼火地说道。

“嘿嘿,俺不这么认为,师父对你的感情是真的,沧海桑田,物转星移,泰山崩,黄河断,也不会改变。”管清笑道。

“可是他对我的态度,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!”虞江舟失望道。

“老夫老妻的了,不可能天天腻歪。”

“去去去!”

虞江舟皱眉直摆手,让管清该干啥干啥去,净在这里乱说话。周轩虽然没明说,但她能感受到两人之间的距离,以前有争执,周轩从来都是立刻哄劝,不会让她窝火。这一次,手机信息千百条,没有周轩发来的。

记者们还是围在了创富大厦的下方,等候采访周轩,从侧面了解到的消息是,收购源生完全是周轩的个人主意,董事会是不同意的,为此,还闹得不和睦。

贤士集团给人的感觉,向来团结一心,而周轩也是礼贤下士,举止彬彬有礼,出现这种状况,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周轩似乎在叫板源生。

就在记者们各种猜测之时,有人发现探秘一号上发布的一篇报道,名字就叫源生丹的前世今生。

于此同时,大家还在多维分站周轩的空间里,看到了一条新更新的消息,上面只有两个字,友尽!

是针对袁宏!

探秘一号的报道上声称,源生丹的配方来自于贤士集团的当家人周轩,甚至贤士还协调了提供临床实验的天沐养老院。源生丹从各医院排斥,到成为炙手可热的争抢项目,不得不说,这里面贤士集团的功劳是巨大的。

贤士集团这么做,也是看中了源生丹的发展前景,当初说好了,一旦研制成功,源生公司就要接受收购。可是,同样看到了未来美好前景的源生,却忘记了初衷,对收购一事闭口不谈,想要独吞这项重大成果。

报道上还警告源生,且行且珍惜,如果不接受收购,贤士会考虑适时公布这一配方。

绝对是爆炸性的新闻,记者们纷纷根据自己的理解,将新闻传回编辑部,明天的头版头条有了。

两个得意门生向来团结,到底还是因为利益闹别扭了,作为老师,闫平川寝食难安。他本人不参与商业竞争,但不忍两个优秀青年为钱财互相伤害,还是派来女儿裴胜男做说客,甚至提出闫平川张罗请客,师生再聚一次。

周轩却以忙为由,吃饭的事儿以后再说,将裴胜男给打发走了,很没面子。

周轩当晚还是没回家,住在公司里,谁也不见,倒是趁着难得的空闲时间,将步加琢的那本书,进行了细心整理。

连续两晚见不到人影,也没有任何安慰的话,虞江舟彻底失眠了,搞不明白这个男人,怎么就突然翻了脸,而且还表现的很无情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